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天上掉下個孔大夫

第45章 天上掉下個孔大夫

眼下他就在樹下休息,可真是為難了自己了。

因為,自己必須要在樹上一動不動了!

而青枝知道,人若一直維持同一個姿勢,很快便會力不可支。

此時心裡真是比吃了黃蓮還要苦上幾分。

「快點走快點走快點走……」心裡不知說了多少遍,這陸世康就是不起身。

不只不起身,還手裡拿著扇子,悠然自得地扇著。

「三公子,咱休息到什麼時候?」

吳山覺得有些無聊,問道。

「等本公子覺得不再累的時候。」陸世康扇著扇子道。

「快到吃飯的時候了。三公子你不餓么?咱們走下山還得一段路呢。」吳山自己可快餓得頭昏眼花了。

「你去買吃的上來。」

「啥?」吳山有些傻眼,下個山的事情,三公子不願下山,卻讓他去買吃的?

「當真要我去買?」

「你不是餓了么?」

「齊方,你去吧。」吳山心道看樣子三公子是一時片刻不會離開這兒了,轉臉對齊方央求道,「你是個練功夫的,身強力壯,這點山路對你不算什麼。」

「行,我去就我去。」齊方道,剛走了幾步,又有些不放心地轉身,「你們兩個可要看好三公子了!」

「放心就是,這山上這麼多人呢,怕什麼啊。何況下山的路也不甚遠,你快去快回。」吳山道。

齊方便腳步急匆匆下山去了。

看著齊方遠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悠哉悠哉坐在石頭上的陸世康,青枝心裡的苦就別提了。

她現在懷疑,陸世康一定是剛才看到了自己了。他肯定看到自己爬樹了。

但現在若是自己從樹上下去,被這麼多小廝知道自己從樹上下來,多尷尬啊。

萬萬不可。

所以,還是老老實實呆樹上吧,她就不信,他會一直在這兒守著。

看誰能熬過誰。

等會木容姑娘回來經過這兒,發現自己不在,最多埋怨一下自己食言。

但是在樹上蹲得越久她便越痛苦地感覺到,蹲得久了,腿真的會越來越麻,越來越麻。

想要換個姿勢,但又怕搞出聲音。若被下面的人聽到了,再往上看來,那便大大不妙了。

「這個人怎麼還不快走。」她心裡恨恨地埋怨著。

後來不只腿蹲得發麻,身上每個地方都因為維持著同一個姿勢而僵硬難受。

一想到齊方現在還在下山途中,回來又是不知何時,她便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再這樣蹲下去,只怕等不到陸世康離開,自己便因為體力不支而掉到樹下面去了。

正心急時,聽到吳山在下面說道:「三公子,你發現了沒有,孔大夫這段時間和以前好像不是同一個人似的......」

聽到吳山這話,她心裡一急,屏住呼吸想要聽到陸世康的回答,沒想到腳下突然一滑,人便突然之間往下掉去。

在掉離樹榦之前,她大喊了一句:

「救命!」

陸世康聽到樹上的動靜,又聽到了她那聲呼喊,抬頭見一個人影從樹上掉下,一個箭步上前。

掉下之前的一瞬間青枝看到他疾步上前來,心道看來要發生書里常發生的那種情節了。

太煩了!等下肯定不偏不倚,剛好落在他的懷中!

等到突然之間伴隨著一聲慘叫,自己也莫名地掉在一個有些硌人的東西上,腳也開始劇痛之後,她方才明白,想象終歸是想象,而現實卻是,她掉地上了,可她竟沒摔死。

不,確切地說,她是掉在一個人身上了。

剛才慘叫的聲音聽著是吳山的,她於是趕緊站起,看到自己剛才背部壓著的果真是吳山。

她呆了。

吳山在她站起來后也掙扎著站起來,卻覺背部疼痛難忍,站不起身來。

陸世康見狀,扶著吳山走到石頭旁,讓他趴在石頭上。

剛才,吳山聽到救命聲,趕緊抬頭,只見一個人影掉下來,那匆匆一眼哪裡會知道掉下來的人是孔大夫,只當是個陌生人,趕緊要逃得遠些,免得那人砸到自己,誰知道他家三公子卻一個箭步上前,想要接住上面的人。

兩人一個往東,一個往西,便碰上了。

碰上之後兩人都因碰撞而偏離了本來的路線。

而樹上的那人便掉了下來。

掉在吳山身上,一下把他壓倒了。

待吳山從地上起來后,這才發現原來樹上掉下來的人是孔大夫。

天上怎麼會突然之間掉下個孔大夫……!

吳山眼下沒力氣想那麼多,因為,他背上鑽心地疼!

青枝有些慌。

到底剛才發生了什麼,她不得而知。

吳山是如何站到樹底下被她壓到的?剛才他不時站在幾尺之外嗎?

見吳山站也站不穩,她連忙道:「吳山,你沒事吧?」

吳山在她的叫聲中轉頭看了她一眼,在石頭上趴著問道:「孔大夫,應該是我問你,我有事嗎?」

他有沒有事,他自己哪知道?

「你一定會沒事的!」青枝道。

看到他說話還有些力氣,她鬆了一口氣。

眼下陸世康看吳山行動不便,便對王呂說:「王呂,下去找個登山轎!」

那王呂應了聲「是」連忙下山去了。

王呂走後。

吳三虛弱無力地問青枝:「不過孔大夫,你怎麼從天上掉下來的?」

「我……見那樹上果子甚是好看,便想著上樹摘了嘗嘗。」她想起剛才在樹上似乎看到樹上結了小小的青果子。

「這樹上有果子?」吳山轉過趴著的面孔,抬頭往剛才孔大夫掉下來的樹上看了一眼。

那樹上可不有果子嗎?小小的,青青的,但,那是樟樹的果子!

他沒聽錯吧,孔大夫居然要摘樟果吃?

這孔大夫怕不是個傻子吧!

「孔大夫,你說,你剛才要摘那樹上的果子?」吳山伸手指了指樹,問道。

青枝點頭,「對。」

「可是,那是樟果。孔大夫以前吃過樟果?」

青枝抬頭,看了一眼樹木上的果子,那可不就是樟果嘛?剛才一心只想著爬樹,根本沒注意爬的是什麼樹。

「嗯,這果子雖然味道不好,但吃了卻是大有好處的。」好在讀書時將平常植物的果子的用處背得頗熟,沒想到在這樣的尷尬時刻卻被派上了用場。

「這果子有什麼好處?孔大夫說來聽聽?」

「樟果可散寒祛濕,行氣止痛。亦可治吐瀉,胃寒腹痛,還可治腳氣,腫毒。」

「那孔大夫現在有這幾樣病症嗎?」吳山又疑惑了,孔大夫平日里看著氣色挺好的,為何無緣無故要摘樟果吃。

「有,我……胃寒。」

話落便聽到陸世康的聲音:「原來孔大夫有胃寒之症,難怪……」

「難怪什麼?」

「難怪孔大夫平常表現得似是陸某欠了孔大夫幾萬兩銀子似的,原來孔大夫只是由於胃寒導致的面孔冰涼……」

「三公子,胃寒和面孔冰涼有關係嗎?」吳山有些莫名。

「這個,你要問孔大夫了,他才是大夫。」陸世康道。

「孔大夫,我家公子說的對嗎?」

「你家三公子說的話,你問他自己對不對才是正經。」青枝道。

「三公子,孔大夫說的對嗎?」

這句話出口,他察覺自己說了句廢話。

因為孔大夫並沒有告訴他他問三公子的話,而他問他家三公子的卻是孔大夫說的對嗎,這哪跟哪啊,他自己要被自己給繞暈了。

「你自己分辨。」陸世康道。

「可是,孔大夫什麼都沒說,沒說對,也沒說錯,我如何分辨?」

「那就不分辨。」

「好吧,那就不分辨。」吳山覺得反正不是重要的事情,有什麼好分辨的。

他現在更想快點兒回去躺著。背上的疼痛超乎想象。

正有氣無力趴著時,偶一扭頭便看到齊方在遠處跑著上了山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天上掉下個孔大夫

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