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礁州城外

第455章 礁州城外

「那咱得去鬧一鬧!不鬧就沒肉吃!」齊方邊上的新兵道。

他這話一出,整個帳篷里的新兵都躍躍欲試。

最後的結果是,他們當真出了帳篷,去了其他的帳篷里,鼓動其他新兵和他們一起去鬧。

不久,有消息傳到周靜那兒,說一幫新兵嫌棄在這兵營里吃不飽也沒肉吃,想要自己組隊打獵去,若是她不同意他們出去打獵,他們便要求退伍。

周靜凝眉沉思半天後,對來和她報告的士兵道:「是誰起先的頭?」

那士兵道:「我打聽過了,好像是江北來的兩個兄弟起的頭,那對兄弟聽說是商人的後代,那肯定以前是吃慣了好的,現在在這兵營里沒肉吃,自然是不習慣。不過,其實我前日就聽到過有幾個人抱怨了,說進來以後多後悔什麼的。來這兵營里的,有許多都是想著改善伙食的。」

周靜嘆了口氣,道:「敢情他們都是拿我這兒當飯堂的?」她之前以為,能徵到這麼多兵,更多的是因為她的遭遇,引起了他們的義憤填膺。

那士兵道:「這也是人之常情。要是在外面能吃得飽,誰會冒著生命危險來兵營呢?所謂的正義,在生命面前,也大概值不了什麼吧?」

周靜沉思了片刻以後說道:「你去告訴他們,以後不可能天天有肉吃,但是,可以偶爾出去打獵一次,讓他們偶爾嘗嘗野味。你去兵營里組建一支射箭技術好的人去打獵,還有,得有騎兵跟著,以防他們去而不回。」

這士兵道:「是!屬下這就去辦!」

這士兵是跟著周靜父親的,平時就住在平康王府里,雖無品階,但周靜比較信得過他。

按道理來說,兵中大大小小的事務,不該由一個士兵去辦理,但由於那伙將軍她現在一個都信不過,便只好事事都安排自己父親以前的這位親信來辦了。

這位士兵從周靜的帳篷里走出去以後,便開始組建會射箭的士兵隊伍。由於是去打獵,不少人躍躍欲試,舊兵新兵里,都有不少人報名參加。

最後在訓練場,經過選拔,組建了一支三十人的射箭技術高超的隊伍,這支隊伍里,二十六人是舊兵,四人為新兵。陸世康和齊方便在隊伍之中。

組建好隊伍以後,他們便各騎一匹馬,出了兵營,往礁州以南的某個山頭行去。

目送他們出發的士兵們眼裡飽含著期盼的眼神。他們已經在腦海里想象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於是,這個下午,青枝正在自己帳篷里給一個士兵把脈時,突然有個士兵過來說道:「孔大夫,快,有個出去打獵的士兵受傷了,想讓您去給他療傷。別的大夫他信不過!」這士兵是出去打獵的那三十個士兵之一。

青枝心道,也不知道是哪個士兵竟然這麼信任自己,非要自己過去給他療傷。在外面打獵時受的傷,必然是皮外傷,皮外傷哪個大夫去不是一樣?

是因為自己來這兒以後名聲太大,所以他便只信任自己?

「可是,我沒有藥箱。」她道。

來她這兒讓她看病的士兵都是拿了方子以後去軍醫營里拿葯的。

「這樣吧,您先去兵營門口那兒等著,我去軍醫營里借藥箱去。對了,藥箱里需要帶上什麼葯?」

「治跌打損傷的葯。」青枝道。

那士兵便飛快地離開了。

青枝先走到兵營門口,見那兒有一匹馬在門外,想來是剛才的士兵在門外下了馬走到她那兒去的。

由於回來的時候那士兵便告訴了守門的士兵說是回來找孔大夫的,那些守門的看見她時,便沒怎麼盤問她為什麼來到兵營門口這兒。

她在門口那兒等了一會兒,便看到剛才的找她的士兵拿了藥箱,牽了一匹馬走了過來。他重新牽的這匹馬,是為她準備的。

將藥箱和馬繩都拿給藥箱后,這士兵道:「孔大夫,那兒距離這兒有半個時辰的路程。咱們最好能騎得快點,不然那人怕有性命之憂。」說話間,他回想起一副鮮血流淌的畫面。還記得那流血之人的痛楚的眼神。

青枝說了聲「好」,便和這位士兵快馬加鞭,一同往南行去。

士兵在前指路,她在後面跟隨。

馬匹在礁州城內行走時,兩人選的是僻靜的街巷。出了城門,再往前行上兩里路,便可以看到連綿不絕的群山。

然而距離礁州城太近的山都不適合打獵,因為要麼有山溪斷去路途,要麼山路陡峭,不便馬匹奔跑。

馬匹直往前行,山路忽直忽彎,忽而平坦忽而陡峭。

當到達一片平緩的群山之間時,那士兵指著山路西南邊的某山腰處道:「快到了,就那兒!」

青枝往他手所指方向看去,就見冬日稀疏光禿的山間樹林里,可見兩個人影。

因距離較遠,看不清他們的面孔。

「來打獵的就只有兩個人?」她疑惑說道。

今日上午她聽來找她看病的士兵說了,今日有人出來打獵,說是今日肯定有肉吃了,怎麼,只派了兩個人出來打獵?

那士兵道:「來了三十個人出來打獵,其他人現在肯定是去打獵了,所以就剩下他們了。一個是受傷的那個,還有一個是他兄弟。」

青枝「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兩人又往前行了半里路,便從山路上拐向那兩個人所站立的山腰處。

騎到近旁時,青枝才發現受傷的不是別人,竟是那個神似陸世康的人。旁邊站著的大概就是剛才的士兵所說的他的兄弟了。

她下馬時想著,這人莫不是為了想和自己有近距離靠近的機會,便故意將他自己弄傷了?

他這是為了讓自己對他有所好感,而施的苦肉計?

青枝雖然心裡有些不耐煩,但是卻不得不按壓住了不快,往這神似陸世康的人走去。

在其他人面前,她不能揭穿他,因為揭穿他時,萬一他看出自己是女子,而向旁人揭穿自己呢?

且,不管怎麼說,他受傷是真真實實的。

「孔大夫,快幫我哥療傷,他流了好多血!」青枝聽到神似陸世康的旁邊的那位他的兄弟的話音響起。

他那位兄弟,神色看起來非常焦急。

倒是兄弟情深。

雖然她看著兩人實在不太像是兄弟,一個像是富家公子,一個卻宛若生於最尋常人家的普通人。

走近那神似陸世康的人以後,她問:「你是怎麼受傷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5章 礁州城外

8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