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請孔大夫慈悲為懷

第47章 請孔大夫慈悲為懷

「放我下來,你快些!」她喊道。

某人根本不聽她的,繼續抱著向前。

她向他胸口捶去。

手卻被他捉住了。

「孔大夫,你明明想要我這樣抱著你,所以才故意演出這樣走不動路的戲碼,當本公子不知道么?」

「你......!」

他,他居然說她是故意演的?

「你休在這兒胡言亂語!」她快氣炸了。

「我怎就胡言亂語了?不然你數次幫本公子把心脈,且只對本公子一個人把,真的不是因為想要勾引本公子么?」

她簡直氣糊塗了。

但就是找不到該怎麼回他的話,只好氣沖沖不再理他。

突然山道前方一個底矮的樹枝伸進山路,他便伸出一隻手,將那樹枝移開。

「你肩上的傷口不是還沒好?」

她突然想到這一點。

不管如何,還是會擔心他的肩上的傷的。

萬一傷口因抱著她裂開,那就麻煩了……

「你是在關心本公子么?」

「不是!」她提高聲音道。

「孔大夫何必口是心非?」

「誰口是心非了?」

「孔大夫。」

不再理他。

和這麼個人,越說越沒法說。

再往前走,山路拐過了一個彎。

「你快些放我下來!」她掙扎著。

「孔大夫,你是打算讓吳山背疼得更久是么?」

「......」

「你可是個大夫,還請慈悲為懷!」

聽他這意思,自己如果執意一個人慢悠悠走回去,就成了個不顧吳山死活的不仁不義的大夫了?

他怎麼這麼會狡辯!

這當真是她兩輩子見過的最會狡辯的人了。

再一次不再理他。

他也沉默了下來。

也不知為何,青枝突然感到,沉默時其實更為危險。

因為不需說話的時候,她便更能體會到呆在陸世康懷內的那種感覺。

身體的每一處都像觸了電似的。

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原來,依戀在他的懷抱中,感覺竟是如此地……讓人飄飄然,彷彿身在雲端,又彷彿身陷烈焰之中。

想要將注意力放在別處,卻怎麼也無法成功。

她現在深深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心不由己。

一個人的靈魂,自己竟是無法做主的。

心對某人有感覺時,理智便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你想要心跳正常,它卻偏要加快。

你想要抵擋某人的誘惑,心卻已經在向他傾斜。

你想要用理智在心裡建起高牆,心卻親自將它拆除了。

一顆怦怦直跳的心,彷彿在嘲笑著自己所謂的理智竟是如此不堪一擊。

沉默不語地往前走了約三十丈遠,遇到兩個轎夫抬著個老婦上轎,邊上走著兩個年輕男子。

路過之後,便聽到那老婦道:「現在什麼世道?兩個男子也能光明正大摟摟抱抱了?」

「祖母,興許人家是有什麼意外的事情呢?」一個男子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是啊祖母,可能那個被抱的男子腳受傷了或者是哪兒不舒服了呢?」另一個男子的聲音隨即響起。

「你們兩個是沒看到剛才那兩個人面上的樣子。」老婦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到這兒,青枝不自覺抬頭看了一眼陸世康。

他剛好也將頭低了下來。

那蘊含著英銳之氣的深邃的眼睛此時也剛好看著自己。

並非沒有溫情脈脈。

心跳再一次沒來由地漏了半拍。

四目相對,誰都沒有想到此時該轉移目光。

直到不遠處響起了腳步聲,兩人才移過了目光。

繼續往前走時,便到了一片竹林處,竹葉被風吹得發出颯颯的聲響。

「孔大夫你剛才臉紅了。」過了許久,陸世康方道。

「誰臉紅了!」她有些鬱悶。

「孔大夫。」

「不像你,抱的人太多,所以連臉紅都不會了。」她譏諷道。

「孔大夫可是在吃醋?」

「誰吃醋了!」

「孔大夫。」

「陸公子有所不知,就算別人這樣抱我,我也一樣如此,和誰抱我沒關係!」

不想讓他以為自己對他已經情根深種。

說來也是,這無非是肢體接觸必然會引起的反應而已,誰說自己對他便痴心一片了?

出了他的懷抱,自己將還是那個原來的孔青枝!

「那我能知道有哪個人這樣抱過孔大夫么?」他接著剛才的話題說。

「無可奉告!」

「其實陸某有些好奇......」

「好奇什麼?」她沒好氣的問。

「好奇孔大夫是與何人也有過如此的親密接觸的,對方是男子呢,還是女子?」

「和你可有關係?」

「自然是有的。」他聲音低沉說道。

「有何關係?」她沒好氣的說。

他不至於也會吃醋吧!雖自己並無意中人,但也懶得和他多說。

「若有那人的話,陸某想對那人說聲抱歉……」

「要你說什麼抱歉?」

她覺得他這話簡直有些莫名其妙!

「因為你眼下愛的是本公子,本公子算是從他人那裡橫刀奪愛了,是以,必須對那人說聲抱歉……」

青枝無語,就知道他沒一句正經的。

「本姑娘......本公子可不愛陸公子!」

「你盡可以口是心非......」

「誰口是心非了!」

「孔大夫。」

青枝發現,現在的每一回的話題都以「孔大夫」三個字作為結尾。

彷彿他是認定自己對他的那片自己都不能確定的飄渺的情意了。

不知不覺到了山腳,已是正午時分。

青枝正看著山腳下一隻站在山前田地里的老牛吃草的時候,突然感到自己被他往地上一放。

上一瞬還在他懷裡,下一瞬便站在了地上。

那一瞬間心頭閃過的失落感又是怎麼回事?

心裡疑惑著,自己剛才喊著讓他放下自己,他偏不放,如今自己沒讓他放,他卻放了。

何故?

莫非他認為在山腳下該避人耳目?

又或者?他看到哪個路過的年輕貌美的女子了?

不怪自己這樣想他,他可是個紈絝,還是出了名的!

環顧四周時,便見不遠處一個年輕貌美著翠色羅衫的女子正步態優雅地往這邊走來,身後跟著三個著粉色羅衫的相貌周正的丫頭,看樣子是去爬山的。

心道難怪,他會放下自己。原來有美女如雲在眼前閃過。

她觀察著他,見他似沒看到那女子似的,手卻放在了自己右臂處。

她突然意識到,也許,他是傷口裂開了!

抱了她那麼久,傷口裂開是很有可能的!

「你沒事吧?」她語氣焦急說道,心裡霎那間閃過一絲不安。

「沒事。」

「不行我要看下!」她急急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請孔大夫慈悲為懷

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