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調戲小大夫

第43章 調戲小大夫

那男子便訕著臉退下,不再作聲。

剛才帶青枝來的叫嚴福的男子此時上前,對這叫木容姑娘的年輕貌美女子說道:「木容姑娘,那就讓這小大夫把把?」

這木容姑娘道:「好。」接著對正站在幾尺之外的青枝說道:「小大夫,有勞你了。」

青枝走上前去。

現在近距離看這轎中的姑娘,但見她膚若凝脂,一雙好看的杏眼似湖水般清澈,睫毛細長而卷翹,嘴角勾起的好看的弧度,讓她整張臉看著既嬌俏,又帶著一絲威嚴。

剛才聽邊上的姑娘失語叫她「娘娘」,心道,這也不知是宮裡的哪個娘娘,竟然偷偷跑出宮來。

敢偷跑出宮來的娘娘,必然都是有恃無恐的。

走到這木容姑娘近旁,這木容姑娘便伸出手來,隨意耷拉在轎欄上,讓青枝把脈。

青枝捉住她的手腕,開始細把起來,邊把邊問道:「姑娘哪兒不適?」

「從昨日開始,我這全身上下便開始疼痛,也不是劇疼,就是隱隱約約的疼,頭也疼,身子也疼,手腳還時時發涼。」

青枝把了半天,有些疑惑,這位娘娘脈象正常,似不像有病之人的把脈。

看了一眼她的轎子,又看了看邊上垂手站立的兩個年輕姑娘和兩個男子,又想起剛才聽到「京城」兩字,想了想京城距離此處至少九百里路,便問這木容姑娘:「姑娘近些日子可是很少走路?」

「是很少走路,怎麼,我這病和走路有關係么?」

青枝放下她的手腕,道:「姑娘身體無恙。」

這時剛才攔阻她上前看病的那中年男子怒呵道:「你這大夫到底會不會看病?我家姑娘無病?無病怎會無端頭痛?玉體疼痛?」

這木容姑娘擺了擺手,示意讓這男子不要說話,面向青枝,道:「小大夫此言可有依據?」

青枝道:「姑娘之所以渾身疼痛,手腳發涼,乃是因為走少了路,經絡有些不通所致。只要姑娘多走些路,便好了。」

這木容姑娘道:「當真就如此簡單?」

青枝微微一笑,道:「姑娘不信可以下轎走路,走上半天,這身子疼痛感便可減輕不少。」

剛才那中年男子此時對木容姑娘道:「木容姑娘,休要聽他胡言亂語!他這麼年輕,哪裡有什麼經驗!他說的您可萬萬不要相信才好!還是要讓年長的大夫給您看看才是正經。雖然這鄉間的大夫都是粗野之人,但至少……」

這木容姑娘像沒聽到他的話一般,下了轎,對抬轎的轎夫道:「本姑娘要走路上去了,你們先回吧,將轎子還給山腳下的租轎處,自己去咱自家的轎子邊上等候就是!」

那兩個轎夫道:「是,木容姑娘。」

兩個轎夫說著便抬了空轎離開了。

青枝說:「那在下便告辭了。」

還未離開,只聽那一直對自己不滿的男子道:「這位大夫,還請等上片刻,你既然說我家姑娘是走少了路才導致玉體疼痛,還請大夫能與我家姑娘同行上半天,證明你說的確是實情,方能回去。」

青枝見他信不過自己,也想向他證明自己一番,於是道:「那行,我便陪你們走上一會。」

木容姑娘道:「小大夫,不會耽誤你時間吧?」

青枝見這木容姑娘竟然還能想到別人的時間問題,看樣子也是個通情達理的娘娘,道:「我本也無甚大事。」

木容姑娘道:「那便打擾小大夫了。」

青枝對這娘娘甚有好感,「姑娘不必客氣。」

一行人上山,山路狹窄,頗有不便,但這木容姑娘一路上卻執意要和青枝一路同行,似乎不怎顧及青枝的「男子」身份,也是叫青枝有些納悶。

在古代,難道不是該陌生男女盡量避免同行才是?

沉默走了幾十丈山路后,就聽這木容姑娘道:「小大夫,你的臉可真白。看你什麼也未塗抹,便能白成這樣,是天生如此嗎?」

「謝姑娘誇獎,在下生來如此。」

「小大夫,你肯定很討女子喜歡吧?」

青枝未曾想到這木容姑娘如此健談,從容道:「也是有女子喜歡過在下。」

「那你可有成家?」

「不曾。」

「我家有一妹妹,貌若天仙,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小大夫可想共結良緣?」

青枝一愣,這娘娘怎麼如此潑辣,聽她的意思,將她自己和她妹妹都一起誇了。

臉上笑容浮起,道:「在下還未想過成親之事。」

「是時候考慮考慮了!」木容姑娘道。

身後不遠處,那兩個姑娘在竊竊私語:

「咱家姑娘又開始調戲良男了。」

「她總愛這樣,咱家太……公子知道的話,可不知道會氣成什麼樣呢?」

「好在她就只是愛調笑調笑,將別的公子調笑得面紅耳赤,她自己便溜了。像沒事人似的。」

「她啊,整天希望別人都覺得她長得最美,拿著個莫須有的妹妹來誇自己。」說話的這姑娘偷笑道。

「就是,她哪來的妹妹?整個國公府,就她一個女子。」

前面,青枝仍和這木容姑娘在並排走著。

山路上前更為狹窄,待拐彎處時,有一台階需仔細跨越,木容姑娘裹足不前,「小大夫,扶著本姑娘上去。」

青枝一愣,她可是個「男子」啊。

但既然木容姑娘不怎麼防備,青枝便不暇思索的將手遞給她,拉著她上了那個台階。

後面,兩個姑娘又在竊竊私語:

「怎麼,木容姑娘竟和年輕男子有了肌膚之親?」

「這倒還是頭一遭。」

「這就有點過了。」

「確實過了。」

這時走在他們後面的嚴福和另一個男子對她們道:「你們少說些話!」

這兩個姑娘便不出聲了。

萬一,被前面的木容姑娘聽到了,少不得一番責罰。

也好在那前面的木容姑娘並未聽到,她現在調戲剛認識的這小大夫調戲地非常起勁。

再往前走,眼看山路路左有一山間泉眼,泉眼邊上便是一洞穴,木容姑娘轉身對身後幾人道:「我和這小大夫去洞穴里呆上片刻,你們在此守候!」

後面四人你看我,我看你,但沒一人敢出聲,只是應道:「是!」

青枝不解這木容姑娘因何要將自己帶入洞穴,這也有些太……開放了吧。

「小大夫快來啊。」木容姑娘對愣著的青枝道。

見青枝仍站在原處,木容姑娘笑:

「你擔心我把你吃了不成?」

青枝上前,心裡布滿疑惑。

到了洞穴里,裡面潮濕陰冷,空無一人。

洞壁上滴滴噠噠地往下滴水。

「小大夫,你是個女子吧?」這木容姑娘輕輕問道。

青枝一愣,「姑娘何出此言?」

「那就是了?」

青枝不語。她在疑惑,這木容姑娘是如何猜到的。

眼下若是在她面前否定,必會因撒謊而更加陷入困境。

「看,我就知道!沒什麼能瞞得過我的!」木容姑娘見這小大夫不發一言,神色得意說道。

「在下想問,姑娘如何看出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 調戲小大夫

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