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自作多情到這個地步的人真是第一次見

第458章 自作多情到這個地步的人真是第一次見

青枝猜想他說的心上人是自己,心裡懊惱想道,誰想當他心上人了?自作多情到這個地步的人真是第一次見。

她眉頭一皺,道:「可惜,你的心上人未必將你當成心上之人。有時候人會有一種錯覺,以為自己喜歡旁人,旁人便也一定喜歡自己,豈不知,一切都是錯覺而已。大哥,你不覺得你自己可能是在自作多情么?」

她就不信,自己已經委婉地說到這個份上了,他還能不明白自己對他完全無心。

陸世康唇角勾起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容,繼而一本正經道:「沒覺得。」

青枝心頭一陣惱火,按著性子道:「沒覺得?那你說說,你知道你喜歡的是什麼人嗎?不知道吧?你對她一無所知,便開始喜歡了,那麼這種喜歡就是淺薄的。既然這種喜歡如此淺薄,那麼也是容易消亡的。」

「我對她的心,永不可能消亡。」

青枝一時語結,她沉默了片刻說道:「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想勸誡大哥你一句,別把深情付錯了方向。我看那兩位姐妹就是極合適大哥你的,容顏秀美,脾氣溫和,宜室宜家,可與大哥成就一段佳話。」

「宜家宜室的,未必是在下喜歡的。」

青枝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讓他同意了,這時有些手足無措,於是在房間里徘徊了起來。

她怕的不是別的,怕的是回到周靜的兵營里以後,他還是時不時來到自己帳篷里煩自己。

就因為怕這個,所以她才更希望他能愛上這兩個姑娘或是她們中的一個。

徘徊了半天,她問道:「那你說說,你喜歡你心上人什麼?」她倒要聽聽,在他心裡,自己是個怎麼樣的存在。

就聽他道:「萬物之美比不上她的美,萬物之超然比不上她的超然。」

青枝愣了一愣。

這形容太過讓她意外。

就在這時,她聽到外面有個聲音說道:「孔大夫,你過來看看,這葯是熬好了嗎?」

她只好走出了門,就見村姑在院子里站著,看來剛才喊她的就是她了。

她記得剛才自己和她說過要熬煮到水開后再文火煮上兩刻鐘,這還遠遠不到時間吧?

莫非是她太心急,想要知道自己問出了什麼?

畢竟自己可是已經問了半天了,若是有什麼信息,也老早就該問好了。

往院子里走的時候她才想到,自己壓根兒什麼也沒問出來。

剛才她一直在委婉地勸說那神似陸世康的人不要對自己抱有幻想,並且向他推薦這兩位姐妹,但是,他還沒說出他自己姓甚名誰,家住何方,談話就這樣中斷了。

和這姑娘一起到了伙房裡以後,她方才尷尬說道:「對不住了姑娘,那位大哥沒告訴我他姓什麼,叫什麼,也沒和我說他家住何方。」

這時燒火的姑娘一臉疑問說道:「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青枝道:「他什麼也沒和我說。」

那燒火的姑娘又是一臉驚訝:「可是,他和你說了什麼,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青枝也是一愣。

這位姑娘什麼意思?

她很快意識到了自己搞錯了,現在燒火的姑娘和剛才燒火的姑娘肯定不是同一個人,於是她說道:「你是不是不是剛才燒火的那個姑娘?」

燒火的姑娘道:「剛才燒火的是我姐。我是她妹。」

青枝恍然大悟道:「我猜肯定是這樣。」

這時燒火的姑娘道:「我姐叫小玉,我叫小青,你叫我小青就可以了。」

青枝道:「小青姑娘,對不起剛才認錯人了。」

這位叫小青的姑娘這時抬起頭看了青枝一眼,眼睛里閃著疑惑的神色道:「你說我姐讓你問那位公子什麼了?」

青枝道:「讓我問那位受傷的大哥姓甚名誰,家住何方。」

小青響起一陣清脆的笑聲,道:「她這人就這樣。」

她這人就這樣?莫非她的意思是她和她姐不一樣?

青枝問:「那你姐去哪裡了?」

小青道:「剛才她叫我來燒火,她去她自己那屋了,我猜啊,她肯定是怕燒火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那位大哥會嫌棄她。」

青枝表示理解,畢竟,愛美之心人之常情。

她看到鍋中水此時已經燒開了,於是問小青:「水燒開多久了?」

「一刻鐘左右吧。」小青答道。

「再燒一刻鐘便可以了。」青枝道。

她決定也在伙房裡等著,畢竟她看樣子無法說服那神似陸世康的人看上那位小玉姑娘了。那便不如不再多問。

一刻鐘以後,她對小青道:「差不多了,可以關火了。」

小青便將還沒燒完的柴火用邊上的灰塵弄滅。

青枝見灶台邊上有幾隻疊在一起的洗好的碗,便拿出一隻碗,放在邊上的木盆里洗了洗,將葯湯盛在碗里,然後在案板上拿了一隻放在那裡的乾淨勺子,把勺子也放在木盆里洗了洗,然後放在碗里,對這位小青姑娘道:「端過去給那位大哥喝吧。」

她自己不端,讓這位小青姑娘端,自然是想讓那神似陸世康的人可以有和這兩姐妹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她猜他剛才都沒近距離看到過她們。

這位小青姑娘倒也不推辭,而是端起碗便向院子里走去。

來到院子里,她見陸世康站在院子里和齊方說著話,於是對陸世康道:「這位大哥,你的葯好了。」

齊方便趕緊端過葯,對陸世康道:「大哥,我來喂你喝葯。」

三公子右臂受了傷,不便喝葯,只能自己喂他。

小青在齊方喂陸世康喝葯的時候問道:「這位大哥,請問姓什麼叫什麼?」

青枝此時正站在他們不遠處,正背對著他們,聽到這兒,迴轉身看了一眼。

只見那位小青姑娘正一臉痴迷地看著陸世康。

她明白了,她說她姐姐「這人就那樣」的那句話,指的並非是她姐是花痴,而是她姐花痴得太過隱晦,她就不同了,她敢於直來直去地表露自己的心跡。

陸世康道:「姓許,名秦。」

「所以,你叫許秦?」小青仍是一臉痴迷地看著陸世康。

中年婦人此時呵斥道:「小青,別亂打聽!」

小青此時迴轉身看了一眼她母親,「我只是問問人家姓什麼,叫什麼,怎麼就是亂打聽了?咱們不是救過他?既然咱們是他的救命恩人,那問問自己救的人姓什麼叫什麼都不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8章 自作多情到這個地步的人真是第一次見

8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