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一不小心

第50章 一不小心

「娘何苦為這些以前的事情難受?」

郭氏似是沒聽到一般,接著自己的話題道:「所以咱家現在過得揚眉吐氣了,我才挺直了腰板,前些日子你祖父還說想讓你大伯家的老五青池那小子來當學徒,我便直接拒絕了。他也就是看著你父親出門去了,覺得咱孤兒寡母的好說話,才這樣提議。你看著好了,在你祖母的壽宴上,他肯定又會再提此事的!」

「提了也不能同意啊!」青荷道。

「那是當然,你祖父眼裡只有他大兒子一家,何曾將咱們放在心上過?不說別的,就算他只喜歡孫子,但你四弟也沒見他喜歡啊!」

「大伯給他生了五個孫子,他能不偏向他們一家嗎?」

「這樣倒也好,他若喜歡你四弟,若時常讓你四弟過去看他,那你四弟這身份也不好瞞了。」

「倒也是,還虧得他不喜歡。」青荷附和道。「那我父不是過十天會回來一下?」

父親是個孝順的,就算祖父只愛自己長子一家,父親還是不曾虧待過祖父母半分。如今祖母八十大壽,他作為兒子,應該會回來幾日。

「他走的時候和我說了,這段時間他不去很遠的地方行醫,就是為了你祖母大壽。等大壽過後,他就去遠的地方了。」

「我就猜父親肯定會回來。」

說到這兒,便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

「娘,我回去了。家裡還有兩個小的,得看著點。」

「等下,那木箱里有幾兩銀子,你拿去給他們買個零嘴兒吃吃。」

「不了。家裡還有。」

「不是給你的,是給我那外孫外孫女的,他們餓著我可不能饒了你,你快去拿。」

青荷於是走到房屋東牆邊的桌邊,那上面有個木箱,裡面放著日常用的銀子。

「娘,那我就拿了。」從木箱里拿了兩綻銀子,塞進了袖裡。

「回去路上小心些。」

「知道了娘。」

青荷出門后,有些感慨,每回母親都是裝作不知道她是來要銀子的,和她嘮叨半天,走的時候讓她帶上銀子時,還每每體諒地讓她不那麼難堪。

自己當時是作了什麼孽,看上了那個如此不靠譜的人?

回到自己那擁擠的陋巷中的小宅子,還在路口,便看到自己男人王振宏正在宅門口站著,似乎在等待著自己回來。

看到他,她便氣不打一處來。

王振宏卻笑嘻嘻的看著她。

「你回娘家去啦?」

「沒有。我只是出去走了走。」不想讓他知道自己又去娘家拿銀子了。這銀子要省著點花,要花在兩個孩子身上。

「沒有?騙我呢?我找找看!你是不是拿了銀子回來。」王振宏笑嘻嘻上前道。

孔青荷往邊上一閃,便進了屋。

那王振宏在身後笑嘻嘻跟著。

剛才他回來見她沒在房裡,問了兩個孩子都不知道她去哪兒了,便猜到她定是又去孔宅要銀子去了。

不過眼下,他也不逼著她將銀子交給他,他自有辦法找到銀子,不管她藏哪兒,只要是藏在這個家裡,就沒有他翻不到的地方。

見到她在廳堂的桌子邊坐下,他便也在桌子邊坐了下來。

「娘子,我想到一個人,可以給你三妹說個親。」王振興喝了一口桌上放著的茶道,那茶是早上沏的,現在已經涼了,不過,他不講究。

「誰?」

「客滿樓的老闆家的二公子,周興旺。」

他是這樣盤算的,要是娘子的三妹和客滿樓的二公子攀上了親戚,自己以後和客滿樓的老闆一家就是親戚了,以後自己去喝酒吃肉,還能要錢?

「他?滿臉橫肉的,我家三妹肯定不喜歡,她眼光高著呢。」

「你三妹也該快點找個婆家了,談了那麼多次,也老大不小了,該放低要求了,你要知道,正經人家的公子,看不上她!誰會要一個情史豐富的婊子。」

孔青荷怒呵道:「你剛才說我三妹是什麼?」

「婊子,怎麼,說錯了么?別人都這樣稱呼她的,也就是你們一家人不知道罷了。」

「我三妹只是和人談過戀愛,又沒怎麼樣,怎麼就是婊子了?她只是不曾遇上良人罷了。」

「你也不用和我多說,你要知道,那只是你的想法,你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哪裡知道她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你就知道了?我和她一同長大,她怎麼樣,我不比你清楚?」

「就算她不喜歡那個客滿樓的二公子,那還有一個人,可以給她介紹介紹……」

「誰?」

「松濤書院陳夫子的大公子,長著挺文靜的,這總該是你三妹喜歡的了吧?姑娘家都喜歡小白臉。」

他打的算盤是,如果他攀上了這門親戚,那以後自己兩個孩子去松濤書院讀書自己就可以不掏學費了。

以自家的這點收入,哪有可能供得起兩個孩子讀書。

雖然自己是個粗人,他還是希望兩個孩子能讀上書,不像他,一輩子是個大老粗,永無出頭之日。

「他家的大公子?」青荷回憶了一下,三年前她有次回孔宅時,遇上那松濤書院陳夫子的大公子去自家藥房拿葯,那時他才十五六歲,看著確實文氣,但,如此文氣的男子,自己三妹能看上嗎?

或者說,他能制服得了生性潑辣的三妹嗎?

答案是否定的,自己三妹那性子,不欺負死人家才怪。

「他過於文氣了,要我說啊,我家四弟倒是更為合適。」她覺得青枝倒是可以試試。

「什麼?你四弟?他不是男子嗎?」王振宏震驚地張了張嘴巴。

「哦,對,你看我忘記這茬了。」青荷連忙道。

心想自己怎麼就不小心說漏了嘴。當下真想打自己一個嘴巴。

她連忙端起桌上的另一個茶杯,喝了一口。

卻一不小心嗆到了。

她的神情引起了王振興的懷疑,她若是說錯了,又慌什麼?這有什麼好慌的?

而且,她的話,細細推敲,確實讓他摸不著頭腦。

再想了想孔青枝那細皮嫩肉的模樣,再想起他每次過年過節去孔宅,孔青枝都不像別的小舅子對自己姐夫那樣熱情好客。

如果說是因為自己是個粗人,所以孔青枝不愛和自己接觸,但,對湛河城縣令的二公子那個大姐夫,孔青枝同樣是不怎麼熱情。

他總是有點疏離,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以前他認為他只是天性如此,今日自己娘子的一句話,卻讓他嗅到了某種秘密的味道。

「你四弟其實是你四妹,對吧?」他也只是試探地問了句,自己心裡對這個並不完全確信。

因為,如果是真的,那未免也太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章 一不小心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