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一件道具

第471章 一件道具

中年男子道:「這兩個月,她根本不怎麼和我們說話,讓她出去見人也是躲躲閃閃,不愛見人。」

青枝問:「我可否與她談上片刻?」

中年男子道:「自然可以。」

中年男子說著帶著青枝來到少女的東耳房門口那兒,敲了敲門,然後道:「香兒,開門,那位從土匪窩逃出來的姑娘要和你聊上片刻。」

少女在裡面說道:「我不愛與人聊天。」

中年男子道:「她懂些醫術,包括心疾,你開門和她聊會,快點!」

少女沒再吭聲,過了一會兒,她開了門,聲音裡帶著些不情願道:「進來吧。」

青枝進去后,見她房間的布置和她以前在許多鄉下行醫時看到的閨房類似,整潔,乾淨,雖然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無比溫馨。

房間里靠床頭的桌子上點著油燈,照著少女有些憂愁的面孔。她此時已經坐在了床上。

青枝站在房間里,開門見山道:「聽你父親說,你最近有些心事?」

少女坐在床頭,頭也不抬地看著油燈道:「還不是他們逼的?」

青枝道:「姑娘何出此言?」

少女道:「我父親沒告訴你吧?他要將我嫁給鎮上錢家的四少爺,那錢家四少爺就是個花心大少,家裡已經有了正室,還有了三個妾室,然而,他又看上了我,非要我父親將我許配給他。我父親和我母親覺得他家是富貴之家,有利可圖,就同意了。但我可不同意。他們再催我,我就一死了之。」

青枝覺得這事有些難辦了。古代都是父母包辦婚姻的,她不同意也大概沒有什麼法子。她試探問道:「姑娘,你是不是喜歡隔壁那個三安?」

少女臉刷得紅了,只不過油燈的光線太暗,青枝不太看得清她的臉上的顏色的變化。

青枝見她不答,當她默認了,於是道:「你放心,我會替你說服你父母,讓他們退了和錢家四公子的婚事,同意你和三安的婚事的。」

少女臉上閃過一絲驚喜:「當真?」

青枝道:「我會盡量說服他們的。」現在她可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說通。

能不能說通,好得看她父母是什麼樣的人。

她出了少女的耳房,來到外面。

那對夫妻都在院子里站著,見她出來,一起問她:「有沒有開導好她?」

青枝道:「需要開導的人是大叔大嬸你們二位,不是她。」

那對夫妻同時道:「什麼?要開導的是我們?我們不用你開導,我們可沒有心疾。」

青枝道:「你們雖然沒有心疾,但是你們對女兒的婚姻大事的選擇上,卻是誤入歧途了的。」

中年婦人不解道:「如何誤入歧途了?」

青枝道:「你二人不顧女兒反對,非要她嫁給一個花心的富家公子,便是誤入歧途。」

中年男子道:「我們無非是想她以後不吃苦,再說了,現在哪個富家公子沒有個三妻四妾?三妻四妾就叫花心了?別的姑娘想被富家公子看中還沒機會呢!」

青枝知道古代人想法不一樣,要說服他們並非易事,捋了捋思緒后,她道:「不如你們想想以後可能發生的兩種畫面,第一種,你們把女兒嫁到錢家的畫面。因為你家女兒是個當妾的,一輩子在錢家也無非是個外人,抬不起頭來,縱然她可能會得到短暫的寵愛,但年老色衰以後,便可能失寵。而她嫁過去以後,想回來也不是那麼容易了,每次回來,你們見到的她大抵是憂苦的臉色,她的孩子因為非正室所生,在錢家同樣抬不起頭來,你們把她嫁過去,看似她以後衣食無憂,但她的精氣神,她一輩子的幸福,實則被你們給毀了。」

她頓了頓,繼續說道:「現在你們再想象一下第二種畫面。你們應該也知道,她喜歡的人是三安。三安這個小夥子我剛剛見過,是個可靠的人。若她和他成親了,以後雖然家境一般,但卻能一輩子享受寵愛,而因為你們兩家距離這麼近,你們隨時都可以見得到女兒,你們見到的你們的女兒臉上不會是憂苦的,而是開心的,她以後生了孩子,你們也可以時常見到,雖然孩子可能沒有在錢家那麼衣食無憂,但是他是父母愛情的結晶,他的成長里沒有母親被冷落的苦惱,他也會快樂地成長。

「選擇錢家,你們會孤單,女兒會孤單,她的孩子也因為不是正室之子受人排斥而在煩惱之下成長。選擇三安,你們可以盡享天倫之樂,女兒幸福,你們的外孫也會樂觀地長大。這兩種畫面,讓你們選擇,你們想選擇哪一種?」

這對夫妻一時無言。

青枝又道:「我行醫時看過許多的富家人的故事,可以說,在富貴人家裡面孤單一輩子的姑娘多了去了。但我今日見你夫妻二人,雖不是富貴人家,但卻夫唱婦隨,幸福美滿。你們自己可以耐得住貧窮幸福地過一輩子,因何就非要女兒去富貴人家被人作踐?」

中年男子到底是更心疼女兒,他這時說了一句:「姑娘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接下來我知道該怎麼辦了。」

中年婦人也嘆息了一聲之後說了句:「我們本來也是有點猶豫的,今日徹底被你點醒了。」

青枝知道自己勸說已經湊效,道:「我替你家女兒謝謝你們了。」

中年婦人對中年男子道:「這樣吧,她爹,我們把板車讓這姑娘拉去吧,拉個板車不太容易被人注意到,這姑娘也安全些。我們等會可以去三安家借個板車,木柴家裡還多的是……」

中年男子道:「這木柴還得再加點,我們趕緊再往裡添。」

夫妻兩繼續往板車上抱木柴,青枝也幫著抱,她決定了,自己回到江北城后,還是得來還他們板車錢和木柴錢的。她這人不能欠別人的人情和錢財。剛才雖然是幫他們化解了一個難題,但這是不可以用錢來衡量的。

板車上木柴已經放滿以後,青枝道:「可以了,我得趕緊出發了。小女就此別過兩位。」

中年夫妻同時說了句:「路上小心。」

青枝拉著板車出院門時,聽到後面有少女的聲音傳來:「姐姐,謝謝你了。你路上小心點。」

原來,她剛才已經聽到了青枝和她父母的談話,只不過之前沒現身。

青枝迴轉身,看了依在門邊的少女一眼,道:「請妹妹放心。」

出了這家的院門,她便拉著板車往東邊的山道走去。

那兒有一條朝南的路,可以通到江北城。

在村道邊緣,路過那位被她打昏的「許秦」時,她先是彎腰探了探他的鼻息,見還有氣,於是便將板車繞過他,繼續趕路。

往前走了幾步后,她突然想到他在玉兒姑娘家裡說的那句暗地裡形容自己的話:「萬物之美比不上她的美,萬物之超然比不上她的超然。」

於是她想到,不管怎麼說,他倒是個真喜歡自己的。而且,他說的那句話確實很是感動了自己一把。

雖然自己對他無感,但是,現在把他放在這兒,萬一他遇到什麼危險呢?萬一這村裡的人把他當成土匪給打死了呢?畢竟自己說過自己是從土匪窩裡逃出來的。那對中年夫妻看到他可能會自然而然就想到土匪。

再一想,他右上臂還有傷,要是沒有大夫給他換藥,他那傷口必然會潰爛。

她繼而想到,就算他醒了,對自己大概也沒什麼威脅。她可以求他,讓他不要再把自己帶到兵營里去。既然他喜歡自己,那麼自己的請求多半可以成功。

因此,在路上手持板車的扶手站著思慮再三,她迴轉了身,推著板車又回到了他邊上。

她把板車上的木柴先暫時放了下來,然後把他放在木柴下面,再把木柴放在了上面。

好在這個板車後面有攔著木柴的一個板子,可以讓他的腳不至於露在外面。

這樣將他藏好后,她就開始拉著板車上路了。

若有周靜的士兵找到自己,自己就告訴他們,自己是拉著木柴去給一個大戶人家送柴的村姑。

她拉著板車一直往前走,天色漸曉時,她的衣服的顏色便顯現了出來。

那是淺藍色的短襖,洗得已經有些發白了。

褲子是淺灰色的,同樣已經洗得發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1章 一件道具

8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