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如此過往

第4章 如此過往

青枝和錢六回到自己宅里,還未到宅門前,就看到門前有個穿粗布藍底綉粉色臘梅上衣的老婦正在抬頭往上看著自家宅門上的牌子上寫著的「醫者仁心」幾個大字。

這老婦邊看邊嘟囔著:「看這門牌,應該就是這兒了。」

青枝以為她是來看病的,心裡又是一急,問道:「老奶奶,您是來看病的?」

這種老婦一但來看病,多是難看的重病。因為在這江北城裡,穿粗布衣著的人,尤其是老人,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求醫問葯的。

老婦一笑道:「不是。」

青枝這才鬆了口氣。

「那您是來幹什麼的?」青枝見她腿腳不便,便上前扶了她一把。

「我啊,是來找郭娘子嘮嘮的。」

青枝以為這老婦是母親認識的,於是一路小心翼翼扶著這老婦進了院子,一直將她護送到母親郭氏房中。

在母親和老婦在裡間閑聊的時候,青枝無所事事地在外間里徘徊著。她有疑問要問問郭氏,所以暫不離開。

在老婦嘮完離開后,青枝走到母親在的裡間,先放下自己的疑惑,問母親:「娘,這老奶奶是來幹嘛的?」

「來和你說親的。」母親輕笑。

「什麼,說親?」青枝驚乎。

「是啊,你現在也確實到了該說門親事的時候了。」

「那是哪家的公子?」

青枝想著,如果對方是個知書達禮的公子,又合自己眼緣的話,嫁過去還是不錯的。

曾經,在讀書時代,她最嚮往的就是古代陌上人如玉的翩翩公子了。

她在腦海里勾勒著與一翩翩美公子相親相愛,相敬如賓的畫面。

正想入非非之際,只聽郭氏說道:「哪家的公子?你想什麼呢?江北城哪個來給你說媒的,不是說的哪家的姑娘?」

「什麼?姑娘?」

「是啊,難不成別人還會來給你介紹哪個公子不成。」

想像中美好的畫面突然之間破碎,青枝覺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

順著這個話題,她問出自己剛才就一直想問的:「娘,你能說說,為什麼我父將我從小就裝扮成個男孩子嗎?」

郭氏疑惑看了她一眼,「你幾年前問過,我當時不是和你說過了?」

「我忘記了。娘你再和我說一遍吧。」

「好吧好吧,娘就再說一遍。」郭氏說著嘆了口氣,「這個啊,還真是要怪你父當時一時糊塗,害苦了你了。」

郭氏陷入回憶,邊回憶邊說著:「十八年前,娘剛懷你的時候,人人遇到你父,都會問他一句:這回你家娘子懷的是兒子還是女兒?你父總是斬釘截鐵地回答人家說:兒子!」

「他因何會覺得一定是兒子呢?」青枝不解。

「懷你之後,他每次做夢,都夢到一個男孩對著他笑著。所以他就認為,這是老天爺在告訴他,他將有個兒子了。」

「那就算這樣,我出來之後,是個女孩,他也不該欺騙世人。」

「事情如果有這麼簡單就好了。你父是個行醫的,我們孔家這些本家,個個都盼著他生不齣兒子,好遺傳他的醫術。因為他們認為,將醫術傳給女兒,以後醫術就是傳給了外人。但你父不想被他們牽著鼻子走。他的醫術高明,但都是他自己看書和四處遊歷學來的,孔家可不是祖傳醫家,除了你父,其他本家沒一個懂醫學的。他自個兒學的醫術,卻要被迫傳給那些本家,他能甘心?所以,在你出生后,他就決定,先將你當兒子養活,好堵住那些本家的嘴巴,等你慢慢長大的過程中,他可以物色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將他的醫術傳下去,而不是被迫傳給那些本家。」

「可是我怎麼辦呢?我就一輩子當個男子了嗎?」

「那怎麼會,等到合適的時機,你父就會將你的身份公佈於天下。」

「什麼時候才是合適的時機?」

「等他物色到了一個天資聰穎,愛好醫術,亦有醫德之人時,就把你的身份公布出來。」

「可是,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他從你十歲以後就開始每隔兩年就出去遊歷,除了為了增進自己的醫術以外,更是為的這事。那個人啊,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到,要是找到那個人的時候,你人老珠黃,就太晚了。」

「找到那人和我人老珠黃有什麼關係?」

「那個人將是你的夫婿。」郭氏語氣不能再淡定了,彷彿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什麼?簡直……」她高聲喊道,後面的話當著郭氏的面,她無法說出口。

「簡直什麼?你以前不是很贊同嗎?」郭氏詫異。這個從前她說什麼都言聽計從,從不反抗的女兒,如今似乎變得有些不那麼聽話了。

「我以前贊同?如果那個人雖然天資聰穎,愛好醫術,亦是有醫德之人,但如果不是我中意的那一類的,我如何能贊同?」

郭氏嘆氣,「你說的為娘不是沒想過,但與你父的醫業相比,就只能如此做了。你也知道,要找到這麼個人,是極不容易的。如果他什麼條件都能達到,卻僅僅不合你眼緣就把他拒之門外,那你父這麼多年的功夫,不是白費了?你忍心讓他失望?」

「你們可以將醫術傳他,和我無干,我的身份是否要公開,和他可以毫無關係。」

「你父傳他醫術,為的是讓他再傳給自己的後代,哪怕那個後代是個外孫,也總好過傳給那些本家。」

青枝不再作聲。

但她是絕不會照著這個步驟走的,若是父親在外面找到的夫婿合自己眼緣倒也罷了,否則,她是寧死不嫁。

不過,這些眼下還很久遠的事情,她可不想費心思去想,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得罪母親。

郭氏看她不再出聲,以為自己已經說服她了。

「那個姑娘,你還是要去見一下的。這也能更好的將你的身份藏起來。你要是一個姑娘都不見,江北城更會人人都懷疑你的身份了。」

「放心,我會去見的。」

關於和一個姑娘的相親,青枝之所以同意,是因為她覺得也許相親這事,還挺好玩的,即可以打發打發這在古代的無聊時間,還可以暫時偽裝自己的身份,何樂而不為?

反正自己見過以後不同意就是了。

郭氏見她同意了,連忙寫了個便箋,派了家丁孔海,送到剛才來的那老婦家裡去了。

青枝穿過庭廊,從母親房裡走到自己房裡,又開始苦讀起厚重泛黃的醫書來。

看到半中午時又想起今日早上在陸世康房間里的一幕,在心頭喃喃自語道:「他是不是看出什麼來了?」

不行,她得什麼時候借行醫之名再去陸府試探試探。

畢竟,被這麼一個紈絝子弟看出自己真實身份的話,是極其危險的。

因為他交際廣泛,狐朋狗友眾多,他知道的話,也許很快就會傳遍整個江北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如此過往

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