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旁人都猜是你四弟

第498章 旁人都猜是你四弟

城西。

青荷是在自家院子里聽到關於自己四妹的消息的。

和她同一個巷子里住著的楊嬸在街上聽了傳言后,便趕到青荷家裡來了。

來到她院子里后,見院子里沒有人,只有兩個孩子在打鬧,就在院子里喊了一聲,「青荷,你在嗎?」

青荷此時正在伙房裡做飯,王振興正在往鍋底添著柴火。

話說她在娘家住了一個月左右就回來了,還是王振興趁青枝去兵營了好說歹說才把她勸回來的。青荷本來決意再也不想理他,但又擔心自己兩個孩子從此有父如同沒父,所以雖然心裡還在生著他的氣,還是跟他回家來了。

回家以後,王振興表面上倒了改了不少,看起來有些上勁心了,每天出去找點零散的活計,也總能帶回家來一點銀子,青荷的怒氣便漸漸有些消了。當然,她不知道他是真心改正還是裝的。

兩人聽到院子里的叫聲后,便一起走了出去。

來到院子里,就聽楊嬸道:「青荷,聽說你四弟是你四妹?這事可是真的?」

青荷淡定地回了一句:「楊嬸,別人相信這種話就罷了,你怎麼也相信呢?」

楊嬸道:「可是,聽著確實是那麼回事兒啊,據說有人寫了若干紙張,給你家祖父,你家伯父,還有江北城的許多藥房都送去了,據說那紙張上寫著什麼詩,說什麼『有男原為女,卻去當大夫。每天把男手,問她害羞不?」

她把詩句改了好幾個詞,但卻全然不知,接下來的詩句內容她則一點也想不起來了,望著院子里的一棵柿子樹的樹梢,想了半天說了一句:「反正詩里就是說你四弟是個大騙子,大大的騙子。」

青荷問:「這詩句里好像沒提我四弟的名字啊?你怎麼能胡亂猜測說的就是我四弟呢?」

楊嬸道:「除了你四弟,還有哪個人像女大夫?」

青荷「呵」了一聲,然後道:「怎麼,你沒見過女子男相的和男子女相的?詩里沒提名字,你也能把這罪名安到我四弟身上,豈不是空口胡說?」

楊嬸道:「可是,旁人都猜是你四弟呢,也沒有人猜別的大夫啊,可能是別的大夫一看就不是女的吧。你四弟常常來這兒,我可看到他許多回了,我看啊,沒有哪個大夫比他更像女大夫了。」

青荷不想再和她說下去,她只想趕緊先把飯燒好然後趕回家看看發生了什麼,於是對楊嬸道:「我還忙呢,正燒飯呢,沒功夫和你多說,您請回吧。」

楊嬸在她後面喊道:「你說清楚啊?你四弟要真是女的,你不也是同謀嗎?你們一家子合起伙來騙人,還有理了?」

王振興還站在院子里不曾進伙房,他回楊嬸道:「楊嬸,你猜誰也不能往我小舅子身上猜啊,他可真是男的。」

現在,他就擔心青荷一怒之下就帶著兩個孩子回家去,讓他再一次一連多日見不到孩子,所以,專撿青荷喜歡聽的話說。

楊嬸「哼」了一聲,道:「我看啊,你和他們孔家一樣,都是騙子,騙子,你們這些人啊,為了家產不落旁人手中,竟然能做出這種事,真是聞所未聞,你也不想想,就算你們防住了青荷伯父一家又怎麼樣?青枝就算招了個女婿,能把醫術傳下去,那也不是孔家的血脈啊?還不如傳給也姓孔的伯父一家,至少是真親。」

王振興道:「去去去,別人的家事,你在這裡摻和什麼?」

楊嬸道:「誰摻和了?不就是說幾句話嗎?」

王振興道:「想說別在我家裡說,去孔家藥房說去,那裡肯定有不少和你一樣的人登門拜訪了,你在那裡愛說什麼說什麼。」

說著,他也進了伙房。

那楊嬸站在院子里氣呼呼地說了句「你們這家人騙人還有理了?」就離開了院子。

伙房裡,青荷質問王振興道:「是不是你乾的?」

王振興抬頭看了看她,一臉無辜地說道:「怎麼可能是我?我能作詩?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青荷一想也是,他這人文化有限,能把字認全就算不錯了,不可能寫得出詩句來,最多能來兩句順口溜。

她這才稍微放了些心,要不然她又要張羅收拾東西回娘家了。

王振興看著她,慢條斯理地說道:「看來,你四弟的身份是瞞不住了。」

青荷道:「她本來就是男子,瞞什麼瞞?」

王振興道:「看,你連我都不說實話。」

青荷說道:「什麼叫實話?我從小就只知道我有個四弟,至於別的,我也不知。」

王振興道:「你的意思是,你父母和你四妹連你都瞞?那是不是你大姐,你三妹,她們也都不知情?」

青荷道:「我哪裡知道她們知不知道。哦不,她們要知道什麼?我四弟就是我四弟啊!」

她覺得自己好像被王振興給繞進去了,差點說出了青枝的身份真相。

王振興笑而不語。

反正,青荷說的話,他可一個字都不信。

,他心裡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青之若是招了女婿,以後孔仲達把醫術傳給青之的孩子,那他的孩子也是孔仲達的外孫,怎麼就不能跟著學醫了呢?

如果自己的孩子能跟著學醫,那以後他就可以不用為他們發愁了,畢竟,當了大夫,就相當於捧了個金碗。

作為一個大老粗,他無比希望自己的兒子以後可以體面些,所以,他試探地問了一句:「青荷,能不能讓你父親把醫術傳給咱家老二?按說你四弟的孩子可以,咱的孩子也可以。」

青荷冷然道:「你在胡說什麼?你幾時見過有人把醫術傳給外孫的了?要是你不嫌棄,當我家的上門女婿也行。你就改名叫孔振興吧!」

王振興這時如同被澆了一盆涼水,他這才想到,要想學孔家的醫術,自己得改姓,自己的兒子也得改姓。這他可得好好想想了。

他正皺眉思想間,突然聽到青荷道:「行了,你把飯煮好就和他們兩個一起吃吧,我得回趟娘家了。」

說著,她拿圍裙擦了擦手,然後把圍裙解了下來。

王振興道:「你四弟要真是你四弟,你犯不著一聽別人說點什麼嫌話就回家啊?身正不怕影子斜。」

青荷道:「快過年了,我去家裡討點糕點來。免得咱家再去買。」

王振興知道她只是找的借口而已,當下也不揭穿她,只是道:「那你多拿點,我好分給我爹娘一點。」

雖然自己是個不學無術又懶的混混,但是,對爹娘還是得上心的,自己家買不起什麼糕點,能蹭一點就蹭一點。

青荷道:「你放心,我哪年拿糕點忘記你爹娘了?」

王振興道:「那你快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8章 旁人都猜是你四弟

8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