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山林之中

第508章 山林之中

鄭杭肅道:「嗯,確實有人和他一樣,也是聶筇的後代。」

周靜問:「那個人是誰?莫伯嗎?」

鄭杭肅道:「不,是我。」

「你?你的意思是,你和那程平是一家人?都是聶筇的後代?」

「嗯。」

周靜有些疑惑,問:「可是,經過了這麼多年代,你們是如何能分辨出自己是某個人的後代的?又如何能找到同一個家族中的其他人的?」

鄭杭肅道:「通過信物。」

「信物?什麼信物?」她越來越好奇了。

「青銅牌。」

「青銅牌?什麼樣的?」周靜覺得一切都有點不可思議,她懷疑自己在做夢。

當她看到鄭杭肅從懷中掏出一枚長方形的青銅牌時,她方才相信了這一切都確有其事。

她把那青銅牌從他手裡接過,拿在手裡仔細端詳了一會兒,道:「這個青銅牌有些年頭了吧?」

青銅牌的正面和反面都被磨得異常光亮。

鄭杭肅道:「大概自我出生開始,它就被打磨好了。」

周靜只是看著青銅牌,並不說話。也不知為何,許是因為聽了他說的故事,再加上初次看到這青銅牌的緣故,她覺得它像是一個具有魔力的東西,以至於她的指尖只敢輕輕地捏著它。

她看了一會兒,便把它放回了鄭杭肅手中。

鄭杭肅便把青銅牌放回了自己的懷中。

兩人走到了湖泊上方的山道上,便開始往湖泊的方向走。

從山坡上到下面湖泊的路途中,是成片的乾枯的荒草。

到了湖邊時,她在距離湖泊幾尺遠的地方坐了下來,道:「那個程平雖然和你是同一個祖先,但是,畢竟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代,你們關係必然疏遠如同陌生人,且他又已經在京中當官,會真心幫咱們嗎?」

「會。他已經被莫伯說服了。」他說話間也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莫伯是怎樣說服他的?」她今天早上進去他帳篷時,他們已經聊了一會兒,所以,她只參與了事件謀划的結局那部分,至於前面他們講的內容,她並不清楚。

他回她道:「莫伯對他說,除去本家這個關係,他應能分清形勢,如今胡家天下已經如同木浮於滔滔怒水,被傾覆只是時間問題,他若早點歸順這方,還能當個有功之臣。」

「莫伯是怎麼知道程平的身份的?他又不可能看得到他的青銅牌。」周靜道。

「通過查找有青銅牌的士兵的祖籍,順藤摸瓜,自然就找到他了。」

周靜道:「念大隸皇上和太子蕭怎麼也想不到京城會出事,他們一直以為咱們攻打的會是江北城。他們大概更加不會想到攻打之日會是除夕,因為到了今天咱們還在礁州城內靜悄悄的。」

鄭杭肅道:「這便是攻其不備。」

就在此時,林中突然吹來一陣寒風,周靜冷得打了個冷顫。

「在這兒坐著,真的有點冷。」她道。

湖邊有風,吹拂著她的秀髮,掃過他的面孔。

她把手塞到他手裡,問:「你不冷?」

他沒有說話,而是將她攬在懷中。

她覺得自己暖和多了。

身體暖和多了,心裡也因他的這個動作而突然覺得似有一股暖流流過心田。

她仰起頭,將明媚的面孔對著他,道:「這樣沒那麼冷了。」

「湖邊太冷,咱們離開這兒吧。」他說著攬著她站了起來。

「就……離開這兒?」她愣了一下。

才剛剛來。

「此處風大。」他答。

「可是......」

「去樹林中。」

她這才明白他的意思是離開湖邊到山上樹林多的地方走走。而不是如同她以為的離開。

兩人在山間樹林里徘徊了一會兒以後,在某個樹邊停下了。

她面對他閉上了眼睛。

當感受到他的抱和他的吻時,她心跳不可抑制地劇烈起來。

明明還是有點冷,山上的風並不比湖邊小,她卻毫無感覺。

她感覺到他的唇有點冷,他的手觸及自己的地方也有點冰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8章 山林之中

9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