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第507章

兩人來到外面,便在街上閑逛。

大街上人來往如織,各自手裡都提著剛買的東西,大包小包,吃的用的玩的,也有的在空著手,那顯然是剛剛來到街上,還沒開始買東西。

不停有孩童穿梭在街巷中,相互嬉戲打鬧。

周靜邊走邊問鄭杭肅:「以前過年,你們家要買什麼?」

問起這句話時,她想起往常平康王府過年的情景,總是格外熱鬧。往年每當此時,各種點心,糕點,吃食應有盡有,父親也總會在大年三十那日晚上命人做上幾桌好酒好菜犒勞眾將士們。並且命令後勤兵們給軍中的士兵們也改善伙食,好酒好肉招待。

想起往年,她不覺有些默然神傷。

今年的平康王府里,只有母親和幾個丫頭及家丁了,可以想見該是何等的冷落。

在她剛才的問話以後,鄭杭肅沉默了片刻,道:「我記憶裡面,我家過年的時候,我母親會給我吃一種很好吃的東西,但因為記憶過於久遠,我已經不記得那是什麼東西。」

從他的敘述里,她明白他口中的「母親」指他的親生母親。

也許,關於年的記憶,最溫馨的那些時刻,是在他幼年的時候。

她不覺緊握了他的手,彷彿如此能讓他關於幼年的傷痛能減輕一些似的。

當他們遇到一輛空著的馬車時,周靜道:「鄭大哥,咱們坐馬車吧?」

鄭杭肅點了點頭。

兩人便一同上了馬車。

在馬車上,馬夫問:「不知兩位去往何處?」

周靜道:「我們沒有什麼目的,你拉著我們隨便去往何處。但不能距離礁州城太遠。」

馬夫心道,這兩人大概是一對新人,若是老夫老妻,大抵沒有這個心境隨意做馬車閑逛。既然姑娘說了隨便往何處去,他便愛去哪去哪了。

他決定按自己喜歡的路線走。

哪裡車馬少,他便往哪開。

在馬車上,周靜便將窗帘打開,看著外面。

當馬車經過了一個路口時,鄭杭肅將她打開的轎簾關上了,然後低聲對她道:「外面有可疑之人。」

周靜也壓低聲音,驚問:「可疑之人?」

「剛才路過的賣布匹的,眼光並不在顧客身上,而是在左顧右盼,距離三丈遠之處,有人在賣饅頭,亦是在左顧右盼。」

她問:「那我們是不是已經被發現了?」

若對方是太子蕭派來的人,極有可能認得出自己和鄭杭肅,因為鄭杭肅上過戰場,而她在戰場邊觀戰過。

他回她道:「沒有,他們大概沒想到我們會僅僅兩個人出來,更不會想到我們會乘著城裡馬夫的馬車,看他們的神情,注意力應是集中在那些走路的人上面。」

她問:「那我們是不是就不用回去了?」

她現在不想回去,畢竟才剛剛出來。

「不必。」

他話音落後,她把頭依在他的肩頭,不再說話。

他任由她的頭放在他的肩頭上。

由於現在不便把轎簾再打開了,便看不到熱鬧的街景了,不過,外面喧鬧的聲音一直在傳入轎內。

馬夫把轎子趕到東邊城門處以後,問:「兩位客官,是返回城中還是出城?」

周靜道:「出城吧。」

在城內既然連轎簾都無法打開,唯恐被人發現,那麼在城中再逛已無興緻。

馬夫聽了周靜的話后,道:「城東也沒什麼好玩的地方,但有一個小山丘,山丘下有小湖泊,要不我帶你們去那裡玩玩。」

周靜道:「可以。」

馬夫便趕著馬車往距離城東門有一里多路的湖泊處趕去。

待馬夫將馬車趕到他之前所說的小山丘和小湖泊處時,他便把轎子停在道上,對兩人道:「那小湖泊就在路左有幾十丈遠處了,那兒山路狹窄,馬車不便進去,你們看我是在這兒等著你們,還是我先回去等會再來接你們?」

周靜道:「你回去吧,等會我們自己走回去便是。」

馬夫道:「那請兩位客官支付一百文錢。」

鄭杭肅從袖中掏出一枚碎銀,道:「不必找了。」

馬夫感激道:「謝過公子了。」

兩人下了馬車后,往馬夫說的路左也就是路北走去。

周靜已經太久沒出來,每日在兵營里過著枯燥無味的生活,如今看到山,山溪,以及不遠處的湖泊,心情大好。

似乎在兵營里時,她是個復仇女神,一旦出來,遠離兵營,她就復歸了曾經的那個小女孩一樣。

山路是被附近的村民踩出來的細窄小徑,好在這些日子連續晴天,兩旁以及路上的落葉和枯草甚是乾燥,腳踩上去,發出窸窣的聲響。

她邊走邊對鄭杭肅道:「此處是個可以常來的好地方。」

鄭杭肅道:「嗯……」

「可惜我們不能常來,因為總歸還是有危險......」她又道。

「嗯……」

她突然想起今日還沒參與進莫伯和鄭杭肅的交談之前在鄭杭肅的帳篷外聽到的內容,於是問:「今日一早莫伯說的程平將軍也是聶筇的後代,聶筇是誰?某個大人物嗎?」

「他是五百多年前的一位綠林好漢。」

自小,父親便對他講述那些家族一直流傳下來的關於祖先聶筇的故事,在祖代一直流傳的故事裡,聶筇是愛打抱不平的綠林好漢,只是後來因在民間威望過高,有許多追隨者,從而威脅到了皇家的統治,是以,遭到了彼時皇族的清算。

故事代代相傳,各種添油加醋,聶家後代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故事版本,但,無一例外的是,每個後代都說他是綠林好漢,不同的只是細節。

鄭杭肅聽到的故事自然也是被編纂了的故事。

他聽說有人寫過一本《江北野史》,並把聶筇寫成了一位山匪,他沒有親見過那本野史,也並不信那野史里的內容。

當然,對於父親向他講述的故事,他也並不全信。

周靜又問:「那聶筇姓聶,怎麼程平會是他的後代呢?他姓程......」

「聶家後代為了生存,不得已各自改了姓氏。」

周靜又問:「莫伯話里『也』是何意?還有人也是他的後代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7章

9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