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孔大夫,有沒有人說過你眼睛不好?」

第474章 「孔大夫,有沒有人說過你眼睛不好?」

沿著腳印一直走,他來到了山林深處。

遠遠看到一個身穿淺藍色短襖的村姑模樣的人站在一棵樹上,正往嘴裡塞著樹上結的奇形怪狀的果子。

現在那棵樹距離他有二十來丈遠,而樹上的村姑正背對著他,是以,他以為樹上之人就是附近村裡的。

在他往前走的過程中,那位村姑轉了個方向,摘其他樹枝上的拐棗。於是他便看到了她的側面,那是他絕對不會認錯的側面。

他繼續往前走。

到了樹下時,他抬頭往樹上看,並悠然道:「孔大夫,這種果子能吃?」

青枝在樹上正摘著拐棗,聽到他的聲音,急忙往下一看,見那位許秦正站在樹下,他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過來,還準確無誤地找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還準確無誤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而且,她的女子裝扮竟然被他一眼識破!

她一時有些懊惱,對他道:「能吃!但我不會給你摘的!你想吃自己上來!」

說完這些她又後悔了,因為她可不想和他站在同一棵樹上摘果子吃。

若是這個人對自己沒有企圖倒也罷了,他對自己不停示好讓她只希望他能離自己遠些。

她話音落後,卻聽這位許秦道:「孔大夫,有沒有人說過你眼睛不好?」

他的話外之意是,這麼久以來她竟然沒有認出自己。

青枝以為他的意思是他如此風度翩翩自己還有眼無珠看不上他,於是接過他的話道:「有的人自己愛自作多情,可不是本大夫眼睛不好。」

陸世康道:「哦?」

青枝不想理他,繼續摘拐棗吃。

摘了幾個以後,無意中低頭看時,就見他正饒有興緻悠然自得地負臂而站,一邊還在抬頭看著自己,一時之間她有些氣結,沒好氣地道:「這位……」,說到這裡時她停頓了一下,因為後面她本來想說「大哥」兩個字的,但現在實在不想對他表示尊敬,於是免去了稱呼,接下來說道:「你能不能別往上看?」

陸世康道:「孔大夫未免有點自作多情,許某隻是在看樹。」

青枝道:「樹也不能看!」

陸世康道:「怎麼,樹是孔大夫栽的?」

青枝道:「你沒事幹就可以回去了,回你的兵營去。」

陸世康道:「許某還未報答孔大夫救命之恩。你拉著許某走了這麼遠的路,想必很累了。」

青枝道:「你不要跟著我便是對我的報答了,你不怨恨我打暈你也是對我的報答了。」

陸世康道:「孔大夫,其實我是……」

青枝趕緊打斷他道:「我不想知道你是誰!少套近乎!你再怎麼套近乎,我也懶得多理你的。」

陸世康看著她,突然轉變了心意,此前,他一直想讓她趕緊知道他是誰,現在么,他倒想多看看她抗拒自己扮演的這位「許秦」的種種懊惱之態。

這種樣子,平常可看不到。

有時候,說出真相便意味著枯燥乏味。

所以,他看著她摘下一個果子塞過嘴裡以後,道:「孔大夫如此抗拒許某,可是因為已經有了心上之人?」

青枝見他想探問自己的秘密,道:「和你無關!」

陸世康道:「既然許某已經喜歡上了孔大夫,孔大夫的一切便和許某有關了。聽孔大夫的意思,孔大夫已經心有所屬?」

青枝道:「姓許的,你問的似乎太多了!」

她只想安靜地吃個棗而已,怎麼就這麼難!

這個許秦竟然一直站在樹下,想必是等自己下了樹和自己同行?

他到底想幹什麼?

他難道還想因為自己當逃兵不成?

再者,他等會不會再把自己拉到周靜兵營里去吧?

這倒是很有可能的。

他是周靜兵營里的人,而自己若是離開了兵營,他就不可能再見到自己了,所以,他肯定還是希望自己回到兵營里去的!

那自己不是白逃了!

想到這兒,她低頭看了他一眼,道:「姓許的,你不要妄想我跟你回到兵營里去。我勸你還是離開吧。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從此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陸世康道:「許某沒想到要把孔大夫重新帶到周靜的兵營里去。」

青枝有些意外,問:「那你想把我帶到哪裡去?」

陸世康道:「許某隻是想把孔大夫帶到許某家裡去,讓許某的父親母親以及左鄰右舍看看。」

青枝心道,看來他這人自作多情到了極度誇張的地步,自己和他八字還沒一撇呢,況且這個八字也永遠不可能有一撇,他竟然就想著把自己帶到他家裡去?

還有,就算他識破了自己女子的身份,就沒想到自己同不同意向世人展現自己的女子身份?

針對他的這句話,她沒有回他,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回了他太多了,她可不想和繼續他套近乎!哪怕是一問一答也不行。

陸世康又道:「怎麼,孔大夫莫非是默認了許某此舉?」

青枝道:「姓許的,你這人有點讓人不知說什麼好。我說了一遍又一遍,對你沒任何感覺,怎麼你就聽不懂?」

陸世康道:「許某認為,孔大夫只是不想對許某表露心跡罷了。」

青枝不知道怎麼才能讓他明白他到底有多自作多情,看到他一直站在樹下不走,一時之間她吃拐棗的心情都沒有了。

再說,她已經吃了二十來個拐棗了,現在也不那麼餓了。

她現在想要下樹,但一想到下樹以後他肯定就在自己身後跟著,她就萬分懊惱。

正苦惱時,就聽他在下面說道:「孔大夫,許某也想嘗嘗孔大夫吃的這種果子的味道,既然孔大夫不願意幫許某,許某便自己上來了。」

青枝立刻大聲阻止道:「不行!」

誰知道他上來以後會不會趁機對自己動手動腳。

自己沒有一點兒手腳上的功夫,可不是他的對手。他要是想對自己怎麼著,那自己是絕對阻止不了的。

大驚之下,她想趕快下去,卻不小心腳下一滑,一步踩空,身子便往下栽去。為了不讓自己摔個半死,她立刻伸出手,好在,在掉下去以前的一瞬間,她抱住了一個樹枝。

可是,抱住樹枝后,她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下去了。

兩手抱住樹枝,她的身子卻是懸空的。靠著手上的力氣,她又沒辦法讓自己回到樹上去。而就這麼跳下去的話,這麼高的樹,不摔個骨折才怪。

正驚魂不定時,突然聽到樹下面那位許秦的聲音:「孔大夫,我在下面接著你。你往下跳就行了。」

青枝心裡是抗拒的。

她往下跳,被他接住的話,不就意味著自己一定會和他有肢體接觸!

不行不行,這可絕對不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4章 「孔大夫,有沒有人說過你眼睛不好?」

8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