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回江北城

第478章 回江北城

半下午時分,齊方和胡三以及陸勁三人過來了。陸勁趕著陸知府的黑漆木轎,齊方和胡三騎著馬跟在轎子後面,其中齊方除了騎著一匹馬,他手裡還牽著一匹陸世康的馬。

陸世康、青枝和胡四三人看到他們過來,便從樹林里走了出來。

看到他們的身影,齊方大老遠就喊道:「三公子!」

從早上開始到半個時辰前胡三到達他在的那戶人家以前,他都處在一種驚慌失措的狀態。在大早上發現三公子和青枝不知所向以後,他先是去了礁州城內,看三公子和孔大夫可是半夜被周靜的士兵找著抓走了。

當然,為了怕被人發現自己,他不敢去兵營裡面,而是在距離兵營有一里路的地方爬上了一棵有些年頭的高大的樹,在樹上往兵營方向看著兵營里的情況,他發現陸陸續續有士兵從兵營里騎馬出來時,便猜到了三公子和孔大夫並沒有回到兵營里去,因為那些出兵營的士兵肯定是出來尋找自己和三公子和孔大夫三人的。

知道他們沒回兵營,他便打算再回到昨夜借宿的人家家裡看看,他相信三公子一定不會丟下自己的,如果他沒出事,只是臨時離開了,他一定會返回到那戶人家家裡找自己的。

在從兵營回到那戶人家的路上,要經過礁州城,他在一個小巷裡遇到了胡三胡四,和其他幾個陸府小廝。

和他們說一會兒話以後,他明白了他們昨日就來到這礁州城了,他和他們說了三公子和孔大夫不見了,讓他們在這一帶四處找找,而他自己則要回到昨夜借宿的那戶人家家裡等著三公子去。自然,他帶了胡三胡四和陸勁三人同時去了那裡,好讓他們知道他昨夜借宿的那戶人家的具體位置,以便於他們把打探到的消息返回給他。

他在那戶人家家裡一等就是幾個時辰,每一個時辰他都是在焦灼不安的心境下度過的。

所以,現在看到三公子和孔大夫兩人,他別提多激動了。

到了他們邊上以後,他開心說道:「三公子,孔大夫,你們沒事可太好了。但是小的不太明白,你們早上去哪了?」

青枝覺得早上發生的事情有些尷尬,自己不便說起,便對齊方道:「還是讓你們三公子來說吧。」

就聽陸世康回齊方道:「孔大夫一大早便一個人逃出去的,我為了找她,被她打昏了,她把我打昏后把我放到板車上拉到一處山間,自己摘拐棗吃去了。我在她摘拐棗吃的時候醒過來了,找到了她……」

青枝聽到這兒就擔心他還會說出接下來的話,因為那些是她和他的私密之事,但他就在這此停止住了。

齊方笑著說道:「原來是孔大夫把您砸昏了,我猜他那時候還不知道您是三公子。孔大夫,我家三公子為了救你,這次可是費盡了心思。」

青枝道:「此次多謝你家三公子了。」

齊方只是一笑。

他比在場的其他小廝更明白三公子因何一定要救出孔大夫,此時他收起笑容,道:「三公子,孔大夫,你們快到轎子上去吧。」

青枝知道自己此時也沒什麼好推脫的,除了和陸世康同坐一輛轎子,她沒有別的選擇。畢竟她是周靜的士兵重點要找的人。陸世康更不用說,也得和自己一起坐在轎子里,因為他也是周靜的士兵要找的人,而且,這還是他父親的官轎,這些人本來就是來接他的。自己能坐上陸知府的官轎,也是沾了他的光罷了。

在她和陸世康上轎后,她突然想起齊方在外面騎馬也不是沒有危險的,因為他也是周靜的士兵要找的人,而且他剛才還穿著之前的衣服,留著之前的妝容。就在這時,她聽到陸世康道:「齊方,你也上來。」

齊方道:「三公子,我就在外面騎馬吧,等會遇到一條小溪時,我洗去妝容就是了。」

裡面是兩個相愛的人,要是他進去的話,他會覺得非常不自在。

陸世康便未再回話。

沒多久,當看到前方有條小溪時,齊方便快馬加鞭先行一步,去河邊洗妝容去了,等他洗好時,陸勁才剛剛把轎子趕過他在的地方一點兒,於是他不費絲毫力氣便趕上了他們。

回去一路上,青枝從開著一條縫隙的轎簾處看到了好幾批騎馬的農夫。她猜,那些人大概都是周靜的士兵偽裝成的,就像有的人不是,她亦覺得是,不免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覺。

當然,事實證明,確實有幾批人是尋找她和陸世康以及齊方兩人的,因為她聽到了那幾批人詢問路過的人的聲音。

他們的問話大抵是這樣的:「喂,請問你們有沒有見過三個人,兩個高的,一個比他們矮一點的,一個長得普通的,另外兩個長得好看的,他們可從這兒經過過?」

那些人大抵是這樣回他們的:「不好意思,沒見過。」

大概是因為拉著她和陸世康的這輛轎子是個官轎,所以,在路過他們時,他們只是往這兒看上一眼,便迴轉了目光。他們的神情表明他們壓根兒沒有讓這輛轎子停留下來的意思。

當轎子距離江北城還有十來里路時,她問陸世康:「陸公子,你什麼時候回太子殿下的兵營里去?」

她尋思著,她是不是該和他同去。

畢竟,太子殿下還沒允許她離開兵營,她之前還是因為陸世康的病從兵營離開的,她只是沒想到,中間會出了這麼多狀況。

就聽陸世康道:「或許不是我們去兵營,而應該是太子蕭來江北城。」

青枝驚問:「陸公子此言何意?」

陸世康道:「周靜的士兵就在礁州,而距離礁州最近的地點是江北城,同時,江北城也是太子殿下唯一可放心抵達的城市。」

畢竟,他是太子殿下的參謀,而他大哥三哥都在朝中為朝廷效力,眼下整個大隸風起雲湧之時,大概唯有江北城是一片可以讓太子蕭放心的安心之地。

青枝一點便通,此時回道:「所以我們便在江北城安心等待便可?」

陸世康道:「此事需待我和我父親商量一下。」

他本意已經打算讓太子蕭來這江北城安營紮寨,但是,不管怎麼說,掌管這江北城的是他父親,任何決定都需要由他來做。

「應該如此。」青枝道。

接下來兩人便再未交談。

江北城已經越來越近了。

當轎子進了江北城的鐵青色城門時,青枝便開始想象著家裡現在的情景,也許父親和錢六在藥房忙個不停,而母親則常常在藥房和院子里之間來來回回,三姐大概也是和以前一樣,天天出門找她那些姐妹玩耍去。

說起來,她已經很久沒有進過家門了。

當陸勁趕著轎子到了她家門口,先將她送到家門口時,她道別他們下轎以後,便進了自己家的院門。經過藥房時,她只看到了錢六一人在藥房里忙活,因為現在自己身著女裝,她便先回自己後院的房間里換衣服去了。大概因為她許久沒有回來過,她的房間里沒有人,整個後院的人都不知道作何事情去了。她來到前院找母親,亦未見到人,不由有些吃驚。

於是她又回到後院,把衣服換了,換好衣服來到藥房時,看到錢六在給一個人把脈,她道:「錢六,怎麼你一個人在藥房忙活?我父親呢?」

錢六抬頭看了她一眼,道:「咦,青枝你回來了,你剛才說什麼,我師傅?他沒回來過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8章 回江北城

8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