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發生了什麼

第469章 發生了什麼

天色仍然暗淡,四周一片靜寂。

乾冷乾冷的風吹拂著青枝的面孔。

她拉著板車在山路上走著。

要說發生了什麼,還得從三刻鐘以前說起。

三刻鐘以前,她睜開眼睛的一瞬間,便感覺到自己竟然睡在一張床上。

房間里一片漆黑,寂靜,房間里有沒有其他人,她並不確定。

她想起昨夜自己喝了幾杯酒,所以,自己之所以躺在這張床上,定然是因為自己在昨夜喝了幾杯便醉倒了,被別人抬進來或是抱進來的。

她伸手張了張手臂,感覺到自己身側並沒有人,所以她便明白了自己一個人睡著一張床。但她旁邊有沒有別的床鋪,她是不是和其他士兵睡在同一個房間里,她就不知道了。

她猜測自己睡覺的這個房間是昨夜喝酒的那戶人家的房間。

而她很快就想到,也許自己可以趁機出逃。趁其他人都還在睡覺之時,趕緊逃之夭夭。

現在不逃,便再也不可能有機會逃走了。

於是,她悄悄起床,因為怕房間里有人,她擔心點燈會驚醒房間里的人,便摸著黑找房間的門。在找房間的門的過程中,她的腿碰著了另一張床,於是她明白了,這房間里除了她睡的床,還有其他床。至於這房間里到底有幾張床,其他床上有沒有人,她就不能確定了。

摸著黑輕手輕腳找到了門的所在位置,她在門后摸到了門閂,小心翼翼地將門閂往右邊推,還好,沒出什麼大的聲響。

開門走出門后,因為擔心關門聲會驚醒其他人,她連門也未敢關,便來到了門外面。

此時外面有一點光亮,能讓她看出院子里的輪廓,她發現,這片院子竟然不是昨夜喝酒的那片院子。首先這個院子里的房屋布局便和昨夜那家有極大的差別,而且,院子大小也不一樣,這個院子要大多了,而且,那戶人家院落里有一棵大樹,這片院子里沒有大樹。

這個發現讓她震驚不已,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個院子里的,又是誰把她弄進來的。

她猜測,大概是因為昨夜喝醉了,大家都不便回兵營,所以大家就在村裡借宿,她認為自己現在在的院子肯定就在喝酒的那戶人家邊上。

走到院門前,她將院門的門閂打開,往兩邊看去時,就著微弱的光線,她才發現這個村子大概只有幾戶人家,而且每戶人家都離得有些距離,和喝酒的那個村莊戶挨著戶完全不同。

怎麼,連村莊都不是昨夜的村莊了?

她不想再猜測下去昨夜到底發生了什麼,既然現在有逃跑的機會,她決定立刻跑掉。於是,輕手輕腳出了這個村子后,她拔腿就往南跑。

跑了一小會以後,她迴轉身看了一眼,見遠處似乎有個影子跟在自己後面,她想跟著的人必然是那些士兵中的一個了,他肯定是發現了自己醒來以後來就逃跑了,所以才跟在自己後面。

眼下那人在自己後面百來丈遠處。

她希望能尋個藏身之處,但是,四周都是山,山上是冬季的光禿禿的樹林,哪裡有什麼可以藏身的地方?

往前看時,她看到離這兒半里路遠的山路邊上有一個村莊,她決定看看能不能在那個村子里找到一個可以防身的工具。她已經不指望找到藏身之處了,那個村子看樣子也就是十來戶人家,而後面的人見自己在村子附近消失的話,肯定會到那個村子里尋找自己的。

只要他願意找,那麼小的村子,自己就一定會被他找到。所以,她唯有找防身的工具,趁他不備時,給他一擊。

於是,她奮力往前跑。

跑到那片村落時,她便在村道邊上的一棵樹下撿拾了一塊磚頭。

然後,她往村裡走了幾丈遠,來到一戶人家的牆邊,依在那兒等待著。

她並沒有在牆邊等待太久,便聽到了村外傳來的腳步聲,腳步聲聽起來很是急促。

當腳步聲越來越近時,她知道他也來到村子里了。

當腳步聲就近在咫尺時,她的心「砰砰」跳得厲害,她擔心自己手上的磚頭無法給那人致命一擊。

當感覺到那人的腳步聲已經來到她在的牆角處時,她立即閃現,對準那人的頭就那麼砸了過去。

那人說了聲「孔大夫,我是……」便倒了下去。

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磚頭,沒意料到自己竟然砸得這麼准,一下把來人砸昏了。

她聽出來了,這人的聲音是那位「許秦」的。他沙啞的聲音很有辨識度。

他沒說出口的話是什麼?是「我是許秦」?

她猜測肯定是這樣。

將他一下子砸昏以後,她想要立即離開這兒,因為她尋思等會肯定還有人來找自己。

但是,她剛想離開這個村莊繼續往南走時,突然想到自己這樣離開似乎並不安全,萬一等會遇到那伙打獵的人,而自己還是現在的打扮的話,不是一下子就會被逮住?

那不是白逃出來了?

所以,她必須喬裝打扮一番。

她決定在這個村子里借身女裝,頭髮也梳成女子的樣式。

那伙打獵的人並不知道自己是女子,肯定想不到自己會身穿女裝的,重要的是,自己裝扮女子會極像女子,不會那麼讓他們起疑。

於是她先敲了一戶人家的院門,因為現在已經快天亮了,現在敲人家的院門倒也不會過於打擾人家的清夢。

沒多久有人給她開門,是一個少年。這少年提著糊了紙的油燈,燈光之下,可以看出他年約十六歲,身材中等,眉清目秀。

那少年提著燈籠看了她一眼后,道:「我不認識你,你找誰?」

青枝道:「這位小弟,我就找你。」

這少年疑惑道:「找我?找我做什麼?」

青枝道:「我找你借身女子衣服。是這樣的,我是一個被土匪看上的村姑,現在好不容易男扮女裝逃回來了,得換回女裝回家去,免得我那個村裡的人胡說八道。」

大概因為她長得比尋常男子要矮,且膚白清秀,所以那少年倒對她的話沒有表示懷疑,只是道:「不好意思,我家沒有適合你的女子衣服。我家的女子衣服只有我母親的衣服,都很寬大,只適合她這個年齡的人穿,你要是想借女子衣服,可以去隔壁,我家隔壁住著一位姑娘。」說起那位姑娘時,這男子的聲音里有一絲柔軟。

青枝猜測到了他的某種秘密。他對他隔壁的那位姑娘懷有的大概就是那種青梅竹馬式的感情了。

她於是來到他家的隔壁。因為他家在村子最東邊,他隔壁只有一家,所以他說的隔壁就是他家西邊的那戶人家了。那少年或許是因為想要幫她,也或許是因為想要藉機見邊上的那位姑娘一面,所以跟在她身後。

她來到他家西邊那戶人家后,敲了敲門。不久,一個中年男子提著燈籠開了門。

這中年男子看了看青枝,又看了看青枝身後的那位少年,問:「三安,這是誰?」

這位被他叫作「三安」的少年道:「她是一個村姑,被土匪看上了,現在女扮男裝逃出來了,剛才她敲我家的家門想要借身女子衣服,好回她自己家去。我家沒有適合她穿的衣服,我便讓她來您家這兒借了。」

這中年男子又看了一眼青枝:「姑娘,你被土匪看上了?」

青枝面不改色道:「是的。」

中年男子道:「逃出來了便好,不過,你為什麼不就穿著這樣回家呢?」

青枝道:「叔,您也知道,村裡人最愛說閑話了,我失蹤那麼久本來就會讓他們各種猜測胡說了,要是我再穿著男裝回去,天知道他們會說什麼?我穿著女裝回去,可以和我村裡的人說,我是走親戚去了,要是我實話實說,告訴他們我被土匪搶走了又逃出來了,我這輩子別再想嫁人了。」

中年男子點頭道:「這倒也是。這樣吧,你就穿我家姑娘的衣服回去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9章 發生了什麼

8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