第434章 不尋常的故事

第434章 不尋常的故事

約一個時辰后,一個塘報騎兵指著一個長長的隊伍道:「看,那就是他們了!」

陸世康順著塘報騎兵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個長的看不到首尾的隊伍。

兩個塘報騎兵中的一個問陸世康:「現在怎麼辦?怎麼才能知道他們是不是周靜的部隊?如果是周靜的部隊,那孔大夫就有可能在裡面。」

另外一個塘報騎兵道:「孔大夫也可能已經遇到意外了,他們要是查到孔大夫的身份,不會放過他的......」

這塘報騎兵的話音落後,齊方看了看三公子的面孔,見他神情中擔憂之色顯而易見,於是趕緊道:「不會的,孔大夫不會遇到意外的,孔大夫是個聰明人,一定會化險為夷的。」

齊方明白,剛才塘報騎兵說那話是因為不知道自己三公子和孔大夫的非同一般的關係。他自己也才知道幾天而已。

到現在他都不太想相信這事是真的。三公子的後半輩子難道就和孔大夫一個男子糾纏不清了嗎?

這時第一個說話的塘報騎兵道:「咱們要不要靠近點去看看?」

陸世康道:「不必了。」

齊方問:「那要如何做?」

齊方心想,三公子不至於是看對方人多而不敢靠近吧?

陸世康道:「他們若是真是去礁州修邯河的水工,那麼邯河必然有可修之處。咱們便去礁州一趟,去看看邯河的境況。」

齊方道:「這個辦法甚好。」

去問這些人是不是真的水工,肯定是問不出來的,他們必然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去修邯河的。而且,若對方真是周靜的部隊,問了還會打草驚蛇,甚至可能會認出三公子。

所以,不如親自去礁州跑一趟,不就知曉對方是否在說謊了?

礁州在這兒的西北方向,距離這兒也就三百里路,騎馬一天便可抵達。這些人卻是步行,長途行走不宜過速,再加上還有一日三餐需要解決,想要走到那兒怎麼也要五到六日。

陸世康對兩個塘報騎兵道:「我與齊方兩人過去礁州便可,你二人在此跟蹤他們。切記不要直接跟在後面。」

一個塘報騎兵道:「陸公子請放心,我們騎馬只遠遠觀察他們的行走路線,不會太靠近他們的,免得被他們發現。」

陸世康和齊方離開此處后,便一路往西北方向的礁州騎行。

由於此時已經快到正午時分,兩人走了三十里路以後,遇到一個鎮子,便在鎮中街上一家還在開著的客棧吃飯。

在等著店小二上菜時,齊方四下里看了看。

作為三公子的護衛,他不管到何種地方都要隨時察看四周的境況。遇到看起來可疑的人,他便會用眼神提醒三公子。

現在,他環顧了一周后,見客棧里除了自己和三公子坐的一桌,還有兩桌上坐著正在吃飯的客人。其中一桌在後,和自己和三公子的這張桌子中間隔了三張桌子,桌邊坐著兩個人,還有一桌在更後面的西北角處,桌邊坐了四五個人。

那兩桌吃飯的人一看就是尋常百姓。

所以,他環顧了一圈后,便開始放心地安心等待店小二上菜。

就在這時,背後一個聲音說道:「最近我聽說了一件好玩的事情,要不,我說來給你聽聽?」聽聲音是從距離這邊有三張桌子那邊傳來的。

另一個聲音說道:「什麼事情?」

剛才的聲音說道:「我前日在桃江鎮的一個客棧吃飯時,聽一個店小二說他近日遇到了一個好玩的事情。」

「什麼事情,快說啊!」另一個聲音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最先說話的那個聲音道:「那店小二說啊,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等好玩之事。說好玩也許不恰當,我覺得應該算是可悲可嘆可惜可羨之事。」

「說了一大堆,你還是沒說什麼事。」

「好了,言歸正傳。你可要聽好了。這可不是故事,這是真事。話說啊,桃江鎮的一個客棧里有個店小二,店小二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聽聞各種八卦之事,有這麼一天,客棧里來了個姑娘。那姑娘長得啊,別提有多美了,用店小二的話說,皮膚白的像剛出籠的饅頭皮,眼睛水汪汪得像是六月的湖水,身子婀娜得像是春天的柳枝。」

「看來,這故事的主角,是個美麗的女子。「

「她不是主角,主角還沒出場。」講故事的人道。

「什麼?主角還沒出場?」這時的聲音是從前面傳來的,齊方抬頭一看,見這客棧的店小二也在以一隻手拖著腮,另一隻手隨意得放在櫃檯上,聚精會神地聽著。

「是的,主角還沒出場。」講故事的人覺得自己講的故事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語氣聽起來很是得意。

「那你為什麼要大篇幅講一個配角,這不符合講故事的邏輯啊。」店小二道。

「只有這樣,才能襯托這個故事的可悲可嘆啊。這麼美的姑娘,竟然是不被人愛著的。哎,一想想就讓人覺得可惜啊。」

「你少賣關子了,快點講下去。」現在說話的聲音來自於後面更遠處。齊方往後看了看,見現在那西北角的那張桌子上吃飯的人全都在往講故事的人那邊看去,看來,他們也在聚精會神聽這個故事了。

他自己也被勾起了好奇心,他看了眼三公子,見三公子眉頭緊凝地坐著,像是沒聽到他們說話似的。

也是,孔大夫找不到人,大概三公子也沒心思聽旁人講什麼故事吧。

但他自己的心思卻全被故事給吸引住了。

就聽講故事的人繼續說道:「這姑娘來到了桃江的這個客棧,在店小二把她帶到她的房間后,她對客棧的店小二說:『等會會有個公子過來,那公子是我的夫君,他現在正在和我鬧彆扭,他大概會一進門看到是我就走的,而如此一來,我和他之間的誤會就難以解釋清楚了,所以,請你在他剛來的時候就把我這邊的門給鎖上。」

講故事的人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那店小二尋思著,既然是這樣,那他無論怎麼地也得把那公子給鎖了,那可是關係到一個姑娘的婚姻前程。所以啊,那公子來后,剛一進門,店小二就把門給鎖上了。順便說一句,那來的公子可英俊了,用店小二的話來說,他眼睛都看傻了。

「店小二以為,這事情就是個尋常的事情,相愛的男女之間,有誤會太正常了,有誤會解釋清楚兩人就會恩愛如初了。讓他沒想到的是,天黑以後,客棧里又來了個人,還是一個公子,不過那個公子身材和個姑娘似的,臉蛋也清秀得像個姑娘似的。但是,他顯得有些心事。這個公子也是一看就是個不同尋常的公子。店小二說,這一天之內他竟然見了三個風華絕代的人物,可把他給驚著了。他沒想到,讓他更驚訝的還在後面,這後面來的公子說,他要求住的客房就在那個姑娘和那個公子隔壁。」

齊方覺得這個故事很有意思,他尋思著,也不知道講故事的人講的是哪三個人,兩個公子和一個姑娘的故事,聽起來倒是有些戲劇化。

但是,到現在為止,他並不認為這個故事有什麼值得大講特講的地方。

畢竟,兩男爭一女的故事,可多了去了。

這時,講故事的人笑了一聲,道:「若我沒猜錯,你們聽到現在會以為這是一個兩男爭一女的尋常故事,對吧?」

店小二點頭道:「還真被你猜中了,怎麼,難道竟然不是兩男爭一女的故事?」

講故事的人道:「若是這樣的尋常故事,我半個字都懶得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4章 不尋常的故事

7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