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途中

第444章 途中

林大池家的道:「這我可真沒騙你。」

陸夫人起身道:「不管怎麼說也謝謝你幫忙牽線了,過會兒我會命人送幾樣東西過來。」

林大池家的道:「陸夫人,東西那就免了吧,我這也沒說成媒啊,無功可不敢受祿啊!」

陸夫人道:「這兩天也實在是麻煩你了,在江北城和淶州這兩個地方奔波來奔波去的,這得少做多少糕點!我說啊,您就別推辭了,您再推辭我可過意不去了。」

林大池家的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陸夫人道:「千萬別客氣,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說著起身往門外走去。

林大池家的在她後面對她擺手道:「慢走啊陸夫人。」

陸夫人回到陸府後,也沒和陸媛清說這事,只是將青杏叫來,對她耳語了幾句,那青杏連連點頭應承著,便離開了陸夫人的院子。

這天傍晚,在陸知府回來后,陸夫人便和他說了今日陸媛清和莫家四公子相見這事,末了說了一句:「他竟然說咱家女兒膚色黑得像鐵塊,性子像個白痴!敢情他多白,人多聰明!」

陸知府笑著回道:「你就沒想想,咱家女兒真是白痴?」

陸夫人白了他一眼:「可是人家就是覺得你女兒是白痴啊。」

陸知府搖頭笑道:「覺得她是白痴的人,一定自己才是白痴。誰能精得過咱家女兒?」

陸夫人又白了他一眼,「但你也得承認,她這人平日里就是有點瘋癲,讓不明真相的外人覺得她是白痴似的。」

陸知府道:「那是『旁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她只是從來不掩飾自己的喜好和好奇心,喜歡釋放自己的天性罷了。這世間大多數人的天性都是被壓抑著的,所以她一個不壓抑自己天性的人便成了異類。就說世康的那些事情,你不好奇?自然,你也好奇的。但她好奇就會付諸行動,你卻因為擔心別人的目光而採取了不去深究的態度。再比如對於眼下戰爭的情況,你不好奇?她好奇便又付諸了行動,而你我等人,卻採取了尋常人的束縛自己性情的做法。」

陸夫人笑著說道:「你的意思是人人心裡都和她一樣,只是我們都是被世俗倫理束縛住了的人,她卻不是?」

「對,她是一個世俗倫理所束縛不了的人,包括婚姻這事,你也休想用世俗的方法讓她將就。她選的人,一定不會按著你的心意來。所以我勸你,在這件事情上,就順其自然吧。」

陸夫人嘆了口氣,道:「順其自然?若她喜歡的是哪個窮小子,你真能順其自然地讓她嫁給那人?從此讓她一輩子吃苦?」

「如果她真要如此,你也改變不了什麼。」陸知府道。

「那便只能趁著事情還沒有定論,先想想有沒有改變的法子。怎麼著也得先試試,若我們連試都不試,便讓她隨著自己的心意來,那就是對她的不負責。我和你說,興許她之所以喜歡那誰,是因為她見的男子太少,讓她出去多見見人,她的眼光一高,便看不上那誰了。」

陸知府道:「你若覺得你自己的做法有用,你就去試,不過,不見得會起效。」

陸夫人見陸知府不怎麼反對自己的做法,道:「看樣子我得多安排她和一些門當戶對的公子見見了。」

陸知府便喝了口茶,沒有應聲。

.

在陸知府和陸夫人談論著陸媛清這事的這個傍晚,青枝在隨著周靜的部隊行走著。

她已經跟著部隊從昨天早上一直走到了現在第二日的傍晚時分。

她前面有個牽著她身上的順出去的繩子的人,旁邊還有兩個一直監視著她的和她並排同行的人。

他們並不是真的擔心她會逃掉,因為在這大部隊里,她沒處可逃,他們不過是在行使他們的職責罷了。

這三人行步不離地看著她倒不讓她難受,讓她難受的是,自己似乎是被他們所有人給遺忘的人了。從昨天早上開始,每次中途部隊燒火吃飯時,就沒人管過她吃沒吃飯。

彷彿她只需要行走就可以了,彷彿她是不需要吃飯的。

她的步子在這兩天里一刻比一刻疲軟,但是,部隊一直前行著,根本沒有人管她餓不餓。不但如此,他們還在她步子慢下來的時候不停地催促她快走,好不至於拉在部隊後面。

而她也明白,若找他們討飯吃,根本就是只會讓他們取笑自己罷了。

她似乎也明白了周靜和鄭杭肅對待自己的策略。她救了周靜,他們不便命人將她處死,但是,他們可以讓她在這樣的行軍途中因飢餓和疲憊不堪而死去。

彷彿她這樣死去就和他們無關了似的。

眼看又快到了晚上,她又累又餓,腳下深一腳淺一腳,無力地像是踩在棉花上。部隊卻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為了不在行軍路上節外生枝,這兩日周靜命令部隊用最大的速度前行著,同時,晚上要等到戌時才命令安營紮寨,吃飯休息。

就在青枝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時,突然有個士兵在前方喊道:「快,叫軍醫們過來,這兒有個士兵暈倒了!」

人群一陣躁動,然後部隊也停了下來。

聽剛才的喊聲青枝才知道,這部隊里是有軍醫的。

想來也是,幾萬人的部隊怎麼可能沒有隨軍的軍醫?

那麼周靜中毒不讓她自己部隊里的軍醫給她解毒,反出去尋找大夫,是因為她信不過這些軍醫?怕他們和祁連是一夥的?細一想不無這個可能。

正思想時,就見有幾個人從自己身邊匆匆忙忙奔了過去。雖然此時已經是傍晚,但還是能看清他們的背景的輪廓。從背影上看,這幾個人不怎麼年輕,想必就是部隊里的軍醫了。

畢竟士兵大多都是年輕人。

看來那昏倒的士兵就在自己前方不遠處,因為不一會兒,她能聽見一個略為沙啞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在前方不遠處問:「他是怎麼昏倒的?」

一個年輕的聲音回道:「就是走著走著突然昏倒的。」

那中年沙啞的聲音道:「他已經沒氣了,只能把他給抬到邊上扔了。」

剛才回話的年輕人聲音裡帶著哭腔問:「什麼?沒氣了?怎麼會這樣?」

那中年沙啞的聲音道:「沒氣了就是沒氣了,救不活了。」

剛才回話的年輕人繼續聲音裡帶著哭腔道:「真就救不活了?」

另一個聽起來像是中年人的較為渾厚的聲音不耐煩地說道:「氣都沒有了,怎麼救?」

青枝猜這另一個中年人必然也是軍醫之一。

她對她旁邊的兩個監視她的兩個士兵道:「我去試試能不能將那人救活。」

她左邊的士兵看了她一眼,不太信任地說道:「你?難道你能將沒氣的人救活?」

青枝道:「也許可以,也許不行。之前我救活過沒氣的人,但這次不能說百分百一定行。」

她右邊的士兵呵斥她道:「你可別想趁機打什麼歪主意!想要逃跑,門都沒有!」

青枝道:「你們有幾萬大軍,還能看不住我一個手無寸鐵的人?是你們太小看你們自己了,還是太高看我了?我去救個人,你們必然里三層外三層地在邊上看著,我能有什麼逃跑的機會?你們再猶豫下去,錯過了救治的黃金時間,他就真的再也救不回來了。」

她左邊的士兵道:「那你去試試。」

她便在他們的押送下走了過去。

她去的目的不只是為了救這昏倒的人,更為了給自己帶來一絲活命的機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4章 途中

7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