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窗口之人

第515章 窗口之人

王呂道:「看到孔大夫和何池大詩人兩人在巷子里挨得很近,共撐一把傘在那兒說話。當時何池大概是已經發現了孔大夫的身份了,要不然怎麼會和她那樣?咱三公子坐在轎子里,看到了那副情景,當孔大夫來到巷子口時,才看到三公子的馬車,三公子也沒下車,只對我說了兩個字『走吧』,你不知道咱三公子當時的那兩個字聽著有多萬念俱灰,我當時聽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齊方只是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王呂問:「所以,咱三公子回到虹州以後,就是你也看到過的那副樣子了,你說,咱三公子要是真娶了孔大夫,得有多不幸?所以,你覺得你不應該拆散他們嗎?」

齊方沉默了半天方道:「可是,咱三公子親眼看到了孔大夫和何池那麼親熱,他後來不還是原諒孔大夫了?那是不是就說明孔大夫和何池之間實際上沒什麼呢?或許都是誤會吧……」

王呂無奈地嘆了口氣,道:「我和你說吧,你這人就是太單純了。你知道為什麼孔大夫要放棄何池而選擇咱們三公子不?」

「為什麼?」齊方坐在床上抬頭問一直走來走去的王呂。

「為什麼?你也不想想,那何池能讓她衣食無憂嗎?她還不是看在咱三公子錢財多的份上才在兩人之間選擇了咱三公子?而且你別忘記了,孔大夫還有一件麻煩事,那就是她父親肯定是一早就相中於其書當她的夫君了。」

齊方覺得王呂多慮了,於是道:「你說的都是猜測。咱三公子一切自有分寸,他哪裡需要咱們為他操心。他作什麼決定,那肯定是不會錯的。」

王呂苦笑了一聲,道:「人在感情中時,哪裡能分得清對錯?哪裡能看得清人心?尤其是善於偽裝的女子,你想要知道她的真實性情,想都別想。」

齊方道:「那你想怎麼樣?你和我說這麼多,是想幹嘛?」

王呂道:「你找個借口,去咱三公子的房間里去,讓他們兩人單獨接觸的時間短點。」

齊方此時躺了下來,然後蓋上了被子,道:「我才不去。」

王呂把他被子掀開,把他從床上拉起來,道:「你得去。只能你去。」

齊方又躺了下來,道:「我不去。你不怕被罵你去。」

王呂道:「我就是怕被他罵,才讓你去的。」

「你怕被罵我也怕被罵。問題是我沒覺得他們在一起有什麼不好,你覺得他們在一起不好,所以得你去。」

「為了咱三公子以後不被女人騙,你有責任。」

「你覺得咱三公子是能被勸阻的人?這麼多年了你不了解他的性格?」

「那,你就真的這樣聽之任之了?我一想到咱三公子以後過的將是何等凄慘的日子,我這心啊,就已經難受得和什麼似的。不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王呂說著用力把齊方從床上拉了起來,然後就推著他往陸世康房間門口走。

齊方不想去,在王呂拉他的時候,一個勁的想退後,不想王呂在院子里喊道:「孔大夫還在嗎?齊方他頭疼!」

齊方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終什麼也沒說出。

這個王呂!真是害死自己了!

眼下只能配合他演戲了。

聽到孔大夫在房間里說「那讓他進來我看看。」

齊方只好往房間里走去。

王呂在他背後偷笑,他終於不用親自上場面對尷尬場面了。

不過,他想偷聽裡面的情況,於是輕手輕腳走到窗口那兒去。

剛剛走到那兒,他發現有個人影一閃,然後那人影飛快地往院牆處跑去,他大喊了一聲「誰?」

那人影沒有回答他,而是躍牆而去。

「誰會這麼晚來偷聽別人?」王呂很是憤慨。

畢竟,孔大夫今日在三公子房裡,這事他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他見那人躍牆而去,便也跟著躍牆而去。

躍到牆外,就見那人一路往西奔去,他便也跟著跑了。在七拐八拐的大街小巷跟了半天以後,他就再也找不到那人了。

於是,他只好返回了陸府。

到了陸府里自己三公子那院,他進院前發現門仍是被在裡面被鎖上的,便敲了敲門。

不一會兒,周大過來給他開門,問:「你怎麼去外面了?」

王呂道:「剛才有個人影趴在咱三公子窗口偷聽呢,我去追沒追上。」

周大用震驚的聲音說道:「什麼?有人影?你怎麼不叫我們一起追?」

王呂道:「你們都在房間里,我怕叫你們耽誤時間,所以就自己去追了。對了,孔大夫還在嗎?」

周大道:「還在,沒見她離開過。」

王呂失望說道:「還在啊……」接著低聲咕嘟著,「這孔大夫,不會現在就把這兒當她自己家了吧?也不知道避避嫌。」

周大沒聽清他說些什麼,問:「你嘀咕什麼呢?」

王呂道:「沒什麼。我得進三公子的房間給他彙報今天有刺客這事了。」

他因為自己不用找借口而能進三公子的房間而高興。

畢竟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進去了。

進去以後,發現三公子房裡只有三公子和孔大夫兩人,齊方看樣子早就離開了,於是走到三公子對面有兩尺遠的地方說道:「三公子,今日有個刺客站在你窗戶那兒,我去追了沒追上。你看要不要再派些人去找找看?」

陸世康道:「不必了。」

「三公子,為什麼不去找?」

陸世康答道:「首先,你已經去追過,反被他逃了,如今再去找豈會找到?再者,你說的窗外的人並非刺客。」

「什麼?並非刺客?三公子你為什麼這樣說?莫非你知道那人是誰?」

「不知。」

「那您怎麼知道那人肯定不是刺客的?」王呂有點不解。

三公子可是連對方的影子都沒見著。

自己好歹還看到了他的背影。但自己都吃不准他是不是刺客。

陸世康道:「有什麼刺客會在天色剛暗不久的時刻便現身在窗口這種顯眼的地方的?」

王呂拍了拍腦袋,道:「對啊,若他是刺客,必然會藏得好好的,一直到三更半夜才會出現。那他肯定不是刺客了,那他站在窗口是想幹嘛?」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5章 窗口之人

9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