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行事反常必有因

第439章 行事反常必有因

何櫻受到驚嚇般說道:「你想做什麼?表妹,我求你了,你可千萬別傳出去!」

陸媛清道:「表姐,我也想為你保密啊,但是,我這人有個缺點,就是守不住口,尤其是這種我覺得特別好笑的事情,就更加守不住口了,萬一哪天我不小心把這事說出去了,這可怎麼辦呢……」

「你小點聲。」何櫻說著看了看兩側的圍牆。

眼下兩人正走在何櫻自己的院子和老太太的院子之間的過道上。何櫻擔心兩人的談話被老太太和或是老太太身邊的丫鬟聽到了。

陸媛清道:「對不住了表姐,一不小心就大聲了!」

「你說,我怎麼做你才能守住口?」何櫻輕聲道。

陸媛清瞅了何櫻一眼,道:「怎麼,表姐你想收買我?」

「我知道你不需要錢。你可以提個其他的要求。」何櫻明白錢對陸媛清來說沒有任何誘惑,畢竟她缺什麼也不會缺錢用。

陸媛清將手放在唇上,想了想,道:「我嘛,其實是很憐惜表姐你的,我可捨不得你乾重活,這樣吧,你就先幫我梳一個月的頭髮吧……」

「梳......梳頭髮?」何櫻不相信似的說道。

陸媛清擺明了要把自己當丫鬟使了。

而且她話里還有個「先」字,說明以後她還可能有其他要求。

但現在,自己不敢拒絕她的要求,就怕一拒絕她就當真說出去了。那自己在陸府可就丟人丟大了。

而且這事傳出去不只是丟人的問題,還有自己萬一嫁不進陸府還能不能嫁給其他公子的問題。

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己和陸世康在同一間房裡呆了一夜,還有哪個公子會娶自己當正妻嗎?不會了。

這事傳出去,嫁不進陸府以後就只能嫁給別人做妾,或是嫁給庸俗市井之徒。那是她絕對不可忍受的。

所以,不論如何,她也要堵住陸媛清的嘴。

畢竟表哥那兒肯定是不會說出去的,因為說出去對他自己也沒好處。

她剛才那句話說了以後,陸媛清道:「怎麼,你不想給我梳頭髮?那要不就先洗一個月的衣服吧?」

「不不不,我同意,我每天都去給你梳頭髮。」何櫻道。

她尋思著,梳頭髮自己還可以對別人說自己之所以幫陸媛清梳發是因為突然心血來潮梳發產生了興趣,可以說成想幫陸媛清打扮得美美的,洗衣服就難以自圓其說了。若幫陸媛清洗衣服,陸府里所有人都會笑話自己的。

陸媛清見她同意了梳頭髮,道:「好,明日一早你就要起床過來給我梳頭髮,因為我要早早給祖母道早安去。」

何櫻道:「是是是,我會儘早去的。」

雖然答應得很乾脆,實際她臉上的神情苦得很。

陸媛清心裡卻美得很,嘴角掛著一抹笑容。

以前,何櫻動不動背著她和別人說自己面黃肌瘦,和個丫鬟似的,沒有一點兒大家閨秀的氣質,現在,她要她知道當丫鬟是何種感受。

.

這天晚上,陸知府心事重重的樣子被他夫人看在眼裡,疑在心裡。

陸夫人在他又嘆了口氣后,瞅了他一眼道:「你嘆什麼氣?」

陸知府道:「不嘆什麼氣。」關於陸世康的事情,他不打算告訴陸夫人,免得她擔驚受怕。

陸夫人道:「你莫不是因為世康的事情而嘆氣?」

她之所以這樣猜,是因為陸世康今日回來后只在她房中呆了片刻后便不見人,她後來打聽到他去了衙門裡去了,她當時以為他是過去向父親彙報自己回來了這事的,現在見陸知府心事重重,再一想起陸世康今日也是神情凝重,她就覺得可能是陸世康那兒發生了什麼事情。

陸知府道:「不是。是因為衙門的事。」

陸夫人道:「你糊弄誰呢?」

陸知府道:「夫人莫要瞎想了,天色不早,上床睡吧。」

陸夫人道:「你說,是不是世康有了什麼危險?」作為母親,她的直覺總是很敏銳。

陸知府道:「他能有什麼危險?夫人你想多了。」

陸夫人道:「他怎麼不會有危險了?戰爭就沒有不危險的。」

陸知府道:「他又不用上戰場,能有什麼危險?」

陸夫人知道問不出什麼來,嘆了口氣,道:「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我總是覺得哪裡都不對勁。心裡老是有點忽上忽下的,就怕發生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

陸知府道:「那是你想太多了。」

陸夫人道:「你一心撲在衙門的事情里,對家裡的事不關心罷了。就說世康吧,惹上這個何櫻,這事還不知道怎麼處理,處理不好以後咱們和你妹家怎麼相處?還有媛清,她的事你過問過么?我就問你,你最近沒覺得媛清不對勁嗎?」

陸知府疑惑地看了他夫人一眼,「媛清?她能有什麼事?現在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不比之前懂事多了?」

陸夫人白了他一眼,「行事反常必有因。她以前天天往外面跑,現在反而天天呆在陸府里,你就不想想為什麼?」

陸知府道:「能因為什麼,天冷了,出去挨風吹?」

陸夫人道:「你也不想想,你這女兒是因為冷就會困在家裡的人嗎?」

陸知府道:「那你說吧,她能是因為什麼呆在家裡?」

陸夫人猶豫了片刻,道:「你有沒有覺得,她現在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

陸知府搖頭道:「沒看出來。」

陸夫人道:「所以我說你遲鈍,太遲鈍。」

陸知府道:「你莫不是在懷疑她和吳山?」他猜到陸夫人的擔憂了,因為前段時間陸媛清和吳山一同消失過一段日子。

陸夫人道:「怎麼,你沒覺得他們兩人好像有什麼嗎?」

陸知府道:「他們能有什麼?他們打鬧了那麼多年,要有什麼,早就有什麼了,還能等到現在?」

陸夫人道:「以前他們小,現在不一樣,長大了。最近我經常去媛清那兒時,都聽說她去世康那院里了,你說,世康不在,她老往那跑什麼?」

陸知府道:「你這就是智子疑鄰了,你覺得他們有什麼,他們不管做什麼,你都覺得他們不對勁兒。那要是媛清不去那兒,你又會想,她是為了避嫌不去的。為什麼要避嫌不去,那肯定是因為兩人有什麼。所以,不管她怎麼做,你都會覺得他們有什麼。」

陸夫人道:「不管怎麼說吧,媛清也到了該說婆家的年紀了,得趕緊給她找個婆家了,免得她先看上什麼不該看上的人。」

陸知府道:「她要真看上什麼人,那就不會是不該看上的,她看上就說明那是她本來就該看上的。」

陸夫人當作沒聽到陸知府的話,繼續說道:「那天我遇到林大池家的了,她和我說,邊上淶州的莫知府家的四兒子正愁找不到門當戶對的媳婦兒,她又想起咱家的媛清也沒有說到上門當戶對的婆家,就想幫我們攝合攝合這事,要不,讓他們見見面,怎麼樣?」

「這種事情你們夫人家作主就行了。」

倒不是陸知府重男輕女,不重視陸媛清的婚事,而是現在他的心思只在三兒子很快就要去冒險這件事上面。

旁邊的抽屜里放著他已經給他弄好的假路引,之所以今日沒拿給他,是因為他怕他拿到這張假路引今日晚上就會迫不及待地出發。

他希望他今日能睡個好覺。

陸夫人聽陸知府這樣回,只當他同意了,於是道:「那明日我就和林大池家的說,讓她安排媛清和那莫知府家的四兒子見上一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9章 行事反常必有因

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