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藥房來人

第488章 藥房來人

「師兄,你來了?」青枝莞爾一笑,道。

在他來之前,她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他大概很快就會來了,現在他真的站在面前,她內心深處那一刻的感覺好似見到一位可敬的兄長。

當然,她心裡還有一絲隱憂,只是沒表現出來。

於其書也微微一笑,道:「在兵營里稍微耽誤了一點時間,不然可能會來得早一些。」

青顏看了看於其書,又看了看青枝,對青枝道:「你剛才叫他什麼?於其書?」

青枝道:「正是。」

但是眼下,她覺得不便在這兒和她說太多,這兒有那麼多病人,這種家庭私事,還是少說幾句為好。

青顏看了眼於其書道:「剛才你沒和我說啊。」

於其書尷尬說道:「剛才想和姐姐您說呢,只是沒說成......」

青顏道:「我堵住你的嘴了嗎?」

於其書道:「沒有。」

「那你怎麼不說?」她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我想說的時候被你打斷了。」於其書說著轉移話題道:「怎麼沒看到師傅,他去給人行醫了?」

他猜想他是去江北城某戶人家的家裡行醫去了。

青枝說了句「此事說來話長,等會我會和你說。」

於其書愣了愣,心道,青枝這話是什麼意思?

青枝見他神情有些錯愕,知道他肯定是以為父親遇到什麼危險了,於是趕緊道:「他還在雲遊四方,可能過些日子就會回來了。」

於其書雖然雲里霧裡,但見她神情舒緩,沒什麼擔憂之色,就不太擔心師父的事了,他道:「師母可在?」

青枝道:「我母親在的。」接著把面孔轉向青顏,「三姐,我這邊忙,要麼你帶師兄去母親那裡?」

青顏對於其書道:「你隨我來吧……」

於其書便隨著青顏往藥房後面的前院的劉氏的房間走去。

在通往劉氏房間的過程中,青顏道:「我以後怎麼叫你?我不能也叫你師兄吧?我沒隨著我父親學醫。」

於其書道:「三姐叫我其書就可以了。」

青顏道:「你是直接從太子殿下的兵營那裡過來的吧?」

於其書道:「是。」

青顏低聲道:「你來這兒以後,可能會聽到一些關於青枝的事情,但是,你可不要放在心上,那都是別人胡說八道的。」

於其書沉默片刻后道:「我是她師兄,也是師傅的徒弟,其他事情一概不理會。」

青顏道:「你們的事情,等我父親回來再說吧。現在你們就以師兄師弟處著。」

於其書又沉默了片刻,道:「三姐,我想你誤會了,我……是來學醫的,沒有別的目的。」

青顏愣了站住了,看了一眼於其書,道:「我父親……沒和你說?」

於其書道:「師傅……似乎沒和我說過什麼。」眼下師傅不在場,自己還是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好。要不然,在這兒可沒法和這家人相處了。

青顏以為他說的是真的,道:「那這樣吧,你既然是來學醫的,我就不說什麼了,你好好學你的醫就是了。我父親回來,可能會和你說起一件事情的。」

於其書「唔」了一聲,不再說話。

青顏帶著於其書到了劉氏房間,見劉氏正在綉女紅,於是對劉氏道:「母親,師傅的新徒弟來拜訪你了。」

劉氏抬起頭來,看了青顏背後的於其書一眼,道:「是他么?」

於其書彎腰行禮道:「正是晚輩。今日隨太子殿下的兵營來到江北城,想到師傅師母也在江北城,所以特來拜見一番。」

劉氏一副岳母見女婿的神情看著於其書,心裡暗道,自己老頭子還果真眼光不賴,於其書相貌周正,待人彬彬有禮,面上一副正派之象,而且看起來腦子應該也頗好使,當下微笑著說道:「什麼拜見不拜見的,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這兒吧。咱家藥房最近可忙了,你來了正好。」

於其書連忙道:「師母說的是,只不過……」

劉氏道:「只不過什麼?」

於其書道:「只不過太子殿下那裡,晚輩恐怕還是要去的,畢竟那裡還需要人手,且那裡搭了晚輩的帳篷,晚輩若是不去,那帳篷豈不是空著了?」

他覺得師傅不在這兒,自己在這兒住著似乎不妥。而劉氏看他的神情,也讓他頗有壓力。他就擔心她把他真當女婿看了。

他最擔心的是,自己住在這兒,會讓青枝覺得尷尬。雖然他知道青枝定然不會表現出什麼。

劉氏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道:「太子殿下那兒好辦,你去和他說說就行了,你本來就是暫時呆在他那兵營里的,現在既然到了江北城,就沒有再呆在他那裡的理由了。」

於其書道:「話是這樣說,但是……」

青顏這時插話道:「沒事沒事,你就暫時呆在太子殿下的兵營里吧,等我父親來了,你再過來也不遲。」說著,給劉氏使了個眼色。

劉氏見於其書左推右推,也不便強留他在這兒住下,於是和氣說道:「你既然是你師傅的徒弟,以後這兒就是你家,你隨時可回來,當然,也隨時可去太子殿下那兒。不過你今日既然剛來,就在家裡多呆一會兒……」

於其書道:「那我先去藥房幫一會忙。」

到了藥房,他決定幫著給病人治病。

他走到一個正在等待的病人面前,對他道:「我來為你看病吧……」

那病人剛才在藥房里等著看病的時候聽到他和青枝的對話,知道他是老孔大夫的新徒弟,怕他剛剛學醫,什麼也不會,於是問道:「你和你師傅學多久的醫了?」

「幾個月......」

那病人本來伸出手來,現在又縮了回去。

錢六此時看了於其書一眼。

剛才於其書被青顏帶到藥房以後,他一邊給病人治病,一邊聽著他們的談話,聽到青枝叫於其書「師兄」時,他當時張了張嘴巴,表示震驚。

畢竟,可沒有人和他說過師傅收了個新徒弟的事。

這新徒弟還剛來就成了師兄,他來的早的反而成了師弟,叫他好是意外。

不過,他也開心有個人可以幫忙了,他湊近於其書道:「師兄,我叫錢六,請問你叫什麼名?」

於其書看了他一眼,和氣說道:「我叫於其書。」

「哦對對,剛才青顏好像提過你的名字了,我沒記住,師兄你是怎麼認識咱們師傅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8章 藥房來人

8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