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我們是有原則的人

第466章 我們是有原則的人

老頭兒將凳子往牆邊的地面上一放,便踩了上去。

老婆婆將他遞給他道:「看得清嗎?看不清提個燈籠吧。」

老頭兒於是接過燈籠,將燈籠提到牆頭處,然後往樹林里搜尋著。沒搜尋了多久,他便看到了一棵樹邊圍坐著的三人。

「他們有三個人呢,現在應該是都睡啦。」老頭兒輕聲道。

「三個人呢?但你怎麼知道他們睡啦?你能看到他們是閉著眼的?就你那老花眼?」老婆婆在牆下面說道。

「我猜的。要是他們是醒著的,看到我提著燈籠,肯定會說話,但是現在沒有人說話,所以他們應該是睡啦。」老頭兒道。

說話間他從凳子上下來了。

「那,咱們去看看他們是好人壞人?」老婆婆道。按照他們在房間里說好的,先看他們有沒有睡著,如果睡著了,就出去分辨分辨他們是好人還是壞人。

「好,咱們出去照照他們的臉。」

兩人一起往院門邊走去,老頭兒走在前面,老婆婆提著燈籠走在他後面。

老頭兒到了院門邊,便用手把門閂打開。

接著兩人便一起走了出去。

來到樹林中陸世康,青枝和齊方三人圍坐著的那棵樹旁,老婆婆本來提著燈籠站得距離他們三人有些遠,她想靠近一些,將燈籠靠近他們的面孔,看看他們是何等樣人,但她膽子小,又怕他們突然醒來,於是她悄悄地將燈籠塞進老頭兒手裡,以極輕的聲音道:「你是男的,你來。」

說話間她退後了一步。

老頭兒接過燈籠,靠近了那棵樹。

到了他們樹根前,他將手裡的燈籠靠近了樹邊離他最近的那人的面孔,那是齊方的面孔。

這人不白也不黑的樣子,由於眼睛閉著,看不出他的眼神,要僅從他的面孔來分辨他是好人還是壞人,還是頗有難度的。

所以,照了片刻后,他低聲對他老伴道:「這怎麼能分辨得出來?」

這一個不辦法分辨,另外兩個肯定也是無法分辨,他照都懶得照了。

老婆婆低聲對他道:「我有辦法。」

老頭兒低聲道:「你有什麼辦法?」

老婆婆道:「他們要是壞人,袖子里肯定有偷來的金銀珠寶等物,我看他們三人穿的都是農夫裝,看樣子不是什麼有錢人,他們要是好人,袖子里的銀子不會超過一兩,若他們的銀子超過了一兩,那就說明他們是壞人了。」

老頭兒回頭看了一眼老婆婆,低聲道:「還是你聰明一點。」

老婆婆會心一笑,道:「還不快行動?」

老頭兒將燈籠遞給老婆婆,道:「你拿著,我來搜他袖子。」

於是,老婆婆接過燈籠后,老頭兒便靠近齊方,然後將他被子掀開,想要看看他袖子里有沒有金銀珠寶。

老婆婆趁他搜齊方袖子的時候,將燈籠靠近齊方的臉,想要自己親眼看看他是個怎麼樣的人,畢竟剛才只是老頭兒看過。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齊方突然醒了。

他睜開眼的第一眼,便看到一隻燈籠就在自己眼前,晃得自己睜不開眼。因為燈籠擋住了視線,他甚至看不到燈籠後面的人。

他只能看到提著燈籠的一隻手,有些枯瘦的手。

他瞬間嚇醒了。

大驚之下他一站而起,驚駭地說了聲:「誰!」並且將自己放在被子里的劍拿了出來,將劍拔出了劍鞘。

老頭兒和老婆婆一看他拔劍,立刻拔腿就跑。

別看他們已經年長,在這生死關頭,跑得可快了。

為了不讓別人看出自己跑的蹤影,老婆婆機智地在開跑之前將燈籠扔在了地上。

兩人一鼓氣跑進自己院門處后,立刻把門一關,然後把門閂一插。

但是,他們的心還是七上八下地。

兩人又跑到了自己房間里,把房間門的門閂插上后,又在後面放了好幾把椅子,彷彿這樣可以讓他們安全一些似的。

在上床以前,老婆婆道:「他有劍,那他肯定是壞人。一個農夫,怎麼可能會有劍?既然他是壞人,那另外兩個人肯定也是壞人。」

老頭兒覺得老婆婆分析得對,於是道:「都是你,想要憐憫他們,怕他們冷,還想讓他們來家裡睡。好在沒讓他們進來,他們進來咱們就真的麻煩了。」

老婆婆道:「這就叫婦人之仁,我以後再也不婦人之仁了。」

老頭兒道:「我和你說,他們想給的洗被子的錢咱可別要了,要壞人的錢,會被壞人記恨在心的。」

老婆婆道:「那是不能要了。」

兩人正說到這兒時,突然聽到外面有個聲音說道:「兩位老人家,你們在房間里嗎?」

外面說話的人正是齊方,他剛才拔劍以後,看到年邁的兩個拔腿就跑的身影後來進了院子,方才意識到剛才提著燈籠的人是借他被子的那兩位老人家。

他還意識到,自己拔劍的動作嚇著兩位老人家了。

他本來想就這麼繼續睡的,後來想到,萬一兩位老人家一夜驚慌失措睡不著,再出點什麼事,自己可就罪過大了。

他正想著時,就見自己三公子也已經不知何時醒了。

他對三公子道:「我可能嚇著兩位老人家了。我得安慰安慰他們去。」

陸世康道:「快去。」

齊方於是提著老婆婆留下的燈籠,翻越他們的牆頭,來到了他們院子里。

院子裡屋子至少有七八間,正屋四間,東西兩側還有幾間側屋。

在燈籠的照射下,可以看出院子里還零零散散地種著一些樹木,有的低矮,有的高大。

院子靠東有個假山,假山那兒本來應該有水,現在是乾涸的。

看樣子這戶人家確實比一般的農家要富裕一些。

雖然所有的屋子都沒有亮燈,但他卻分辨出了兩位老人家住在正屋的東間里。

因為他聽到了他們的交談聲。

他提著燈籠走了過去,並且問了剛才那句話。

誰知道在他話音落後,裡面的交談聲便嘎然而止。

他意識到自己大概又嚇著兩位老人家了,於是趕緊道:「兩位老人家,我們真不是壞人。你們的牆頭對我和我家公子來說,想要翻越是輕而易舉之事,但是,我們沒有這麼做,我們寧願在外面凍著,也不想不經允許便借宿你們家裡。這說明,我們是有原則的人。像我們這種有原則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壞人?」

過了片刻,他聽到裡面老頭兒的聲音傳來:「你剛才是翻了我家的牆頭進來的?那你不好好在外面睡你的覺,翻我家的牆頭幹嘛?」

齊方聽出老頭兒的聲音仍然有些警惕,於是道:「我是想把你們的燈籠還給你們,並且順便來告訴你們,你們不必心驚膽戰一整夜,我們不會動你們的任何東西,也不會把你們怎麼著,你們安安心心地睡吧。」

他沒聽到裡面的迴音,於是又說了一句:「我把你們的燈籠放窗台上了,我先回去睡覺了。」

說著,他把燈籠放在了窗台上,然後轉身離開窗前,往牆頭處走,他要去外面繼續睡覺了。

在他剛剛走到牆頭處,打算翻牆頭時,突然聽到一聲叫喊:「小夥子,且慢!」

是老頭兒的聲音。

齊方於是停了下來,迴轉身看了一眼,見老頭兒正站在正屋門口,他於是道:「老人家,您叫我?」

老頭兒道:「我現在確信你們是好人,現在你們進來睡吧,外面冷。」

齊方沒想到事情會出現這樣的轉機,驚喜道:「我們真的可以進來嗎?」

老頭兒道:「小夥子你是信不過我嗎?快去把他們一起叫進來睡覺。」

齊方連忙翻了牆頭,到了外面的樹林里。

他來到樹林里三公子面前後,立刻驚喜地告訴了他事情所出現的轉機。

接下來,陸世康抱著仍在沉睡的青枝,齊方牽著兩匹馬,一匹馬上放著一床被子,三人兩馬往那老頭兒和老婆婆的院門處走去。

他們到達院門處時,門已經被老頭兒打開了有一會兒了。

因為這兒房屋不少,所有齊方便自己一個人一間房間。

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從來都喜歡獨處而眠的三公子,卻把孔大夫抱到他那間房間里去了。

他猜測三公子是怕孔大夫又不見了,所以才要時刻和他在一塊。

要知道,孔大夫可消失了兩次了。也就是說,已經折騰了三公子兩次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6章 我們是有原則的人

8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