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第502章

此時青枝還在劉氏房間里和劉氏以及自己的二姐三姐呆在一起,於嬤嬤到了劉氏房間,對青枝道:「四公子,陸府的丫頭玉珠來找你,說是陸府有人受了風寒,你快點去吧……」

劉氏聽了於嬤嬤的話,面上帶著驚喜和疑惑說道:「什麼?陸府的人過來了?他們陸府沒聽說咱家出事了嗎?還是他們知道了,卻還找咱們為他們看病?來的人是誰?」

她似乎隱隱看到點希望。

如果陸府不在乎自己家的這事,那麼江北城百姓是不是也會效仿陸知府一家呢?

於嬤嬤答道:「夫人,就是陸夫人的貼身丫頭,叫玉珠的,我不會認錯的......」

劉氏對青枝道:「你快去,別讓人家等久了!」

青枝雖然覺得陸府里的人病的時機讓人疑惑,但也猜不透到底是真是假,便去了藥房,拿了藥箱,和玉珠一起往陸府走去。

青枝和玉珠一起走在路上的時候,遇到不少人對她指指點點,她懷疑要不是身邊走著的是陸府的人,那伙人怕是要當面來質問她了。

以前她曾經想過有朝一日被人識破身份的情景該是怎麼樣的,也常常為此提心弔膽,如今這一刻終於到來,她反而心裡有了些許解脫,反正,該來的總會來,唯有面對別無他法。

當快到陸府時,她問玉珠:「不知陸府何人病了?」

她猜測絕不可能會是陸世康,畢竟是玉珠過來叫她的,所以她猜,有可能是陸夫人或是陸夫人身邊的人。

玉珠道:「是婭兒。」

「婭兒?」青枝心裡升起一種複雜的感覺。

這麼說,她要和何櫻面對面了。

「是的,就是她。今日一早我去給表姑娘送糕點的時候,表姑娘說她在躺著,我就問她為什麼會躺著,表姑娘對我說她突然受了風寒。」

青枝只是靜靜地聽著。

來到陸府,玉珠一路帶著青枝往何櫻的院子走去。

到了何櫻院門前時,玉珠拍了拍腦門,道:「呀,我忘記了,要進表姑娘的門,得先找四姑娘拿鑰匙。」

青枝疑惑地看了玉珠一眼,不明白她這話什麼意思。

玉珠笑著說道:「孔大夫覺得很奇怪,對吧?我家四姑娘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把表姑娘給關在院子里了,當然,我也是今日一早才知道這事的。今日一早我過來給表姑娘送糕點,發現門鎖著進不來,我就喊裡面的人開門,裡面的人告訴我得去四姑娘那裡拿鑰匙,於是我才去找了四姑娘,等四姑娘開了門,我進去以後,才從玉冰嘴裡知道這事的。」

玉珠邊說邊笑,彷彿這是一樁她遇到的最好笑的事情似的。

青枝不明白陸媛清為什麼這麼做,她把何櫻關起來的動機是什麼?

但是想想事情是陸媛清做出來的,她又覺得見怪不怪了,畢竟,不能按常人的心思來理解陸媛清的行為。

她做出再出格的事情都不能算出格。

玉珠說完剛才那話以後又對青枝說了一句:「孔大夫,您先在這兒等著,我去找四姑娘來。」

青枝道:「好。」

玉珠便跑著去陸媛清那院了。

青枝便在院門口等著。

不多時,陸媛清風風火火地走在前面過來了,後面玉珠也風風火火地跟著。

陸媛清一看到青枝,便眼睛笑成月芽道:「孔大夫,你可是好久沒來陸府了。」

青枝道:「大夫不光顧,說明你們府上的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陸媛清道:「只不過你不來,有的人怕是心病要犯了。不過呢,你一來,另一個人的心病就要犯了。」

玉珠眼睜睜地看著陸媛清,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什麼孔大夫不來一個人的心病要犯,孔大夫了來了另一個人的心病要犯?

這兩個人是誰?

她可沒聽說過孔大夫和陸府的人有什麼瓜葛。所以,她問道:「四姑娘您說什麼呢?咱府里有人有心裡病嗎?」

陸媛清道:「誰還能沒點心病?」說話間她走到門邊,從袖裡掏出鑰匙,開了鎖,對青枝道:「孔大夫,我陪你一起進去吧。我倒要看看,那婭兒怎麼一夜之間突然患了風寒。」

「陸姑娘,這是你府上,你想去哪,在下是無權干涉的。」青枝提著藥箱往裡走,陸媛清既然要跟著去,隨她。

玉珠也想看熱鬧,便也跟在她們後面。

三人一起來到廳堂時,便看到何櫻正在廳堂里徘徊著。

何櫻聽到三人的腳步聲時,便扭頭往門口看來,待看到來人是青枝,陸媛清和玉珠,吃了一驚,帶著盛氣凌人的怒氣問:「你三人來此作甚?」

「聽說你這兒有病人。」青枝淡然道。

「病人?」何櫻疑惑問道。

說完這話她才想起來她在玉珠過來的時候解釋婭兒還在睡覺的原因是她受了風寒。

她皺了皺眉,用不甚友善的語氣說道:「她只是略略受了點兒風寒,我給她吃了點以前的治風寒的葯了,不需要你專門跑來一趟。」

青枝淡然道:「我只是被叫來的,並非我自己想來。」

陸媛清道:「表姐,婭兒受了風寒,你連大夫都不想給她請?喲,敢情丫頭就不該被當人看待了?」

何櫻回道:「她風寒又不嚴重,現在需要的只是休息一會而已……」

陸媛清道:「表姐,一個人的風寒嚴重不嚴重你都知道了?你什麼時候學會判斷一個病人的風寒嚴重不嚴重的?你偷偷學了醫術了?」

何櫻道:「我看她神色沒那麼虛弱,猜出來的......」

「要是大夫給人看病全靠猜,那可真是夠容易的!不過我告訴你,就算你不關心婭兒,她現在畢竟是在陸府,我陸府就得給她看病。孔大夫,你直接去婭兒房間就是。她房間就在西邊那兒。」

她並非真的關心婭兒,她根本不信婭兒會在今日那麼巧的受了風寒睡著了,所以,她想進去探探虛實。

說話的時候她給青枝指了指廳堂西側的那間屋子。

青枝便往西間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2章

8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