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他們真這樣說的?

第443章 他們真這樣說的?

陸媛清在他轉過身來時看清了他的長相,皮膚很白,臉盤小而方,眼睛大得有些不尋常,眉毛很淡,嘴唇上方沒什麼鬍子。

剛才他倒退的那一步,想必是被自己給嚇著了?

陸媛清道:「你既然知道我是陸姑娘,想必您肯定就是莫公子了?」

那公子似乎感覺到剛才的一退有些失禮了,當下正了正衣冠,恭恭敬敬對她行了一禮,說道:「在下莫銘,想問姑娘芳名?」

陸媛清也行了一禮,道:「本姑娘姓陸名媛清。」

這位莫銘道:「好名字。」

陸媛清道:「莫公子的名字也是極好的。只不過呢,莫公子可以配得上您自己的名字,我這名字卻和我不太匹配,我這人啊,白瞎了這麼好的名字。」

這位莫銘道:「陸姑娘哪裡話?陸姑娘不也……人如其名么?」

陸媛清裝作驚喜地道:「莫公子真的這樣認為?那莫公子,咱們什麼時候成親呢?」

莫銘又後退了一步,「成……成親?」

陸媛清點頭道:「對啊,成親。想必媒人之前和你說過了我有點黑了吧,你既然來了,想必也不介意的。而且您也應該從媒人那裡知道我這個人性子急了吧,說實話,我要是看中了什麼人,是要馬上嫁過去的。」

莫銘臉上現出尷尬的神色,「這……還得從長計議。」

陸媛清裝作失望的樣子,道:「從長計議?莫非莫公子不中意我么?」

莫銘猶豫了片刻,道:「陸姑娘,我們還不夠了解。」

陸媛清道:「這事好辦,成了親,我們有的是時間了解。」

莫銘踱著步子走到涼亭邊緣,過了片刻又轉身道:「陸姑娘,你……」

陸媛清目若秋水看著他道:「我怎麼了?」

莫銘沒敢看她的眼睛,而是望著邊上的溪水道:「陸姑娘你……怎麼來的?」

陸媛清道:「坐轎啊,莫公子呢?」

莫銘道:「我騎馬。」

陸媛清高呼道:「莫公子會騎馬?真厲害!」

莫銘面上的神情更尷尬了,他想擠出一個笑容,無奈笑容在嘴角卻無論如何擴展不開,使他看起來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陸媛清定睛看著他問:「莫公子,你怎麼了?是不是對我不滿意?」

莫銘又轉過了身去,然後對著亭外的梅花道:「這個……倒也沒有什麼不滿意的。」

陸媛清高呼:「那就是滿意了?」

莫銘將手放在涼亭的柱子上,片刻後方道:「這樣吧,我與姑娘還甚是陌生,以後再說,以後再說……」

陸媛清道:「好,我們慢慢來,不著急。只要能嫁給你,我就是做夢都是笑著的。」

莫銘仍然扶著柱子,背對她道:「嗯……時候不早了,這些事情以後再說,以後再說。」

陸媛清看著他的背影,笑著說道:「好,既然莫公子說咱們有以後,那我就放心了。」

莫銘突然轉過身來,對她彎腰行了一禮,道:「那今日咱們先聊到此處,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先告辭了。」

陸媛清也對他行了一禮,道:「莫公子您去忙您的,有時間的話咱們再約。」

莫銘不再多言,匆匆出了涼亭,往西走去。

陸媛清心情大好地走向溪邊,洗去了臉上的那黑乎乎的粉,露出了天然的膚色。

一想到剛才的兩人談話的情景,她就不由想發笑。她就不信對方沒把她當成白痴。

洗好臉后,她便信步往東走去,往東走了幾十步,她看到了林中青杏的身影,於是叫了聲「青杏」,青杏便往路邊走來。

青杏在道上見著了陸媛清后,疑惑問道:「怎麼回事,姑娘臉上的妝容呢?」

陸媛清嘆了口氣,道:「別提了,那莫公子竟然剛一見面就讓我去溪里洗去妝容,說是想看看我的本色,那我只能去把妝容洗掉了。」

青杏吃驚道:「什麼?那莫公子竟然讓你洗去妝容?這也太失禮了吧!」

陸媛清道:「可不是嘛!所以,現在他知道,我真的不太白了。」

青杏嘆了口氣,道:「那四姑娘,你覺得今日這事能成嗎?」

陸媛清道:「我猜啊,他可能被我嚇著了吧!」

說話間,她心裡又想爆笑一聲。但卻竭力忍住了。

回到府里,已經是傍晚時分。陸夫人問她相親的情況如何時,她道:「母親放心,我說的每一句話都很謹慎,也很得體。沒有一點兒瘋瘋癲癲。他要是能看上我呢,那就看上了,要是看不上呢,那也怪不得我了。不過,他讓我去溪邊洗了妝容,說要看看我的本色。」

「什麼?要看看你的本色?」陸夫人震驚地抬頭看著她道。

陸媛清道:「對啊,所以我只好照著做了,我可不能騙人啊。」

陸夫人道:「難怪他要在梅花溪邊相親,原來是有這個目的……」

陸夫人覺得事情不太妙。但是,她想等著看林大池家的怎麼說,興許人家莫四公子不太在意膚色呢,她女兒雖然不太白,但總歸也不算是太黑吧,她的膚色無非是有些發黃,看起來營養不良罷了。和一般的大家閨秀比,她的膚色算是差的,但是和普通人比,她也沒什麼差。

她尋思著,反正最遲明日也就知道消息了,等等再說。

第二日。

陸夫人一早起床后,便等著林大池家的過來說說莫家的迴音,左等右等不見林大池家的人影,於是親自去了林大池家的糕點鋪那兒。

她去的時候,林大池家的正在忙活著做糕點,一雙手上全是麵粉,見她過來,連忙道:「哎呀你看,我本來打算今日一早去您那兒給您傳消息的,但是一忙就給忘記了。陸夫人您先到我這屋裡坐坐,我等會洗洗手以後馬上給您說說昨日的事情。」

陸夫人便走到了糕點鋪裡面,在一張沾著麵粉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不久那林大池家的便洗了手走了過來,一進來就嘆氣道:「昨日的事情黃了。」

陸夫人道:「怎麼了?」

林大池家的兩隻手搭在一起,居高臨下站著俯視著坐在凳子上的陸夫人,猶豫了再三,最後下定了決心,說道——

「人家說,之前聽我說陸姑娘不太白,也沒往心裡去,只是沒想到,一見面竟然發現她那麼黑!黑的像鐵塊似的!」

陸夫人震驚道:「什麼?他們真這樣說的?」她尋思著,自己女兒也沒黑到像鐵塊的地步吧!這未免也太誇張了!

林大池家的又說:「本來嘛,這話我不該說,畢竟人家說的這話有點失禮,我傳給您,顯得對不住人家了,但是,我一想到這事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就想著還是給您說實話吧。人家還說了……」

陸夫人問:「還說什麼了?」

林大池家的仍是兩隻手搭在一起,說道:「人家說,之前聽聞過一些陸姑娘的瘋癲之事,但沒想到,見到本人,竟然能瘋癲到這個地步,才剛見面,她就讓人家娶她,一副從來沒見過男子的模樣,真是嚇死人了!」

陸夫人震驚道:「什麼?她……真這樣說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3章 他們真這樣說的?

7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