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成功救出

第463章 成功救出

一個時辰后,院子里除了陸世康和齊方以及兩個能喝的士兵,其他所有人都醉倒了,包括那個周靜的親信士兵。

見還有兩個沒醉的,齊方對他們道:「你們兩個還真是好酒量啊。」

其中一個士兵道:「你和你大哥不也是?」

齊方道:「我們在家裡可以常喝酒的,自然酒量就上來了。」

另外一個士兵道:「商人的兒子就是幸福啊,可以天天喝酒,我可沒那麼多酒喝,也就過年的那幾天有點兒酒喝。」這另一個士兵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已經有些醉了。

齊方聽他聲音再喝幾杯就差不多了,於是舉起酒杯對他道:「為弟憐兄平日沒酒喝,今日有酒喝了,咱得多喝,來,為弟敬你一杯。」

那士兵舉起酒杯道:「來,幹了!」

既然齊方敬他,兩人一飲而盡后,他也回敬了齊方一杯。

於是,兩杯酒下肚后,他便趴在桌子上了。

現在還剩下一個士兵了。

這士兵看著身子比別人高,比別人壯,一看就是一個酒量好的。

而齊方為了不讓眼下的這個士兵看出破綻,也在喝了那杯酒之後故意趴在桌子上了。

這士兵現在見現在只有自己和陸世康了,此時疑惑問陸世康道:「你也酒量這麼好?說實話,我這麼多年還沒見過比我酒量好的。要不咱們比比酒量,看誰先醉倒。」

陸世康道:「許某奉陪。」

他一個沒喝過多少酒的人,自然不怕與喝了一個時辰的酒的人斗酒。

那士兵見燈光下的陸世康看起來一副完全無懼的神色,笑了一聲,道:「那咱們開始,來,現在第一杯。」說話間他抱起酒罐,先將陸世康的杯子給倒滿了,然後又將自己的杯子給倒滿了。

兩人一飲而盡后,那士兵又將兩個杯子都倒滿了,兩人又將那杯一飲而盡。

接下來,一杯復一杯。

到了第十杯時,那士兵本來想端起酒杯,酒杯卻掉了下去,酒杯「咣當」一聲倒在了桌子上,杯中酒全部傾倒在了桌面上,下一個瞬間,他已經趴倒了在桌上。

齊方本來就是裝醉的,聽見酒杯掉落的時候的時候就眯了下眼睛看了一眼,見酒杯掉落以後那士兵便趴倒在桌子上,他便起了身,對陸世康說:「總算把這夥人都搞定了。」

本來剩下幾個的時候,是可以用武力的辦法的解決的,但是,他猜自己三公子肯定不太想真正傷害這些人,所以才和這些人繼續耗著時間。

院子里此時寂靜下來,齊方和陸世康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在他們站起的過程中,這家的主人也一起從伙房裡面跑了出來。

小玉姑娘拍手道:「現在好了,他們都醉了!你們可以走了!」

說到後面那句時,她突然覺得有絲遺憾。

因為受傷的這位像會發光的人恐怕再也不會出現在這個院子里了。

那麼,以後她回想起這一天的這個下午和這個晚上時,都會覺得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一般。

小青心頭的感覺和她類似。她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靜靜地看著陸世康。

陸世康對走到邊上的中年婦人和中年男子作了一揖,道:「今日感謝幾位大恩大德。」

小青姑娘道:「這位大哥,請問你們家住何方?」

陸世康道:「目前居無定所。」

齊方心道,三公子這是怕這兩位姑娘到時候找到江北城去,才說自己居無定所的。

小青姑娘目光閃過一絲希冀,道:「居無定所?那便是你們接下來去哪都可以了?那何不和我們一起去逃災呢?」

小玉姑娘見自己妹妹如此膽子大,什麼都說,要是眼前受傷的人聽了她的,和自己家同行,那以後這受傷的人就是她這個妹妹的了,她也趕緊道:「對啊大哥,和我們一起去吧。你們居無定所,也怪可憐的。和我們一起就不那麼孤單了。」

齊方替自己三公子解圍道:「兩位妹妹,我們也想和你們一起去,但是我們眼下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就不能和你們同行了。」

中年婦人道:「你們別聽她們的,趕緊走就是。」

她話音剛落,中年男子擔憂的聲音響起:「可是,他們走了,咱們得罪了人,萬一他們醒了,把咱們家一把火燒了怎麼辦?」

他擔憂的是,就算自己和家人今夜離開,可以免於災難,但家又搬不了。這些屋子一磚一瓦,可都是他找人建起來的,建一個屋子的費用,對於自己家這樣的太普通不過的人家來說,還是花費不少的。

這時小玉姑娘道:「爹,這位二大哥給了我二十兩銀子的買酒錢,我只花了十兩不到,到時候十兩的錢都夠咱們建好幾個一模一樣的房子了。」

她說二大哥就是齊方了,稱陸世康為大哥,那隻能稱他弟為二大哥了。

陸世康對齊方使了個眼色,齊方會意,此時又從袖子里掏出二十兩對中年男子道:「那些銀子是你們建房子的,這些銀子是你們路上用的。」

中年男子見狀,連忙推脫道:「這個不用了。既然之前你們已經給了那麼多,這些就不要了。」

他可一輩子沒存上過五兩以上的銀子,得了人家十兩多他覺得夠多了。

齊方道:「大叔快收下吧,路上要用錢的時候可多了,你們還是一家四口,得花不少錢呢。」

中年男子又禮讓了一會,方才收下。

齊方見中年男子收下了,對他道:「你們一家還是今夜就趕緊收拾收拾走吧。」

中年男子也有此意,他本來就想今夜就走的,現在有了銀子,就更得今夜就走了。

在中年男子和中年婦人去房間里收拾東西的時候,他們的兩個女兒卻在院子里不捨得進屋,她們還在看著眼前的受傷的那個人和他的小弟。

陸世康在她們的目光下走到青枝所在的桌子邊,把她從桌子邊扶起,然後用沒受傷的那邊的胳膊將她抱在腋下夾了起來。

齊方這時在他身後說道:「大哥我來背孔大夫吧,你右臂受傷了。」

陸世康道:「不必。」

齊方便不再多言,而是走在前面開院門去了。

到了院門外,便不再是燈光所及的範圍。

今夜若非陰天,此時該有輪月亮掛在天上。雖然現在並沒有月亮,然而也還是能看清一些事物。

外面有三十匹馬,拴在不同的樹邊上,有的拴得近,有的拴得遠。

齊方將三公子的馬先牽了過來,牽到他邊上。

陸世康抱著青枝上了馬。

齊方也找到自己的馬後解開繩子上了馬。

這兩個姑娘在整個過程中一直看著他們。

她們站在門邊,看著他們在夜色里遠去。

「他走了。」小青道。

「人家本來就要走的。你還想人家一直呆在咱們家吶?你當自己是哪位啊?」小玉譏笑道。

「你也一樣啊。」小青也譏笑了一句她姐。

兩姐妹在門口鬥了一會嘴,又說說笑笑地進院子里去了。

她們早就懂得,有些人就是不屬於自己的,為了不屬於自己的人去長久地傷悲,那不是傻子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3章 成功救出

8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