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第460章

小玉姑娘看著自己屋子的高高的後窗說了一句:「可是,這後窗太高,我爬不上去。」

齊方道:「這個好辦,你踩著我的肩膀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窗戶下面。

齊方先蹲了下來,小玉姑娘便踩著齊方的肩膀上了後窗。齊方親眼看著她翻窗而出后,在屋子裡站了一會兒。

只要外面沒有人找自己,自己便暫時先不出去。

幾年前,他跟著三公子和其他公子在這邊上打獵時,曾經見過這對雙胞胎姐妹花,之所以能記得兩人是因為她們是雙胞胎。

那時候沒想到還能有有求於她們的一天。

他在小玉姑娘的房間里站了一會兒以後,聽到外面院子里有人在清點人數,一伙人在嚷嚷著說自己不見了,方才走了出來。

出來以後,為了拖延時間,他故意說小玉姑娘還在打扮自己。

他說的話倒也沒什麼人表示驚訝。因為剛才幾乎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兩位姑娘對許秦的好感。女為悅己者容再正常不過了。

一伙人等了半天,還沒見那位小玉姑娘出來,不覺有些按納不住性子了。

周靜的親信士兵道:「這怎麼這麼久還沒出來?」

齊方道:「姑娘家們打扮是最花費時間的,又要梳發,又要塗脂抹粉,又要選自己喜歡的衣服,打扮好怎麼也得個把時辰。咱們再等一會,或許一會兒她就出來了呢。」

中年婦人道:「她在搞什麼名堂?」她覺得自己女兒如此不夠矜持,讓自己很沒面子。說完之後她往她那間房間走去。

齊方也跟著她往房裡走去。

中年婦人到了女兒的房間里以後,看到房間里並沒有自己大女兒,大吃一驚,幾乎喊了起來。

齊方在她身後低聲道:「大嬸,你先別急,你聽我說......」

中年婦人氣呼呼看著他道:「你把她弄哪去了?」

齊方低聲道:「大嬸,你小點聲,事情是這樣的,外面那伙人是土匪。所以我便求著你家姑娘幫個忙,為我們報仇雪恨。」

中年婦人疑惑道:「你和他們不是一夥的?」

齊方道:「不是。幾個月前我和我哥有一次帶著許多銀子走親戚去,不成想經過一片樹林時,突然被他們這夥人攔住了去路,那天我們不只丟了身上所有的銀子,還被他們暴打了一頓。我和我哥回到家以後覺得這口氣咽不下去,便決定有朝一日一定要報仇。前幾天,我和我哥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化裝成土匪的模樣,也在半路上劫人錢財,好能混進他們的隊伍,我們真的混到他們的隊伍里來了。所以剛才我便求著你家姑娘去外面買些酒,讓他們都喝得酩酊大醉,這樣我們就可以不再被他們控制。」

「那你們的仇不報了嗎?」中年婦人道。

齊方道:「我們已經悄悄地在土匪窩裡將屬於我們的那份的銀子運走了,回去以後他們必然會發現的,所以,我們必須要離開他們。但也沒必要將他們弄死,因為他們當時也就是把我們的銀子搶走了還暴打了一頓,我們等他們這次喝醉了,也將拳腳還給他們。」

「那我能為你們做什麼?」中年婦人道。

她已經完全相信了齊方的話。

「將這事告訴你相公,等會會有人來你家送酒,你和你相公就說,這是你們家買來的酒,打算再賣出去賺個差價的。至於原因,你們就說因為周靜的大軍到達附近,你家很快要離開了,得賺點上路的費用。」

中年婦人道:「好。我馬上和他說去。」

齊方道:「得避著點人。」

中年婦人道:「那還用說?」

這婦人到了門口,就對呆愣愣看著一院子的人的她相公道:「你過來,和我一起罵罵玉兒這個不要臉的。好說歹說,她就是不能再快點,一院子的人都等著她呢!」

她相公道:「你管她呢。」他是無論如何做不到對自己的兩個女兒謾罵呵斥的。

「少廢話,你快來啊,你說說她或許有用,我說半天了呢,她就是和我杠。」中年婦人語氣不耐煩說道。

「好好好,就來就來。」中年男子道。

齊方看著兩人進屋后,知道事情已經成功了十之八成。

說起來這還是三公子想的點子,而他現在依著計劃一步步地行動著,到目前為止,都還順利。

只要接下來不出什麼差錯,他和三公子就能把孔大夫救出去。

不一會兒,院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中年婦人知道是那賣酒的人來了,於是出去開門。

一個身材瘦小,皮膚泛黑的十八九的小夥子拉著一車子酒罐,手持板車的扶手站在門口,氣喘吁吁道:「你家的酒到了。」

中年婦人道:「快,搬屋裡。」

中年男子也道:「小夥子,你得幫著我們搬。」

賣酒的人見站著一院子的人,疑惑地說了一句:「家裡有客人?」

中年婦人道:「是來我家借水洗傷口的。」

賣酒的小夥子道:「酒是他們買的吧?」

中年婦人道:「是我家裡買的。」

賣酒的小夥子道:「你家裡買這麼多酒幹嘛?」

中年婦人嘆了一口氣,道:「這不是周靜的部隊到了邊上嘛?我家這兩個如花似玉的閨女要是被哪個當兵的給禍害了怎麼辦?我和她們爹就商量著,得賺點錢,弄點上路的盤纏。思來想去,也就只有買些你那兒的酒再賣出去了。」

賣酒的小夥子道:「那你們是得注意著點,就你家這兩個閨女,保不齊哪天就被哪個士兵看上了。」

中年婦人道:「所以我們打算把這些酒都賣出去以後,立馬逃災去。」

此時屋裡的小玉走了出來,現在她已經裝扮得讓人耳目一新,那些士兵看到她,眼睛都直了。

剛才她是和賣酒的小夥子一起來的,在自己後窗那兒,她讓賣酒的小夥子幫她一把,讓她踩著他的肩膀翻過自己家的後窗進入室內。

賣酒的小夥子很是驚訝,問她因何要從後窗進去,她說她是怕自己家院子里那些陌生人,不想讓他們看到她的身影。

賣酒的小夥子只當她是怕見生人,對她的話信以為真。

剛才,為了避免和賣酒的小夥子同時出現,小玉姑娘特意在屋子裡呆了一會兒才出來。

齊方見中年夫婦和賣酒的小夥子連連往屋裡搬酒,道:「這些酒要賣完,得不少日子吧?」

中年婦人道:「我們打算走街竄巷去賣,總有賣完的一天。」

齊方道:「這樣吧,你們救了我大哥,我們把這酒買下來了。好讓你們能快點離開。」

中年婦人道:「你們要這麼多酒幹嘛?」

齊方道:「我們人多,這些酒也就能喝個幾次。」

中年婦人道:「那就太不好意思了,我們也沒幫你們什麼。」

齊方道:「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0章

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