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狹路相逢

第483章 狹路相逢

青枝聽到武書說太子殿下讓自己去他那兒,一時不知道太子殿下有什麼事找自己。

莫非,是太子殿下身體不適?

「就來。」她先應了聲,然後拿上了放於櫃檯后的架子上的藥箱,跟在武書後面,往外走去。

到了城西青柳巷,武書在巷子北邊的一扇門前停了步子。

「太子殿下就住在這個宅子里。」武書道。

青枝抬頭看了看宅門,見宅門漆黑高大,猜想裡面應該也是個大院。

這個巷子她以前行醫時來過,不過,從來沒有進過這個門,因為這個宅子里沒有住人,據說這宅子里的主人舉家搬遷到附近的鶴夏縣去了。

宅門此刻緊閉著,武書上前敲了敲門,立刻便有個士兵將門開了。

青枝進去后,就見門內就有幾個士兵把守著。

想來這個院子里還有其他士兵。

她隨著武書進了門,來到院子里,一路往北走去。

先進入的是前院,前院有屋七八間,前院的院子里種著幾顆臘梅,如今花已凋謝。

到了後院,見有屋十來間。一進院子便看到了院子里東屋邊上種著一顆有些年頭的杏樹,如今尚未到花期,但枝頭已經有了花骨朵兒。

廊道曲折從院里穿過,廊邊種植著紫藤,爬上了廊頂,雖此時尚未發芽,但還是遮住了一部分天日。

從廊道來到北邊那排屋前,武書在正屋門前停了下來,對青枝道:「太子殿下就住這裡。」

門邊有好幾個士兵把守著,有士兵早就在看到武書和青枝的身影時便把門打開了。

「孔大夫,太子殿下眼下在西間書房那兒,您請進。」武書對青枝道,他自己則站在門外,不打算進去。

青枝便一個人走了進去。

進門是大廳,往西便是武書說的書房了。

青枝進了書房,就見太子殿下低調典雅的書房內的案前寫著什麼。

太子殿下聽到她的腳步聲,頭也不抬說道:「孔大夫走路還真快,這麼快就到了。」

說話間放下了手裡的筆,朝她看來。

青枝微微彎腰行禮道:「勞太子殿下等候了。」

「孔大夫,孤此次叫你來,並無他事,孤聽聞你曾為了尋找周靜的部隊下落而被困在她那軍中,當時孤甚是擔憂你的安危......」

當時陸世康和齊方兩人和幾個塘報騎兵分別後,塘報騎兵們就回了軍營,向太子殿下彙報了此事。

太子殿下當時想要派兵去救青枝,被塘報騎兵們勸住了,他們說陸世康大約自有辦法,不能太多人進去敵營,人越多越容易露餡,打草驚蛇。

後來太子殿下派人去陸府打探消息,聽到的是陸世康已經喬裝打扮進入周靜的部隊了,所以這才作罷。

青枝聽太子殿下說擔憂自己曾經的安危,連忙道:「草民何德何能,敢勞太子殿下挂念?草民現在安然無恙,太子殿下可放心了。」

太子殿下道:「只有孔大夫無恙,孤才能安枕無憂啊,話說,聽聞孔大夫出事以後,孤可是好幾日沒睡好,就擔心孔大夫在周靜那裡出了事,若孔大夫出事,那孤的罪過可就大了,畢竟孔大夫是為了孤才進的敵營……」

青枝道:「太子殿下對草民之心草民感受到了。草民不敢在這裡多耽誤太子殿下您的時間,太子殿下既然無他事,草民便先退了,草民那裡還有許多病人等著草民。」

太子道:「去吧……」

青枝便一路往院門處走去。

武書一路送她到院門處。

兩人在院門口那兒分別時,武書說了句「孔大夫慢走。」青枝回了句「武大哥請回吧……」

武書關上了門,回院里去了。

青枝出了院門后往東沒走幾步,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巷子里。

那是何櫻。

見她出現在這個巷子里,她有些吃驚。

畢竟這個巷子較為偏僻,不是尋常會被路過的巷子。

而且她很少一個人出行,一般出門時都帶著婭兒和玉冰,現在卻獨自出現在這個巷子里。

只見那何櫻看到自己后,也不搭理自己,傲然往前走著。

她自然也沒理她,當沒看到她一般路過了她。

又往前剛走沒幾步,她就聽到了敲門聲,然後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接下來聽到何櫻的聲音道:「您好,請問這兒是太子殿下住處嗎?」

青枝變慢了步子,心道,何櫻怎麼會來這兒找太子殿下?她有什麼目的?

就聽武書回道:「是啊,您是哪位?」

就聽何櫻道:「民女乃江北城陸知府的外甥女,何櫻,有事想見太子殿下。」

武書道:「你是陸知府的外甥女?那快請進!」

青枝出了巷子后,仍然在想著何櫻去找太子殿下的動機。

她作為一介草民,有什麼事情敢去勞煩太子殿下?況且竟然還不通過她舅舅陸知府去處理她想要處理的事情,而是獨自登門?

她應該知道她有任何事情有求於太子殿下的話,通過她舅舅會更方便一些。

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件事情是她非要親自出馬不可的。

她想起了陸世康。

自從從礁州城回到江北城以後,青枝沒怎麼理會過陸世康,便是考慮到他還沒與何櫻處理好關係的緣故。而她也不知道現在陸世康和何櫻的關係到底到了哪個地步了。

慢悠悠往自家藥房走去時,突然看到前方一個身影站在路口。

那是何池。

他正看著她向他走去。

她不便更改路線,便只好往前走去。

到了他站立的路口時,她對他莞爾一笑,道:「何公子好巧。」

何池道:「孔大夫近來可好?」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他並沒有去找過她。

不過,她出去行醫時,卻路遇過他好幾次,但也只是點頭微笑便路過了。

青枝答道:「還行,不知何公子近來又如何?」

何池道:「我么……食不知味,夜不成寐。」

青枝道:「莫非何公子病了?」

何池道:「非也。」

青枝道:「那是為什麼?」

說完半晌沒聽到他的回聲,於是抬頭看他,就見他正痴然看著自己,趕緊低下頭去,道:「何公子既然沒病,本大夫便放心了,本大夫還有事要忙,告辭了……」

一改剛才慢悠悠的步子,逃也似的離開了那個路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3章 狹路相逢

8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