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急中之計

第492章 急中之計

他的回答叫何櫻有些意外,她本來以為他一定會同意幫她的。畢竟,他一直表現得對她很好很熱情。

「真沒想到,湯公子如此膽小怕事,真是枉為男子。」何櫻冷笑了一聲后說道。

「膽小怕事?我是事不關已,懶得參和罷了,參和了這種棘手之事對我有什麼好處?你要是願意嫁我,我就同意幫你。畢竟,為了自己夫人的話,我肯定是不管做什麼都心甘情願,所以,你能不能同意當我夫人?不過,我看你肯定是不願意的,對吧?」他這話當然並非真心話,只不過是推辭的一種而已。

何櫻聽他說完這話,知道他在搪塞自己,心裡對他萬分失望,於是轉身便走,剛走兩步,想了想,又停住了腳步,道:「你不願意幫我,我也不怪你,不過,你能不能以自己病了為由把她叫出來?其他事情無需你做,你只需把她叫出來就行。」

湯方道:「怎麼,你想自己動手?」

何櫻道:「你既然不幫我,我只能自己想辦法了。你放心,不會有人想到你也參與進了這件事的。你只是裝病就行。」

湯方道:「可是,這病豈能是裝的出來的?我沒病還叫她出來,被她識破的話,不就是讓她知道我也參與了這事?」

何櫻道:「裝病也可以裝的很逼真的,只要你願意。」

湯方道:「怎麼裝得逼真也裝不像啊,人家一把脈不就把出來了?」

何櫻道:「我說的病不用裝,只要湯公子讓自己受點皮外傷,不就行了?」

湯方瞪大了眼睛,道:「什麼?你想讓我演苦肉計?」

「怎麼,你這點苦都不能吃?」

湯方心道,自己和她非親非故的,為了她的事而自己受皮肉之苦,何必?但他又不想直接回絕她,因為一旦回絕以後自己肯定見不著她了。

想了片刻,他道:「我能提個要求嗎?」

何櫻問:「你想提什麼要求?」

聽到他要提要求,她心裡有些不安。畢竟,他是個花花公子,提的要求准沒好事。

她話音落後,湯方湊近她,低聲說道:「沒別的要求,無非是和你有個正式的約會。就一次,你要是同意,我就幫你,你要是不同意,那不好意思,本公子不想受皮肉之苦。」

他離她那麼近,呼出的氣全呼在了她的面頰上,她不由自主地退後了一步,道:「你作為我的友人,幫這點忙還要提此等要求?」

「我什麼時候說自己是你友人了?我是你三表哥陸世康的友人。」

「那你之前為什麼幫我?」

「我......這還用我多說嘛?你不了解我這人?我無非就是愛看美人,你又那麼美。你就直說你同不同意吧?」

何櫻咬了咬嘴唇,道:「好,我同意你。」

湯方有些意外,看了看她,見她神色決絕,問:「你真同意了?不反悔?」

何櫻道:「我說同意就是同意了。」

她想著,事成之後,自己反悔了他也不能把她怎麼著。

因為他要是敢把這件事情給別人說,說明他也參與了這事,對他自己也不利,所以,她認準了他只能吃啞巴虧。

「說吧,你讓我怎麼做?」

他覺得她似乎已經有計劃了,所以這樣問她。

何櫻道:「你回去以後,在今日晚上戌時左右把自己弄傷了,然後把孔青之叫你府里,其他事情你就別管了。」

湯方道:「怎麼,你想在我府里做事?」

何櫻道:「當然不是。我會在她出了你府上以後行事。」

「你不會把孔大夫打死吧?」湯方驚疑地看了看何櫻,他覺得她現在的臉上滿是恨意,這讓她看起來有點可怕。

何櫻冷笑了一聲,道:「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這件事情和你無關。」

湯方嘆息了一聲,道:「其實我一直想勸你,不要那麼執著,孔大夫是男也好,是女也罷,他是世康愛著的人也好,不愛著的人也罷,其實你不被世康愛的根不在於孔大夫,而在於你表哥就是不喜歡你這類人,就算沒有孔大夫,他也不會喜歡你的,你認識他這麼多年了,他喜歡過你嗎?」

湯方怕她做出再也無法挽回的離譜的事情。萬一她自己或是她派的人把孔大夫打死了,那麼,他一定會被揪出來的。

何櫻對他道:「你放心,我沒有想把她怎麼著,只是把她的真面目暴露於大家面前而已。」

湯方道:「你最好別亂來。」

兩人在樹林里分手后,何櫻就回了陸府,回到陸府,她便把婭兒叫到自己房間里,把門關了,低聲對她說了一陣子話。

之所以叫婭兒,是因為只有婭兒是自己從家裡帶來的丫頭,婭兒和她是一條心的。這些事情,不但不能和玉冰說,還得瞞著玉冰才行。

婭兒聽了她的話連連點頭。

.

青枝在藥房里一直忙到了傍晚,病人才漸漸少了下來。

晚飯後,人就更少了,只偶爾有人過來。

許是因為將近年關,最近這幾日,甚少有遠處的病人前來,來的多是江北城內的。

錢六見不怎麼有人來了,對青枝道:「你去睡吧,我再守一陣就行了。」

青枝伸了伸懶腰,道:「那就辛苦你了。」說著起身,往藥房後門處走去。她的眼睛已經有些澀意了。

剛走到院子里沒幾步,突然聽到錢六在藥房後門那兒喊道:「青枝,你回來吧,湯公子家的小廝來了,說是湯二公子受了傷,指定讓你去。」

青枝聽了,便轉了身,往藥房走去。

江北城姓湯的有些人家是有幾家,但,江北城人說起湯二公子時,就只指一人,那就是湯方。

湯家平日里有人生病也是孔家的大夫去看的,而且,他們從來不讓錢六去看,理由是學徒不可信。

所以,青枝明白,湯家只能由自己去才行。

到了藥房,就見湯方的小廝,名喚傅豪的,正等在藥房里。

「你家二公子哪裡不適?」青枝問。

叫傅豪的小廝說道:「他今天晚上誰也沒帶,出去了一趟,回來就是受了傷回來的,說是被人半路上刺了一劍,刺中肩膀那兒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2章 急中之計

8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