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村中

第456章 村中

陸世康道:「在林中走路時,不小心摔倒,胳膊便被自己的弓箭箭頭刺傷了。」

青枝道:「怎麼,作為一個會弓箭的人,還能被自己的箭刺傷?」

齊方在邊上看著三公子心疼不已,他本想著早一步將自己弄傷的,沒想到還沒等他開始有所動作,三公子就先於自己一步將他自己弄傷了。他聲音沙啞對青枝道:「孔大夫,您就別問那麼多了,快點幫我大哥療傷吧。」

他看出來了,孔大夫對自己三公子不上心得很。不過,也不能怪孔大夫,誰讓三公子裝扮得完全變了個人呢。

況且不只容貌變了,連聲音也變了,孔大夫就更不可能認得出他了。

青枝將藥箱放地上,走到陸世康面前,開始為他查看傷勢。他的傷在右上臂處,眼下他自己的左手正按壓在傷口處,傷口附近的袖子上全是血。

「將手拿開,讓你弟幫你脫一下右臂的袖子。」她道。

齊方在邊上幫自己三公子右邊的袖子脫了下來。眼下天那麼冷,給他脫了袖子后,他特意站在三公子西北處,為他擋擋風。

青枝看了眼陸世康的傷口處,只見傷口有些深,大概已經傷到骨頭處,看樣子非得找個地方清洗傷口不可了。然而現在在山上,附近看不到什麼人家,只能先幫他包紮一下。

她迅速地幫他包紮好,道:「到附近找個人家洗洗傷口再重新包紮吧。」

去叫她過來的那位士兵道:「我記得剛才來時看到北邊十里路處有個小村莊,那兒有幾戶人家,咱們去那邊吧。」

四人騎馬去了北邊那士兵所說的村莊處,就見那村莊有四五戶人家,此時是半下午,村莊東邊靠路的一戶人家裡的院子里可聽到歡聲笑語。

齊方先下了馬,走到那戶人家院門處時,敲了敲門。

不一會兒有人開門,是一個十八歲左右的村姑,膚色微黑,臉龐清瘦,一雙眼睛格外漂亮,那村姑看了一眼齊方,又看了看他身後的三人,道:「你們是誰?」

齊方道:「這位小妹,我大哥受傷了,想要在你們這兒找點水清洗傷口,不知道這位小妹能不能行個方便?」

那位村姑道:「可以。你們進來吧。」

四人走到裡面,就見院子里一顆大樹下站著一對中年夫婦,以及另一個十八歲模樣的村姑。

青枝一看,這院子里站的那個村姑和剛才開門的村姑長得一模一樣,想必兩人是雙胞胎。

剛才開門的村姑進去以後,便對那對中年夫婦道:「爹,娘,有個人受傷了,要來咱們這借點水洗傷口,我就自作主張將他們帶進來了。」

樹邊站著的微胖的婦人縷了縷自己的半白的頭髮,笑呵呵道:「讓他們進來吧。這個忙咱必須幫。」

青枝進去以後說道:「大叔大嬸,還要借個鍋,得燒熱水加鹽才能洗傷口,不知是否方便?」

那婦人道:「方便,方便。」

說話間她看著陸世康的傷口,道:「看樣子這傷得不輕啊?這是在哪裡傷著了?」

齊方道:「就在邊上的山上,打獵時不小心傷到的。」

婦人道:「小玉,快去燒水。」

那被她叫小玉的村姑就是幫他們開門的那個,聽了婦人的話,連忙跑到伙房裡去了。

和小玉長得一模一樣的村姑就站在院里,眼睛盯著幾個陌生人看,最終,她的目光定格在陸世康身上了。

也許是因為他是受傷的那個人,也許是因為他是這幾個人里最讓她眼前一亮的。

婦人從房間里搬來了一個板凳,來到陸世康邊上,道:「小夥子,快,坐一下吧。」

「多謝。」陸世康說著便在板凳上坐了下來。

他落座的動作讓青枝覺得異常熟悉。

怎麼一個人會和另一個不只神似還所有動作幾乎都一模一樣?

她盯著他的臉看了片刻,最後認定自己確實不認識這人。

和他們一起來的士兵此時和這家的男主人,也就是那個中年男子嘮起了家常:「大叔,家裡幾口人?」

那中年男子道:「你們都看到了,就是一家四口。」

「你兩個女兒挺好看吶。」這士兵道。

「馬馬虎虎,再好看也不是兒子。」這中年男子道。

青枝聽到這兒心道,古人果然是重男輕女。

齊方說道:「女兒也好。以後女兒也會好好孝順你們。」

中年男子道:「不指望那麼多了,就希望她們以後能找個好婆家就好了。對了,你們有沒有聽說,周靜的部隊來咱這礁州了?」

這士兵沒看中年男子,而是看了看門口處,回道:「沒聽說。」

中年男子道:「不是我說,她來這兒幹嘛,去哪兒不好,非來這兒。現在好了,她帶人來了這兒,這兒就有可能也成為戰場了。我從昨天聽到消息以後就想著,我們一家是不是該逃荒去了。」

士兵道:「哪有那麼誇張,戰爭又不見得會傷著平民。」

中年男子道:「那可難說。離戰場近總是有風險的。我邊上的那戶人家昨日就逃走了呢,說是怕哪天他們家二十歲的兒子被抓去當壯丁。」

士兵道:「你家的是姑娘,你怕什麼?」

中年男子道:「姑娘就不怕了?這麼多士兵在這兒,到時候太子蕭的肯定也要來,兩方的士兵怕是足有百來萬人吧?萬一有什麼人看上我家兩個姑娘,那可怎麼辦?」他作為平民,不知道他們各自多少人,也不知道百來萬該是多少人,就專門往多了說。

正在他們說話時,突然院子里來了一伙人,人人都拿著弓箭。

前面的一人道:「我們剛才看到你們往這邊趕,果然就找到你們了。」

說話的正是周靜命令組建這支打獵隊伍的那位士兵。

在其他人打獵時,他就在邊上看著,不參與進打獵的隊伍中。他也不時看著陸世康幾人的動向,看到他們往北趕時,便立刻命令其他人暫停打獵,一起往這邊趕。

他要確保這三十個人到時候全部原封不動地返回兵營,不能漏掉任何一個,不然就是他的失職。

中年男子見突然之間家裡來這麼多人,有些害怕,問:「你們到底是幹嘛的?」

為首的士兵道:「大叔別怕,我們只是來這附近打獵的。」

中年男子這才鬆了口氣。他剛才以為他們是山匪,就擔心自己家兩個女兒被這夥人給抓走當壓寨夫人了。那可以後別想看到了。

這時伙房裡面的姑娘走了出來,看到院子里這麼多人,吃了一驚,站了半天,見對方似乎沒什麼惡意,才走過來對青枝道:「水燒好了,大哥你去看看,該放多少鹽?」

青枝走到伙房裡,看了眼鍋里的水,然後估摸了一下鹽的用量,往鍋里放了幾勺鹽。然後道:「這兒有盆子嗎?」

村姑小玉道:「有。我拿去。」

她走出了伙房,不久拿了個木盆過來,放在地上,道:「放這兒了。」

青枝往木盆里舀水,舀完以後,水有大半盆,現在正冒著熱氣,得等它變溫了才行。

青枝將這盆水端到院子里陸世康坐的板凳前,便從他身邊先離開了。

過了一會兒,水變溫后,她便開始為他清洗傷口,清洗傷口后便敷藥,纏紗布包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6章 村中

8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