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第499章

青荷到了快到孔家門口時才發現,不少人站在門外向著自己家的方向指批點點地說著什麼。到了邊上時,才發現自己家的藥房門和院門都關得嚴嚴實實的。

門邊還有一下爛菜葉,不由讓她猜想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人群里有人看到了她的出現,譏笑了一聲,道:「孔家二姐來了,想必是來看看自己四弟,哦不,四妹,遇到什麼人生大事了。」

青荷沒理會這兩人的嘲諷,徑直往院門邊走去,到了門邊,伸手敲了敲門。

很快有人開門,青荷一看,是錢六,只見錢六探了探頭,看到是她,便道:「青荷姐來了,快進來吧。」

青荷便進了院門。

到了門內,就聽錢六道:「青荷姐,你是聽到什麼傳言才來的吧?」

青荷道:「可不是?誰知道快過年了出了這事,也不知道是誰寫的那些紙,這事不管怎麼說也只是我家的家事,和別人有什麼關係?一個個義憤填膺的,好像我們家傷害了他們一樣。」

錢六道:「可不是嘛!青枝不管怎麼說,也給他們那麼多人看過病的,可沒少為他們費心。他們有的人不帶錢來,咱們也沒耽誤給他們治,也很少像別的藥房那樣一年到頭催他們要錢,他們倒好,現在逮著一點兒錯就把人往死里罵,個個都是沒良心的。」

青荷聽錢六說到這兒,猜他怕是也早就知道實情了,看樣子青枝的身份是不必瞞著他了,便接著他的話道:「青枝她現在怎麼樣?肯定在急得團團轉吧?」

錢六道:「她倒不是特別急,反倒是師母特別急。你不知道門外那伙人有多過份,他們拿著爛菘菜葉往咱藥房里扔,有的人還往裡扔石頭,剛才砸到了我的手了,砸了個包,還差點砸中青枝的背。於是我和青枝趕緊把藥房門給關上了。」

剛才關了門后,他和青枝好不容易才把外面的人扔的爛菜葉和石頭清理乾淨的。

青荷道:「唉,這事整的,連個年都過不好。」

兩人說話間來到了劉氏的屋外,就見於嬤嬤和幾個丫頭一起站在屋外,想聽什麼又不敢進去聽的模樣。來到廳堂里,就見廳堂里坐著劉氏,青顏,和青枝。

「母親,這事可怎麼辦才好?我四弟……我四妹這事看樣子是瞞不住了。」青荷腳步剛邁進門就說道。

劉氏嘆了口氣,「能有什麼法子?只能任人嘲笑唄,也許,過去這段日子就好了。」

青顏問:「那這事不會耽誤咱家藥房的生意嗎,萬一以後他們一直不來咱家藥房了呢?」

劉氏道:「哪能呢?咱家不是來了個男子嗎?我看那於其書是個學醫的料,以後他進來了,為大家治病,大家慢慢忘記這事,不就行了?」

青枝聽到這兒接過話題道:「母親,師兄只是來跟著師傅學醫的,和錢六一樣。」

劉氏看了青枝一眼,覺得她似乎話裡有話,道:「他和錢六可不一樣,你父親和我說了,他就是打算讓他當咱家的……」上門女婿四個字不太好聽,所以她便沒有出口。

青枝道:「但是師兄好像沒有這方面的想法,你和父親怎麼能強人所難?」

劉氏道:「你父親和我說,他對你滿意著呢,現在就看你這兒了。你要是能接受他,那就一切都妥了。他這人一看就是實在人,你有什麼不滿意的?」

青枝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沉默了片刻后道:「母親,此事暫且不提。」

「提不提以後也是這樣辦。」劉氏道。

並非她一定要女兒聽自己的,若是青顏,她就由著她自己去了,但青枝不行。因為在這件事情上,似乎想不到更合適的處理辦法。總不能真讓自己夫君的醫術失傳或是傳給外姓人吧?

青枝覺得自己說服不了母親,但眼下正是旁人鬧事的時候,又不想當面頂撞她,讓她心裡更添一層煩惱,便沉默了下來。

一時之間,屋裡誰也沒有說話。

錢六這時看了看眾人,插嘴道:「師母,三位師姐,我呆在這兒是不是沒事做了?眼下看樣子藥房是開不了了,一開門還是被他們往裡扔石頭和爛菜葉的,還是得再關,所以,我是不是能回家去了?」

今日是二十七,再過幾天就該過年了,他希望能早點回去。

劉氏這時才想起他的事,對他道:「那你就先回你家去吧,這藥房看樣子得有一段時間開不起來了。什麼時候能再開,還真難說。反正得等江北城的這些人消了些氣,想到咱們對他們的好的時候才能行。」

青顏道:「指望他們想起咱們對他們的好?簡直是做夢。他們能想到咱們的好就不會往咱家藥房扔爛菜葉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9章

8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