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酒後言語

第51章 酒後言語

「你可千萬別胡說!」孔青荷大聲呵斥道。

王振宏仔細看了她一眼,現在他明白自己猜對了。

若是孔青荷笑呵呵地說,「你在胡說什麼啊?簡直莫名其妙」或者諸如此類的話,他反而相信孔青之是男的,但,他這娘子卻是氣呼呼地,一本正經地在呵斥他,那就說明,他的猜測是對的。

現在,他不只明白了孔青之是男的,還明白了孔青之為什麼會成為男的。

孔青荷剛嫁來的那些年,常常說起孔家的那些糾紛,她祖父一家偏向她大伯孔仲禮一家,因為他們為他生了五個孫子,而且在孔青之出生以前,還嚷嚷著要讓二兒子孔仲達將醫術傳給大兒子的幾個兒子。

孔青之的出生,才堵住了他的嘴。

孔青荷還說過,孔青之出生后,祖父曾經氣的吃不下飯,而且也不喜歡孔青之前去探視,彷彿這個孫子不是孫子一般。

現在看來,這孔青之必然是女的。

怕是連孔青之這個名字都是假的。

孔家的這個大秘密被他知道了,他得意地笑了一聲。

以後,他有了要挾自己娘子去孔家多要些錢的辦法了。她每次只拿二兩銀子,這二兩銀子還得緊緊巴巴用上一個月,對他來說,能有幾回可以大吃大喝一頓?

但知道了這個秘密,以後二兩銀子就遠遠不止了。

「你在笑什麼?」孔青荷看著自己夫君坐著不懷好意地笑著,問道。

「沒笑什麼,娘子,去,幫我沏杯茶來,今兒個高興。得喝喝茶助興。」

「今兒個高興?有什麼高興的?」

「你管那麼多幹嘛,快去沏呀!」

孔青荷心不甘情不願地起身去沏了。

沏好放桌上,那王振宏一口氣喝完,便道:「我出去看哪裡能不能找找活干去!」說著便出了門。

孔青荷跟在後面,在大門口喊道:「怎麼今日竟想起找活幹了?」

王振宏頭也不回地回道:「賺點自己的錢。」

孔青荷好似看到了一點曙光,在他背後喊道:「也不用找那太累的太苦的。」

「娘子放心。」

說著,王振宏已經出了巷子,往客滿樓的酒樓去了。

今日,他要不醉不歸。

他昨日從衣服里找到的那最後一兩銀子,還夠他大吃大喝個幾頓。

本來想省著點吃喝的,眼下不用省了。

叫上自己這巷裡巷口處住著的王喬,再叫上邊上新德巷裡住著的吳貴,三人一路往客滿樓而去。

酒過三旬,喝得迷迷糊糊糊的王振宏道:「王喬,吳貴,你們知道今兒個我為什麼這麼高興不?」

王喬也迷迷糊糊說道:「你今日確實有些怪,像打了雞血似的,你今日為什麼這麼得意?」

王振宏口齒不清道:「我……我告訴……你們,我啊,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同樣喝得醉意朦朧的吳貴,邊喝著自己杯中的盛下的酒,邊道:「什麼……大秘密?你……這個……小人物,還能……有……什麼……大秘密……不成?」

王振宏哈哈笑了一聲,「看不起……我……這個……小人物?是啊,他……一向……看不起……我,總是……不怎麼……和我……說話,我告訴……你,孔青……之,我知道……你的……秘密了,這下……你得……求我著了,哈哈哈。」

酒樓里眾多酒客都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個個都向著這邊看來,彷彿對他接下來的內容很感興趣。

吳貴手不利索地夾了桌上的一根油炸肋排,邊往嘴裡塞邊問:「什麼,這秘密......是關於......小孔大夫的?」

「不是......他,還有......誰?」王振宏說著又喝了口酒。

「那......是什麼......秘密?」

「是......是......,你們......沒發現么?他......」

說到這兒,王振宏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這日吳貴回去酒醒之後,對他家秦娘子說道:「告訴你個事,那王振宏說他丈人家的小舅子孔青之有什麼大秘密,你猜,會是什麼秘密?」

秦娘子一聽到「秘密」兩個字,立刻兩眼放光,「什麼?那小孔大夫有秘密?」

吳貴道:「這小孔大夫看樣子是真的有什麼秘密被他姐夫發現了。」

「那會是什麼秘密?」

「誰知道啊,今日那王振宏本來差點說出來了,誰知道他還沒出口,就喝趴下了,等他醒后,我和王喬問他他知道的是什麼秘密,他就改口說他哪裡知道什麼秘密,全是醉酒胡說的。所以,我打算得過兩日我們再在一起喝酒時,我把他灌醉,看他能不能說出來。」

秦娘子道:「你可得讓他又醉了,又不能醉得昏睡過去。」

吳貴:「這是自然。」

.

接下來兩日,青枝便是清晨起床飯後便出門行醫,傍晚方才回望山居。

這兩日她時刻小心著,免得又和陸世康有諸多接觸。

因為剛來才幾日,便又是被他抱回卧室,又是被他從仙女山扛回望山居,似乎接觸也過於頻繁了些。

畢竟這類親密接觸,於她而言,實在太過危險!

所以,除了迫不得已為他換藥時的不得已的一刻,其餘時刻,她盡量不和他有任何接觸。

不過,讓她有一絲意外的是,這陸世康倒也不纏著她。他並不像她想象中的那種紈絝子弟,一看上一個人就糾纏不休那種。

也就好在他不怎麼糾纏,若他當真是那種性格,只怕自己老早在這望山居呆不下去了。

第三日上午,她再次來到距離望山居東有兩里路的一個村落。

這村子她昨日下午來過,今日是第二次。

為這些純樸善良的村民免費行醫,在她看來,已經是自己的義務一般。

他們大多數人一生都積累不了一兩銀子,更多的人是吃了這頓沒下頓。

以前在江北城為人看病,江北城的百姓大多安居樂業,家境殷實,她從不知道原來外面的村民過著這般朝不保夕的日子。

但她也明白,對於他們,她其實是無更多能力的。為他們免費看看他們的這點病,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不知不覺,時間便到了下午。

像往日一樣,在村民家裡吃了午飯,便繼續下午的會診。

正被村民圍在中間為一個患風濕的病人問診把脈時,人群外再次響起一個聲音:「大家讓讓。」

她抬起頭,發現是那日來找她的叫木容姑娘那位娘娘身邊的下人,嚴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章 酒後言語

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