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背影

第504章 背影

陸媛清道:「她腳好好的?當我們是瞎子嗎?你敢讓她把鞋子脫了讓我們看看嗎?」

婭兒連連擺手道:「四姑娘,孔大夫,我真的腳好好的,我之所以走路看起來怪,是因為我睡覺時不小心壓到了一邊的腿,麻了一點,真的不礙事的。」

陸媛清道:「婭兒,你好好的一個丫頭,什麼時候跟誰學會騙人了?你要是怕你主子不給你治病,我給你治,快,把鞋子脫了,你腳這樣我可心疼了。」

婭兒道:「四姑娘,我真沒事。」

陸媛清道:「有事沒事不是你說了算,是我說了算。玉冰,玉珠,你們幫幫我,把婭兒的鞋子給脫了!」

玉冰玉珠兩人不知道四姑娘為什麼一定要給婭兒看腳病,但四姑娘吩咐了,又不敢不從,她們同時應聲道:「好!」

何櫻這時急了,對陸媛清道:「媛清,你今日怎麼回事?」

陸媛清嬌笑著說道:「我?我怎麼了?我不是關心表姐你的丫頭嗎?別明日或是後日回去了,又得了跛腳病,到時候我姑母又說我們虐待了她。所以,今日趁著孔大夫在這兒,無論如何我也得讓孔大夫給婭兒看看腳到底怎麼回事。」

青枝道:「對,這人要是跛了腳,不及時看怕會出更大的問題。」

婭兒見玉冰玉珠兩人向自己走來,眼看就要靠近自己,嚇得連連後退,道:「你們饒了我吧,我真的沒事!」

玉冰道:「你沒事也得讓孔大夫看看啊。孔大夫說你沒事你才真沒事。」

玉珠也道:「就是說啊,你怕什麼啊?這有什麼好躲的?」

她們看出來了,婭兒的眼神流露出擔憂,害怕以及焦急的神色。這不由讓她們猜測婭兒到底是做了什麼壞事,被四姑娘給抓住把柄了。

她的表情讓她們好奇心大發,所以她們決定了,一定要聽四姑娘的,讓婭兒把鞋子脫了。

她們走到婭兒邊上后,一人捉住她,不讓她動彈,另一個開始脫她的鞋子。

何櫻見狀,有些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她突然之間喊了起來,喊的是「救命!」

陸媛清聽到她喊救命,冷笑了一聲,道:「你喊吧,等會大家都知道你昨夜派婭兒做的好事了。」

何櫻剛才一聲出口本來想接著再喊,現在則閉了嘴。她本來想喊人過來,等有人來后,她就向來的人說陸媛清和孔青之兩人來到這兒欺負她和婭兒兩人的。

陸媛清見何櫻不出聲了,更猜准了昨夜那事是她派婭兒乾的,因為她剛才那句話,她並沒有反駁,而是乖乖閉嘴了。

此時玉冰緊緊捉住了婭兒,玉珠則已經把婭兒的兩隻鞋子都脫了下來,正在脫她的襪子。

待婭兒的襪子被脫下來以後,陸媛清湊近彎腰仔細看了看,就見婭兒的腳後跟那兒磨破了,有些發紅。

陸媛清看著那塊破皮的地方對婭兒道:「婭兒,你這腳看起來是剛磨沒多久的吧?怎麼,你昨夜走了一晚上?」

婭兒連忙否定道:「不是的,是昨天白天我在院子里多走了幾步路,昨天白天我覺得自己最近這些日子胖了些,怕自己回去以後見人會不好意思,便想著能讓自己變得輕那麼一些。」

陸媛清笑了聲,道:「婭兒,你不太會撒謊。你這麼瘦了減什麼肥啊?我來告訴你怎麼說才更合理一些,你就說啊,昨天晚上吃得太多吃撐了,撐得不舒服,便想著在院子里多走一會兒,一不小心把腳給走破了。」

婭兒便悶聲不吭了。

陸媛清直起腰來,道:「行吧,我和孔大夫都明白你昨夜幹嘛去了,你們主僕二人反正明日或是後日就該走了,你們想想怎麼給孔大夫贖罪吧。」

何櫻道:「表妹,我贖的是什麼罪?要贖罪的不該是孔青之嗎?你要知道,她這人欺騙世人,欺騙你三兄長,當然也欺騙了你,和我。我們所有人都被她騙了,你要我贖罪?我何罪之有?就因為我向大家說出了她的真面目?」

青枝沒想到何櫻竟然直接承認了,此時冷然回道:「不知我的真面目,和何姑娘有何關係?需要你來多此一舉?再說了,你說我是男子,也無非是無端猜測,並無證據。」

何櫻道:「證據?你現在敢在這兒脫衣服自證清白嗎?」

陸媛清道:「表姐,我還懷疑你是男子呢,你要不就在這個院子里脫下衣服給我看看?」

何櫻道:「我是男子?你用得著用這種方式給孔青之說話嗎?」

陸媛清道:「那我問你,你要是懷疑吳山是女子,你能讓他在院子里脫衣服自證清白嗎?」

何櫻不作聲了。

就在這時,老太太的聲音在門前響起,「剛才誰叫的救命?」

陸媛清道:「是我表姐。」

何櫻道:「沒有,不是我。」

「孔大夫在這兒啊?」老太太看到青枝,有些吃驚,「誰病了?」

青枝道:「沒什麼人生病,中間有些誤會。我先告辭了。」

說著便往外走。

來到陸府院門外時,她鬆了一口氣。

今日陸府之行算是不虛此行,她明白了誰在背後算計自己。

正走著,突然看到前面有個不能再熟悉的背影,那是一見之下就讓她突然心裡一動的背影。

那是陸世康的背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4章 背影

8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