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江邊

第517章 江邊

青枝道:「陸公子自以為很了解本大夫似的......」

陸世康道:「錯了,本公子最大的苦惱就是對孔大夫知之甚少。」

青枝沒有回話。

王呂在將轎子往東趕了一會兒之後,看到江岸邊一處涼亭,對陸世康道:「三公子,這裡行嗎?」

「可。」

王呂便在靠近涼亭的路邊停下了轎子。

陸世康和青枝兩人下了轎子后,便往水邊的涼亭處走去。

依在涼亭的欄杆處,兩人面對著夜色里的粼粼河水,一時無語。

水面黑暗一團,可以照見滿天繁星。

過了一會兒,突然有對男女沿著河岸走了過來。

他們的聲音在空曠的夜色里響起:

先是女子的聲音:「都怪你,這個時候了我還回不去,到時候我父親又要罵我了。」

接著是男的聲音:「小茵,我只不過是想見你一面而已,我們已經兩個月沒有見面了,為了見你,我走了兩座山頭。」

女子道:「那你應該早點出發啊,到那個點了才來,和你玩又玩不了多久,現在我又得回江北城,你一個人回村裡,又最少半夜了。在成親之前,我們還是少見面吧。」

男子道:「可是,你真的能忍受思念的痛苦嗎?」

女子道:「有什麼痛苦不痛苦的?你今日走了那麼久的山路,把腳都磨破了,就不苦?」

男子道:「雖然我腳疼,但心裡開心啊!」

女子嬌咩道:「腳磨破了還開心?」

男子道:「對啊。只要見到你我便是開心的。」

女子道:「為了見一面,這麼辛苦,也不知道值不值。」

男子道:「當然值。」

兩人的聲音先是越來越近,在路過陸世康和青枝的時候,兩人並未停止交談,接著聲音又漸漸遠去。

在兩人的聲音不可聽聞以後,陸世康道:「孔大夫,為什麼所有的女子都喜歡口是心非?」

青枝道:「所有的女子?不知道陸公子聽過多少女子的口是心非?」

陸世康道:「兩個人。」

「哪兩個?」

陸世康道:「孔大夫,和剛才路過的那個女子。」

「你剛才說所有女子。必是因為陸公子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刻多了,才會有此感慨。」

就在這時,背後突然傳來了王呂的聲音:「三公子,孔大夫,咱們該回去了嗎?小的在江邊,有點冷啊。」

青枝不知道說什麼,便沉默了下來。

陸世康未轉身,只是對王呂說道:「冷就去轎里坐著。」

王呂道:「好,我就聽三公子的。」

他本來想讓兩人早點離開這兒,免得等會再有什麼人過來,認出兩人。剛才一男一女從這兒走過,就夠讓他膽戰心驚的了。雖然現在是晚上,但是,江邊斷繼續續掛了些紅燈籠,還是可以依稀能看出一些人的相貌的。

現在見三公子讓自己坐到轎子里去,他只好返回了路邊的馬車邊。當然,他是不可能真坐到轎子里去的,只能看著夜色里的江水發愁。

當然,為了確保三公子沒有危險,他不能一直看著江,而是不時地左顧右派一下,一遇到什麼危險的境況,他打算立刻載著三公子和孔大夫離開這兒。

就在他左顧右盼的時候,他聽到自己三公子對孔大夫說道:「孔大夫可知我為何要帶你來此處?」

就聽孔大夫道:「不知。」

就聽三公子道:「自從和孔大夫那日分別後,本公子時常夢見和孔大夫一起站在江岸處,面對滿天繁星。此時此刻的情景,一如夢裡。」

青枝輕咳了一聲,壓住心底剎那的心動,道:「咱們該回去了。免得王呂凍著了。」

「本公子更怕孔大夫凍著。」說著他將她攬在身側,「這樣就不冷了。」

青枝怕王呂看到,而且她相信王呂一定能看到,因為馬車距離兩人所站的涼亭也就十來丈,她想把從他臂彎里鑽出來,於是對低聲道:「這兒有人,別亂來。」

「他么?他什麼都清楚了。」說話間他順勢把她側身的身子扮著朝向了他的身子。

「所以我們得走了……」

他沒有回答她,而是低下頭,吻起她來。

她想要反抗,卻沒有成功。

王呂坐在馬上,驚呆地看著眼前兩人緊緊擁吻的情景。

「這可怎麼辦?三公子和孔大夫完全不避諱我,在這兒親上了。我能怎麼辦?唉,我只能當作沒看到了。」他轉過身,背對著緊緊擁吻的那兩個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7章 江邊

9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