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你這樣走路太慢!

第46章 你這樣走路太慢!

齊方實在擔心自家三公子再遇不測,下山時本來是走著的,後來便跑了起來,回來路上也是一路疾奔,遠遠看到自家三公子在原地安安全全地站著,一路上的緊張心情這才鬆弛下來。

但他很快就看到,吳山趴在剛才三公子坐過的石頭上,神情看著似是強忍劇痛。

「發生什麼了?」齊方問。

「我被孔大夫給壓著了。」

「什麼?你怎會被孔大夫壓著?」齊方吃驚道。

「他從樹上掉下來,就壓著我了。」

「什麼?他從樹上掉下來了?」

「他上樹摘樟果吃,剛好掉下來砸我背上,把我砸趴下了。」說著「哎喲」了一聲。

「啥?摘樟果?」齊方有些莫名。

「孔大夫說此果有各種好處,所以便上樹摘了,誰能想到,他摘樟果,倒霉的卻是我......」

吳山撇了撇嘴。

青枝有些難為情,上前說道:「我來給你把把脈吧……」

雖然她認為他應該沒事,聽他聲音底氣十足,判斷他最多皮外傷,若有內傷及骨傷的話,他不會是現在這副情景。但作為大夫,她需要確認一下。

吳山伸出手,將手搭啦在石頭邊上,「那有請孔大夫了......」

青枝把了片刻,又將手在他背上摸了一遍,道:「內里無事,但這皮外傷也要養個幾天......」

「那,誰給我家三公子鋪床疊被?」吳山想到,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什麼也不會的。

齊方專門負責保護三公子,王呂專門負責趕馬車。若自己在床上躺幾天,不得三公子自己鋪床疊被?那可怎麼行?

三公子可從出生起就沒自己動過手!

「孔大夫能幫著嗎?」吳山想來想去,似乎只有孔大夫合適,因為,齊方和王呂一看就是粗人,什麼也幹不了。幹了肯定也幹得毛毛糙糙,他還記得有次他有事讓齊方幫過幾回忙,結果齊方几乎次次將事情搞砸。

讓他幫忙給三公子的衣服熏香,結果他將衣服給點著了。

讓他給三公子端洗手水,結果他竟端了滿滿一盆,還不小心將水撒地上了。

夏天到了,讓他給三公子換個被子,結果人家愣是拿了個更厚的被子。

讓他陪三公子下棋,他走了幾步便說:「這可不是我這粗夫能玩的!」就遠離了棋桌。

至於王呂,更是只趕過馬車。

雖然有讓孔大夫當下人之嫌,但,這可是他造成的!誰讓他上樹摘樟果還掉自己身上!

「我......恐怕不行。」青枝沉默片刻回道。

干別的事可以,鋪床疊被之事,她絕不會幹。

萬一陸世康再趁機對自己做些什麼,那自己的一輩子就完了!

齊方連忙道:「我來吧。」

被解了圍的青枝這才鬆一口氣。

「你?」吳山看了齊方一眼,「算了,你就你吧……」

齊方這才想到自己手裡還拿著剛才在山下買的吃食,於是對他三公子說:「三公子,我買了幾樣吃食,快嘗嘗......」

「不用了。」陸世康答道。

「什麼?三公子你不是餓了么?」

「剛才是吳山說他餓了,給他吧。你們一起吃便是。」

齊方知道三公子是有一說一的人,於是將吃食拿給吳山。裡面有三種食物,分別為雞腿,桂花糕,葡萄。

又想到孔大夫就在邊上,走到孔大夫邊上,用手遞給孔大夫。

「我現在不餓。」

當著陸世康的面在山上啃雞腿?她做不到!

「孔大夫是擔心在山上吃東西破壞自己的完美形象,你們不必給他……」陸世康悠悠道。

「那你又是為什麼不吃?不是你要齊方去買的嗎?」

「本公子體諒吳山,他說他餓了。」

「可你剛才卻讓一個餓的人去買吃食!」

這說得通嗎?

「餓的人因為餓會更快去回,因為他想早點吃到東西......」

青枝不打算再與他理論,這個人總有各種歪理邪說。

上次在柳左巷他能將自私說得那麼理所當然,她便領教過了。

等幾個人吃完后,王呂和他在山下找的登山轎也到了。

「吳山,上轎吧。」陸世康道。

「不不不,還是公子你上轎吧。」

自己一個下人大咧咧坐在轎上,卻讓尊貴的三公子走著下山?

那怎麼行!

「少廢話!」

吳山便聽話的坐了上去。

這是他平生第一次被人抬著走路,說起來,他還得感謝孔大夫?

王呂叫的轎夫抬了吳山往山下走去。

齊方和王呂緊跟在轎子後面。

青枝和陸世康跟最後面。

兩人一時無話。

見自己竟是與陸世康並排走著,青枝便刻意慢了一步,走在了後面。

剛走沒兩步,她便覺察到一走路自己膝蓋處便疼痛難忍。

剛才自己掉下來時膝蓋肯定是著地了。

不然不會這麼疼。

剛才一直顧念著吳山的傷勢,所以自己的卻沒怎麼留意。

眼下一走路才注意到自己膝蓋原來也疼得不行。

她彎腰揉了揉自己的膝蓋。

但揉是沒用的,越揉越疼。

她忍著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在後面。

眼看陸世康和齊方他們已經越走越遠,她心裡倒更開心了,就這麼一步步走回去吧。

反正路途也不甚遠。

走片刻歇歇,再走片刻,再歇歇。

在拐彎處,她看到陸世康往後看了一眼。

接著便看到他返了回來。

「孔大夫行走不便?」他走到她身邊后,在她面前停了下來。

「不用你操心!」

「孔大夫看來胃還在寒涼,孔大夫不拿個剛才摘的樟果吃么?」

「我想吃什麼和你有什麼關係?」

「剛才孔大夫爬樹的姿勢......」他拉長聲音玩味似的說道。

「你!」青枝沒料到,他果真看到自己爬樹了。

「......還挺特別的!」他嘴角微揚。

他居然說自己爬樹的姿勢還挺特別的?他什麼意思?

是在嘲笑自己么?

回想自己剛才爬樹的情景,也許在他看來,大約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為什麼自己在他面前總出洋相?

這到底是為什麼!

命運總在和自己開玩笑!

走著走著,他突然停下,伸手往上夠著,青枝抬頭一看,竟然是一顆樟樹,他摘了幾顆樟果,往她遞來,「吃了可消氣。」

她打落那幾顆樟果,道:「誰要吃你的手碰過的東西!」

「我碰過的你便不要?」他嘴角微微上揚。

「對。我嫌臟。」

他突然將她橫腰抱起,「你這樣走路太慢!」

彷彿在回應她剛才那句話,這身子他抱過了,你還要不要?

「你放我下來!」她懊惱說道。

「你以為我是為你?我是擔心吳山不能儘早用藥。」

青枝氣結。

明明想占自己便宜,偏還說的好像很有理似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你這樣走路太慢!

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