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第484章

話說剛才青枝離開太子蕭所住的宅子外的巷子以後,正是何櫻被請去宅內的時候。

武書一路引著何櫻到了太子蕭所在的書房內。

何櫻雖未曾見過如太子蕭一般重要的人物,但她也聽過一些宮廷禮儀,知道大隸除了一些事關重要的時刻需向太子殿下行跪拜禮外,一般日常是不需行跪拜之禮的,所以,她在向太子蕭行了屈膝禮以後,便道:「太子殿下,民女此來是來麻煩太子殿下您一件事情的。民女深知自己不該因為自己的私事來麻煩太子殿下您,但是,想到此事也關係到您自己,民女才斗膽冒昧前來。」

太子殿下道:「哦?你說的是何事?」

會有什麼事情,是她的私事,但還能和他有關?這是他深為疑惑的。

何櫻道:「太子殿下,民女想請您認清你信任的某個人的真實身份。這個人騙過了江北城所有民眾的眼睛,也騙過了您的眼睛。」

太子殿下凝起了眉頭,「你說的是誰?」

何櫻道:「就是剛剛從您這兒出去的那個人。」

太子殿下道:「你說是孔大夫?」

何櫻道:「正是她。」

她現在非常深信,孔大夫只能用「她」這個字來代表。以前,她和其他人一樣,對孔大夫的真實身份只是存疑,以為她可能是男,也可能是女,但是,十一天以前的一件事情,讓她突然明白了,她只能是女子。

事情是這樣的,那日她在和陸媛清一起去給老太太請安時,聽老太太講了一個她從城內聽來的稀奇的故事,那故事的主角有三個人,一個是個子高的高雅公子,一個是個子沒那麼高的清雅公子,一個是容貌秀美的姑娘,這個故事發生在客棧。一個姑娘把她夫君關在房裡,被個子不高的清雅公子知道了,並也找到了客棧……

聽到老太太說到那兒時,她就知道故事中的其中兩個人是誰了,一個是自己,一個是自己表哥陸世康,第三個人她一時猜不到是誰。

她也是聽老太太說起這個故事才知道當天原來也有人跟去了客棧的。

她懷著惱怒的心情靜靜聽下去,後來聽老太太說到店小二到了某個村中藥房,親眼見證了兩個公子和好的一幕,便在心裡想著,難道,表哥當真愛上了某個男子?

這是他不怎麼理自己的理由?

那個纏著陸世康的個子沒那麼高的公子到底會是誰?

陸媛清和她同去的,在聽故事的時候笑的合不攏嘴,何櫻也明白,她肯定知道這故事是和自己和陸世康有關的,因為那天她偷聽到了自己和陸世康的幾句對話。

她深怕陸媛清會在老太太面前說出這故事中的女子是她,好在陸媛清只是笑了一陣,卻是一句話沒說,她才稍微安了些心。

回到自己房間里后,她左思右想,終於想明白了,那個個子不高的清雅公子不是別人,就是孔大夫。

因為陸世康在太子蕭的兵營里,能接觸到的只有男子,而兵營里個子不高的男子必然不多,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孔大夫了。

再想起之前城裡就傳過孔大夫和何池的傳聞,而自己表哥還親自去孔大夫祖父那兒救她於危急之時,當時他還說過他曾經和她同床共枕過,以示她就是男子。

現在想來,孔大夫要麼是個有龍陽之好的男子,要麼就是女子。

但她又一想,自己表哥似乎從來沒有愛上過男子,他不可能突然轉變性格,她就不由得猜想著,這孔青之到底是男是女了。

所以,有好幾天,她每日一早醒來,就整日整日地回想著以前和孔青之有過接觸的畫面,想要分辨她是男是女,以前不想則罷,現在越想便越覺得孔大夫女子相十足,她和那些長得清秀的男子有很大的不同,那些長得清秀的男子雖然皮膚白皙清秀,但是不管怎麼樣也能看到些男性的特徵,她卻一點兒也沒有。

再一想自己表哥和她的關係,她覺得自己知道了事情真相。

一旦自己確信了她是女子,她對她的醋意就油然而發再不可收拾。

她有意無意地在給老太太請安的時候提起孔大夫,說孔大夫怎麼看怎麼怪,一點兒也不像個男子,偏偏自己三表哥還和她走那麼近,她說老太太該提醒陸世康避諱一下外人的看法,畢竟此前孔大夫和何池傳過一些故事,結果老太太告訴她,有些事情不要胡說八道,孔大夫是男也好,是女也罷,都不是她該操心的事情。

後來她通過婭兒打探到舅母陸夫人對孔大夫的態度,也是和老太太一樣,彷彿她們都默認了孔大夫和陸世康的關係似的。

她更加打聽清楚了,表哥回來以後,就打算去自己家那兒,也就是他姑母那兒,將他和自己的事情做個了斷,還是舅舅和舅母勸阻了他,說不管怎麼說也得等到過了年再說,要讓他的姑母,自己的母親,能過個好年。

也就是說,年後自己將被趕出陸府了。

這些聽來的消息讓她惱羞成怒,對孔青之也就更加恨之入骨了。

她意識到了,眼下陸府里的主子們,老太太,自己舅舅舅媽,陸媛清,似乎都猜到了孔青之的身份,他們大概都是等著自己離開陸府,等著孔青之某日恢復女子身份好進陸家大門。

就算大多數下人們對孔青之身份不知情,但因為以為她是自己表哥的好兄弟,談起她時,下人們對她也是讚賞喜愛有加。

她覺得陸府似乎突然之間變得陌生了,這是一個不歡迎自己,時刻想著自己趕緊離開的地方。

但,她畢竟是何櫻,一個不甘心向命運低頭的人,她想到了,太子蕭很快就會隨著部隊前來了。

想到太子蕭,她像想到了一棵救命稻草一般。

因為她認為孔青之對太子蕭犯了欺瞞之罪,這個罪過可不是一般的罪過,敢對皇族欺瞞,這可是要殺頭或流放的。

人們在知道自己受到欺騙時,一定會怒髮衝冠,而有權力的那些人,一定會把欺騙自己的人定罪,要麼死罪,要麼雖生猶死。

她相信太子蕭知道孔青之的真實身份后,一定饒不了她。

所以,今天在宅里聽到太子蕭來到江北城的消息后,她便費盡麻煩地來到了這兒。

之所以說她費盡了麻煩,因為先要翻牆,翻牆時還帶了一身乾淨衣裳,為了在外面換上。

好在當時的巷子里沒有一個人,她匆匆忙忙地換上了乾淨的衣裳,把翻牆時的臟衣裳扔到了院子里,就出了門,因為翻牆時除了弄髒了衣裳,還弄髒了手和鞋子,她又去一條河邊洗了手,去店裡買了鞋子,換了鞋子后,她才一路打聽著來到太子蕭的住處。

現在,說了剛才那句「正是她」那三個字以後,她觀察著太子蕭的面色,等待著他的回應,她本以為他會怒火中燒,結果,她聽到卻是一句語氣淡然的話:「哦?你認為他欺騙了孤,他欺騙孤什麼了?」

「她本是女子,卻冒充男子行醫多年。而且他還冒充男子給您的士兵們治病......」

「你有何證據?」

何櫻道:「民女雖無證據,但民女認為自己的判斷絕不會錯。民女受於自己能力有限,無法找出證據,但太子殿下您可以找到證據。」

作為太子,他想要弄明白什麼人的身份,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4章

8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