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第516章

王呂說了以後自己答道:「那人肯定是八卦之人,說不定就是看到齊方和孔大夫一起來陸府便一路上跟著來的。」

青枝問:「你什麼時候看到他的?」

王呂回道:「就是齊方進來的時候,我跟在齊方後面,就看到了那個人。」

青枝回想了一下齊方進來之前自己和陸世康的對話,想了半天,想起齊方進來之前,陸世康和自己只是扯了些有的沒的,剛剛要談論所謂的主動出擊計劃時,齊方便以頭疼為由進來了。

也就是說,王呂發現那人的時候,自己和陸世康還沒談到那個計劃。

想到這裡她放了些心。

眼下陸世康已經告訴過自己那個計劃,而她也認為那個計劃可行,便沒有繼續呆在這裡的理由,所以,她順手拿起放在榻上角落的藥箱道:「陸公子,告辭。」

王呂聽她說到告辭,唯恐她多留片刻,對她道:「孔大夫慢走,快到過年了外面四處是燈籠,您一個人也不必怕,不過您路上還是要小心些……」

青枝道:「無礙。」

剛走了沒兩步,就聽陸世康道:「王呂,備轎。」

王呂:「備......備轎?」

陸世康道:「今日這樣的日子,孔大夫一個人怎能回家?」

王呂道:「今日孔大夫只是挨了些罵,不會有人敢對她動粗的……」

話音未落就聽三公子道:「還不去?」

王呂只好回道:「去去去,小的馬上去。」

他邊說邊去牽馬備轎去了。

陸府的馬棚就在整個陸府的西北角一個單獨的小院里。

他出了三公子的院門往馬棚走的時候就在嘀咕著:「哎,當個太盡心的下屬就是吃力不討好,明明做的都是對三公子有利的事,偏偏三公子不會領情,不但不領情還會覺得我啰嗦而不耐煩,但就算這樣,我也不能真不管啊……但我能怎麼辦呢?我這麼笨,哪裡能想出什麼法子來?那個可惡的齊方,竟然可以明知三公子在往火坑裡跳還能無動於衷……」

就這樣,他一路自言自語地往馬棚走,備好了轎子趕到陸府大門口時,見三公子和孔大夫已經等在門口了,便停了轎子,讓他們上轎。

「三公子,孔大夫,你們坐好了,小的一會就把轎子開到孔家了……」

話音剛落,就聽三公子回道:「往江邊開。」

「什麼,往江邊開?」王呂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

青枝道:「往孔家開就可。」

王呂又看到了一絲希望,對他三公子道:「三公子,孔大夫說要往孔家開,我看孔大夫想早點回家,我還是往孔家開吧?」

說完就等著他三公子的回話。

就聽聽三公子道:「誰是你主子?」

「當......當然是三公子您了……」王呂結結巴巴道,然後咽了一口口水。

「所以你聽誰的?」

「當......當然是聽您的。」

「還愣著幹什麼?」

「是是,小的這就帶著您和孔大夫去江邊......」

王呂說著揮了一馬鞭,趕著馬車往南邊的江岸方向趕去。

青枝見馬車往南趕去,在轎中對陸世康道:「誰說要去江邊了?」

「孔大夫大可不必如此,今日本公子給你解決了一個難題,你不該陪本公子賞賞夜景?以示感激?」

「誰知道你那個方法行不行得通......」

「十拿九穩……」

「就算十拿九穩,難道你獻了一計就非要回報?」

「孔大夫陪本公子一會又不會損失什麼。」

「損失的時間不是損失的東西?」

「孔大夫回去也只是空對繁星,而和本公子一起卻會度過美好的片刻,只有得到,並無損失。」

「好像誰稀罕和你呆一塊似的……」

「某人稀罕。」

「......」

王呂在前面趕著馬車,這些話斷斷續續地飄到他的耳朵里,他無奈地想到,三公子現在和孔大夫說什麼都懶得避著自己了,是因為三公子已經明白自己知道了他和孔大夫的事情還是根本就沒想起前面還有自己趕著馬車?

到了臨江街,他問三公子:「三公子,現在往哪裡走呢?」

「孔大夫不喜歡人多喧鬧處,就往僻靜處開吧……」

青枝在轎內道:「我什麼時候說過不喜歡人多熱鬧處了?」

「超然之人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6章

9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