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笑好笑之事

第438章 笑好笑之事

何櫻見陸世康不理自己,想起上次在桃江鎮的某個客棧里自己讓店小二將他鎖在自己房裡一事。

「表哥一定是因為那事還在怪罪我!」她心裡說道。

雖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表哥冷落有些難堪,但是,她又想好好和他道個歉,希望他能原諒自己上次的心血來潮做出來的荒唐舉動,於是仍然繼續邁著步子往院子里走。

陸媛清見自己三兄長理也不理何櫻,不由有些疑惑。

三兄長雖然不怎麼喜歡何櫻,但一直以來,都在下人面前給了她足夠的面子,這次卻是完全不給她這個面子,是為何故?

她幸災樂禍對何櫻道:「表姐,你聲音太小了,我三兄長沒聽清楚呢,你啊,說話的時候就不要顧慮什麼形象了,該大點聲的時候就要大點聲......」

何櫻自然不會大聲再說一遍,要不然等會表哥仍是不理自己的話那自己就更加尷尬了。

這時她見表哥已經進了屋,也隨著往屋裡走去。

齊方和周大周三見何櫻往屋裡走,便為了迴避而各回各屋去了。

吳山因為要給三公子點蠟燭,所以進了三公子的屋,陸媛清則因為要看何櫻到底又搞什麼名堂所以也跟在何櫻後面進了屋。

何櫻進去以後,見表哥正坐在榻上,吳山正站他旁邊。她剛才聽到自己身後有腳步聲,往後看了看,見陸媛清就在自己背後。

這兩人在這兒,她是無法說出自己想說的話的,於是她對他二人道:「表妹,吳山,你們可否出去一下,我和表哥有話要說。」

陸世康仍是坐在榻上,對吳山道:「吳山,本公子累了,關門。」

何櫻見表哥這是要讓吳山趕她出去的意思,連忙道:「表哥,我不會呆很久,只是呆一會就走了,我不會佔用表哥你很多時間的。」

陸媛清想在外面窗戶那兒偷聽兩人談話,好知道發生了什麼,於是幫著何櫻道:「三兄長,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就讓我表姐和你說會話嘛,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盼來的。」

說著她拉了拉吳山的袖子:「咱們不要在這兒打擾他們說話了。」

吳山不知道陸媛清搞的什麼名堂,看了她一眼,見她對自己使了個眼色,於是便和她一起出了三公子的屋子。

到了屋外,吳山對陸媛清道:「四姑娘,天色已經有點暗了,你回去路上小心點。」

陸媛清對他「噓」了一聲,並且指了指窗戶那兒。

吳山意識到她是想留下來站在窗口那兒偷聽,他靠近她對著她的耳朵低聲道:「等會被他們知道了就不好了……」

陸媛清也低聲道:「他們能吃了我還是怎麼的?」

吳山明白,看樣子自己是勸不了陸媛清了。她要做什麼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兩人一起悄悄走到窗口處,將耳朵貼在窗戶上,細聽裡面的動靜。

就聽何櫻說道:「三表哥,上次是我不好,不該把你和我一起關在房裡一晚上,還害你一晚上沒睡覺,我是怕你一看到我,就想著要離開那個房間......」

就聽陸世康道:「既然道過歉了,你可以回去睡覺了……」

就聽何櫻接著說道:「那三表哥,你恨我么?」

就聽陸世康道:「不恨。」

就聽何櫻接著驚喜說道:「三表哥,你真的原諒我了么?」

就聽陸世康道:「無所謂原不原諒。」

就聽何櫻接著說道:「無所謂原不原諒?什麼意思?」

就聽陸世康道:「至始至終,我對你無愛,無恨。」

「無愛……無恨……」何櫻重複著這句話。

接下來吳山和陸媛清兩人便沒聽到陸世康的迴音。

過了片刻,兩人又聽何櫻說道:「三表哥不愛我,原是我早就知道的,不過,我不介意。等我們成親以後,你可以再娶一個你喜歡的人當小妾。我絕對不會阻止你。」

陸媛清在外面暗想著,何櫻這話肯定不是心裡話,她打的是先嫁進來再說的主意,她定是想等兩人成親以後,再好好打動自己三兄長。至於什麼允許他納妾,那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她比誰都了解自己這個表姐。小時候,何櫻就喜歡獨享自己喜歡的東西,只要是她喜歡的,誰也無法從她手裡搶走。

接下來陸媛清聽到自己三兄長回道:「不愛如何成親?」

何櫻道:「這世間不愛而成親的多了去了,我不介意。」

「執迷不悟並無意義。」

「在我看來有意義。」

接下來陸媛清和吳山兩人便未聽到陸世康的回話,卻聽到了裡面有書頁翻動的聲響,陸媛清猜測,大概是三兄長已經不想理會何櫻了,因為再理會下去談話也是一樣,不會有任何改變。那便只能不加理會了。

過了一會兒,何櫻道:「三表哥,不知你能在陸府呆幾天?」

「不知。」

「不知?那是不是可以多呆幾日?」

「時間不早了,表妹可以回去歇息了。」

「那表哥你休息,我明日再來。」

何櫻說著便轉過身,離開了陸世康的房間。

她覺得自己還是有一點點收穫的,至少表哥說不恨她。那麼是不是意味著自己還有些許機會?

回去路上時,她一邊走一邊在心裡暗暗思索著,明日該怎麼討表哥的歡心。正一心一意地想著,突然之間感覺自己肩頭一熱,嚇了她一跳,往肩頭看去時,就見一隻纖細的手放在那兒。

她扭頭看去,就見有些昏暗的天光下,陸媛清正對著自己笑著。

「表妹,你笑什麼?」

陸媛清答道:「笑好笑之事。」

「什麼好笑之事?」何櫻沒好氣地問。

「剛才我親耳聽到的對話有些好笑,所以便笑了。表姐,你有沒有聽說過這樣的故事,有個姑娘為了得到心上人,便把心上人和自己關在房間里呆了一夜。我只需想想那個姑娘那一夜得有多難受,又覺得她實際上有點自作自受,就覺得這事好笑得緊。」

何櫻面色一變:「你剛才在偷聽我們說話?」說話間她生氣地拿掉了陸媛清放在自己肩頭的那隻手。

陸媛清點頭道:「對啊,確實偷聽了!要不然,我就錯過這麼精彩的故事了。哎呀,只要一想想一個未過門的大姑娘,竟然能不顧男女授受不親的束縛,把一個男子強行關了一整夜,我就要感嘆情之一字果然能使人瘋狂。」

何櫻氣呼呼道:「偷聽別人說話,你無不無聊?」

陸媛清點頭道:「我確實有點無聊,不過啊,有人比我還無聊,無聊到了要強行把人關在房間里的地步。表姐,你說這事,我是在府里傳出去呢,還是不傳出去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8章 笑好笑之事

7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