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真是個礙事的人

第472章 真是個礙事的人

拉著一車木材,板車上還有一個身材高大的人,走的還是高高低低的山路,可把她累壞了。

沒多久,她就一身汗了。

而她擦汗的時候,故意把自己的臉用被汗水打濕的手弄的臟點。這種自然而然的臟,往往不會讓人起疑。

天全亮以後,她迴轉身往板車上看了一眼,發現從木柴的空隙里能看到許秦的衣服,畢竟木柴不同於茅草,無法遮的嚴實,於是她停了下來,去兩邊的山上拔了兩抱茅草,放在了木柴上面。

放了茅草以後,她再往板車上看時,便看不到許秦的衣服了。

就在她拉著板車路過一個拐角處時,突然聽到身後有馬蹄聲傳來。

當下她沒有回頭去看來者何人,只是繼續拉著板車向前。

馬蹄聲越來越近,她靜靜等著他們路過。

她尋思著現在天色還沒全亮,這麼早出門馬蹄聲又這麼急切,那麼馬上的人最有可能是周靜的士兵了。

若是他們,他們必然會在自己面前停下來,要麼向自己問路,要麼觀察自己。

當馬蹄聲在她身後突然變慢時,她意識自己猜對了。

馬蹄聲變慢以後,馬匹轉眼間到了自己前面停了下來。

她抬頭看了一眼,見面前的人有十人左右,個個都騎著馬,她認得出來,這夥人正是那批打獵的士兵。

離她最近的一個士兵,即周靜的親信士兵,此時坐在馬上居高臨下俯視著她問道:「這位姑娘,你有沒有看到三個男子從這條路上路過?兩個高個子的,一個比他們矮半頭的。」

這人話音落後,她心裡想到,他們因何找的是三個人?她自己逃出來了,那位叫許秦的大概發現她逃走,也出來找她了,但這也只是兩個人,聽這人所說,他們這夥人裡面加上自己總共少了三個人?還有一人是誰?許秦的小弟?

她回答道:「未見過。」說話間抹了抹臉上的汗水。

那士兵剛想命令大家離開,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車上的木柴,又問:「姑娘,你怎麼一個人拉著一車柴上路?你家的男人呢?」

青枝嘆了口氣,道:「窮苦人家的孩子幹活哪裡分什麼男女?我若不幹活,我父母便多干一份,我父親和母親身體都不太好,家裡弟弟妹妹又都還小,所以也只能我多幹了。」

那士兵又問:「那你拉著這麼一車柴是要去哪裡?」

青枝道:「這車柴是要給一個大戶人家送去,他家今日嫁女兒。我家裡欠了他們的田租,送這麼一車柴,無非是希望他們能讓我們晚點交租金。」

此時後面的一位士兵悄悄對另一個士兵道:「你有沒有發現,這個村姑有點像孔大夫?」

前面問話的周靜的親信士兵也聽到了後面的士兵的低語,此時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青枝,也覺得眼前的女子的臉蛋和眼睛和孔大夫甚像,於是他的神情立刻變得無比嚴肅,對青枝道:「這位姑娘,你長得很像我們要找的人。」

青枝睜大眼睛,道:「我?我長得像你們要找的人?你們剛才不是說要找三個男子嗎?怎麼,其中一個男子長得和我像?怎麼,那個人長得竟然像個女子么?」

周靜的親信士兵道:「我看,你莫不是孔大夫裝扮成的?」

「孔大夫?」青枝裝作驚訝的樣子看著他們,「怎麼,你們找的那個像我的人是一個大夫?你們找一個大夫做什麼?你們家裡有人生病了?」

周靜的親信士兵道:「少廢話,我看你就是孔大夫吧?」

青枝面不改色道:「可惜我只是村姑,不是什麼大夫,你們家裡要是真有人生病要找大夫,趕緊去找那個孔大夫,別在這兒浪費時間了。我可不敢耽誤各位的寶貴時間。我看,你們這麼多人,是什麼大戶人家的小廝吧?既然是小廝,卻穿著農夫裝,莫非那戶大戶人家最近家道中落,給你們買不起衣服了?」

周靜的親信士兵不耐煩道:「孔大夫,你就少來裝模作樣了。」

青枝道:「我怎麼聽著你的口氣和那大夫是有仇似的?怎麼,他沒把你們家主人的病給看好?所以就成了你們的仇人?但是你們和他有仇,也不能在路上看到一個長得有點像他的人,就把仇恨轉移到無辜的人身上啊。我確實不是什麼孔大夫,我就是後邊村子里的村姑而已,我還得趕緊去給人送柴去,你們莫要再攔住我的路了。」

青枝說著便拉著板車,想要往前走。

周靜的親信士兵此時立刻跳下了馬,攔住她的去路,對她道:「在無法確定你是不是孔大夫之前,你必須要和我們走一趟。」

青枝冷然道:「怎麼,你們敢情是來強搶民女的?只不過找個由頭而已?什麼孔大夫,敢情根本不存在這麼個人吧?你們要是真敢強搶民女,我就敢去官府告你們去。你們看看,我哪裡有一點男子相?」

說話間她將袖子掀起,讓他們看到自己潔白纖細的手腕,接下來她對周靜的親信士兵道:「你過來,我讓你看看,我到底是男是女。」

周靜的親信士兵道:「你說吧,你怎麼證明你是女的?」

青枝道:「男子有喉結,女子沒有。我抬頭咽下口水你們看看,我可有喉結?」

平日里她在兵營時穿著的衣服的衣領都頗高,可以遮住自己的脖子,所以,在兵營里,沒有哪個士兵看到過她的脖子。

周靜的親信士兵認可她的辦法,道:「好,你把衣領扒底些,咽下口水,我看下你到底是男是女。」

青枝於是把衣領扒底了一些,露出自己潔白修長的脖子,接下來她抬起頭,咽了一口口水,在她咽口水的時候,所有士兵都看著她的脖子,想看看有沒有喉結。

在她咽了好幾口口水后,便把抬起的頭低下,對周靜的親信士兵道:「不知這位大哥剛才可看清楚了?我有沒有喉結?」

周靜的親信士兵沉默了片刻,道:「我沒看到你有喉結。」

「那你們可以放我走了嗎,我要是去丁家去晚了,到時候會挨罵的!」

周靜的親信士兵喃喃自語道:「但是,怎麼會有那麼像的人?」

他這話不是對任何人說的,是他自己的感慨罷了。

青枝道:「聽你們話里的意思,那位孔大夫像個女子,既然他有女子之相,那和我像有什麼稀奇的?好看的人長得都有些相似,因為都是皮膚白,大眼睛……」

周靜的士兵沒怎麼聽到她的話,他此時在想著,若眼前的女子是孔大夫,那麼她不可能孤身一人走在山間小路上,她一定是和那對許家兄弟一起的。

他現在已經確信,那對許家兄弟就是為了救孔大夫出去才進的兵營。要不然那麼多巧合無法解釋。比如,為什麼許秦剛好受傷,還非要孔大夫去給他醫治?比如,怎麼那麼巧那戶人家就買了那麼多酒,還被許秦的小弟給買下來了,而且他還要請大家喝酒?再比如,勸他喝酒的人正是許秦的小弟,很顯然,他就是想把他灌醉,然後救孔大夫出去的。

既然他們本來就是為了救孔大夫的,那怎麼可能讓孔大夫一個人孤身上路?他能看得出,許秦和他小弟是練過一些功夫的,而孔大夫卻是一看便知一點功夫也沒有的。

所以,正因為突然想到這一點,他認為眼前的女子並不是孔大夫,而既然已經斷定她並非孔大夫,那他就不想在這兒浪費時間了,於是,他轉身躍上馬,對他身後的士兵們道:「走,咱們繼續往前。」

看著他們騎馬走遠后,青枝方才鬆了一口氣,剛才她表面上裝得若無其事似的,實際上心裡不無緊張。

看了一眼那伙人的背影后,她又開始拉著板車繼續行路。

現在,她有點後悔把那位許秦弄到板車上來了,板車上要是沒有他,她拉著板車走山路會輕鬆多了,現在,她不知道自己該拿他怎麼辦,難道她要一直這麼拉著他走著?一直拉到江北城?

那得幾日才能抵達?

而若放把他扔在半路上,他會不會在醒來之前被山上的野獸吃掉?

還有,拉著他走路,一路上的吃和住宿又該怎麼解決?把他放在車上,自己去住宿,那他會不會凍死在板車上?

「真是個礙事的人。」她心裡想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2章 真是個礙事的人

8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