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這人真是有點神經

第452章 這人真是有點神經

陸世康出了青枝的帳篷后,便見著了在不遠處等著他的齊方。

齊方見他過來,低聲向他問道:「怎麼樣,給了嗎?」

他之所以敢這樣說這話,因為他認為這話就算被附近帳篷里的人聽到也無妨,畢竟誰也猜不到他說的什麼。

陸世康無奈地搖了搖頭。

剛才那張試圖交給青枝的紙條在袖口裡放著,紙條上寫的只有五個字:我乃陸世康。

齊方見他搖頭,明白今日和孔大夫對接沒有成功。

他遺憾地暗暗嘆息了一聲。

回到兩人住著的帳篷后,陸世康從中間的放蠟燭和火石的矮凳上拿起火石,往帳篷外走去。

到了外面,他用火石生了火,將袖裡的紙條拿出,放在火石上燒了起來。

用這種方法和她聯繫顯然已經不可行,這紙條她今日不會看,以後必然也不會再看,留著這張紙條便毫無用處,還徒添暴露自己身份的風險。

燒了以後,他便回了帳篷里。

那邊青枝給幾個人看了病後,見沒有人再來時,便脫了鞋子躺在床上。

入睡之前突然又想起今日來的那神似陸世康的人來。

「這人真是有點神經。」她暗想道。

這才對視過幾次,他就竟然敢寫信示好了?

平日里這人一定是個見一個愛一個,愛一個丟一個的風流子。

更況且,自己可是「男子」,他竟然在兵營這種地方想和她有一番龍陽之好的故事?他是有多無聊才會做這種事?

先不說自己肯定不會同意他,就算自己同意了,他就不怕被人發現了暗地裡嚼舌根?

總之,自己得離他遠些,以後再也不要和他對視了,免得他自作多情!

.

第二日一大早,青枝醒來時,發現看管她的那三個士兵中的一個在自己帳篷里呆坐著,於是一驚,問道:「怎麼,外面下雪了?」

那士兵道:「對,下雪了,來你帳篷里暖和暖和。」另外兩個看管她的士兵還在睡覺,他們睡覺的地方對在對面的那個帳篷里。

為了方便看管他,他們前幾日將他們自己遠處的行軍床和對面的帳篷里的人的行軍床調整了一下,這樣,他們晚上輪流看管她的時候,方便回自己帳篷睡覺去。

青枝起了床,來到帳篷外,果然見天空中還飄著雪花,不過,雪花很小,稀稀拉拉地在天空中飄著。

地面上已經落了兩指厚的薄雪。這麼小的雪也已經落了一層,說明雪自昨日晚間就已經開始下了。

天空中雖然雪並不大,風卻不小。她剛剛站到外面,便感覺到了刺骨的寒風。

看樣子今日士兵們大抵不會訓練了。因為雖然地上的雪不厚,雪水的融化卻導致地上結起了冰。

她猜得不錯。果然,早飯後,她回了帳篷以後,就見士兵們也陸陸續續回了帳篷。附近的帳篷里四處都是士兵們的交談聲。有的在低低交談,有的在高談闊論。

今日來找她看病的士兵倒是不多,半上午過去了,也就才三個而已。因此,她大多數時候是極其無聊的。

就在無所事事時,只見帳簾被人打開,一個中年人走了過來。雖然他穿著和普通士兵一樣,都是農夫服,但她卻一眼就看出了他是軍醫。

只見這人進來以後,略略低頭行了一禮,然後說道:「孔大夫還記得老朽嗎?」

青枝看著他的面孔回想了片刻,想起他就是那天想要向自己求教心肺復甦之術的那個軍醫,於是起身,低頭回了一禮,說道:「原來是前輩,失敬失敬。」

這軍醫道:「不知孔大夫可還記得自己的承諾?」

青枝回道:「自然是記得的。」

這軍醫道:「那老朽就先謝過孔大夫了。」

青枝道:「教此術,需有一人作為教授工具。不如請個士兵過來。」

說完的時候又一想,請個士兵的話,那給他做呼吸的時候豈不尷尬?她並不想和一個男子嘴對嘴。

「請個士兵?那老朽馬上去。」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我來找孔大夫為我治病。」這聲音聽起來有點熟悉。

頃刻后,看管她的士兵的聲音也從外面傳來:「你進去吧。孔大夫就在裡面。」

青枝扭頭看去,只見自己的帳篷帘子被人掀開,一個高高大大的人走了進來。只看了一眼,她就扭轉頭對著腳下的地面了。

因為那人正是那神似陸世康的人。

他竟然……又來了。

他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對一個剛剛見到的陌生人就如此死纏爛打,這人病得不輕。

當下不太想理這人,卻突然聽眼前的軍醫道:「你說巧不巧?老朽剛想找個士兵去,這一個士兵就來了,就他了。」說完將面孔對準來人,「小夥子,你願意不願意當孔大夫教老朽那起死回生之術的工具?」

他不知道孔大夫那日用的那種醫術是什麼名稱,他親眼見到一個人在他面前起死回生,便在自己心裡給它命了名字:起死回生術。

青枝道:「他不行。」讓她和這神似陸世康卻不是陸世康的人嘴對嘴?她辦不到!

她話音剛落,卻聽那神似陸世康的人回道:「願意。」

顯然他回的是剛才軍醫那句話。

青枝又說了一句:「他不行。」

那軍醫疑惑地看了眼青枝,問:「怎麼,教那起死回生之術莫非還有諸多要求?對人的體格有要求還是對人的內在有要求?」

在這軍醫看來,工具就是工具,怎麼工具還需要什麼名堂嗎?不該是人便行嗎?

青枝不知道怎麼回,想了半天說了一句:「因為他昨日來過,說他這兩日有些無力,我擔心我的按壓會讓他更無力,所以,最好換個人來。」

她話音落後,卻聽這神似陸世康的人道:「我今日是來感謝孔大夫的,昨日回去我早早睡下后,今日便不再無力。」

這下她不知道怎麼拒絕了,獃獃地站著,一時想不出該說什麼才能讓這莫名其妙的人趕緊離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2章 這人真是有點神經

8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