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這個妮子太能說

第524章 這個妮子太能說

青枝道:「怎麼就欺瞞世人了?我是女子或是男子,和你有關?」

方遠道:「怎麼就無關了,你如此欺瞞世人,就是犯罪!」

這時好幾個大夫附和著他道:「對,就是犯罪!你該被關押入牢!」

青枝冷笑了一聲道:「什麼是犯罪?殺人放火是犯罪,偷雞摸狗是犯罪,貪贓枉法是犯罪,公報私囊是犯罪,奸**女是犯罪,拐賣婦女孩子是犯罪,搶劫詐騙是犯罪,挪用公款資金是犯罪,行賄受賄是犯罪。犯罪行為總會有被危害的一方,一定有人因為罪犯的行為受到傷害或是有所損失。不知本大夫犯的是上面的那一種罪,危害了何人?」

她這話一出,把方遠給問住了,他說了個「你......」便不知道該如何回她了,半天後方道:「這世上還有一個罪名,叫欺瞞之罪!」

這時有幾個大夫也附和著他道:「對,你犯的是欺瞞之罪!」

青枝道:「大隸律例中的欺瞞罪是指窩藏罪犯,對旁人的犯罪行為隱藏遮掩等行為,不知本大夫窩藏了哪個罪犯,隱瞞了誰的犯罪行為,可以配得上欺瞞罪之名?」

錢才道:「不管怎麼說,你犯了欺騙太子殿下之罪!大隸沒有一個百姓可以對皇族中人進行隱瞞欺騙!」

青枝道:「這麼大的罪名你們也真敢戴到本大夫的頭上,什麼叫欺騙皇族之人?真正的欺騙是有圖謀不軌之心,有傾覆皇族之念,那種罪過才稱得上欺君之罪!此欺非彼欺!我只是一介草民,沒有半點武力和人脈,對大隸江山構不成任何威脅,何德何能犯得了欺君之罪!你們拿欺君之罪壓我,未免也太高看我了。」

這時一個叫范信的年約五十的大夫氣得嘴唇直抖說道:「你這個妮子怎麼這麼能說!不過說的儘是歪理!老夫以前真沒想到你如此善於狡辯!」

說話時,他的花白鬍子一抖一抖的,顯然是動了怒氣。

青枝道:「你們說不過我,便把我說的定義成歪理?」

范通道:「反正你就是犯了錯!不管犯沒犯罪,犯錯總是真的吧?你明明是女的,卻裝成男的,這難道不是犯錯?」

青枝道:「何人沒有犯過錯?你給我找出一個一生沒有犯過錯的人出來?就算范大夫您,不也曾經犯過一次大錯?給人開藥開錯了方子,差點弄出人命出來?」

她說的是那次范信給人開胃病的葯開成治療結石的,後來那犯胃病的病人吃了幾天葯后胃疼絲毫未減,便拿著葯到了孔家藥房看看范信開的葯管不管用,孔仲達一看就明白是范信把葯開錯了,於是給那人開了新葯。

那病人從孔家藥房回去以後去了范信那裡大罵一頓,搞得整個江北城人盡皆知,這事到現在還讓范信汗顏。

范信見她在眾人面前又提起這茬,氣的吹鬍子瞪眼道:「我那錯是無意之失!你的錯是故意為之!」

青枝笑了一聲,道:「不知道我是怎麼有意為之的?莫非我自出生時起便學會向世人隱瞞真相了?」

范通道:「就算這不是你的錯,那也是你父親的錯!反正你們就是錯了!錯了就該接受懲罰!」

青枝道:「我父親又何錯之有?他無非是想把醫術傳給女兒,免得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老是去我家裡呆著不走想讓我父親傳授醫術,他們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是不是那塊料!」

「可是你父親為什麼非得把醫術傳給你呢?女子為何要學醫?」

「女子怎麼就不能學醫了?本大夫是比你們這些男大夫醫術差了還是醫德比你們低劣了?醫術本是簡單的治病救人的手段而已,都是大夫,你們何苦非要搞個性別對立?」

范通道:「不是我們要搞性別對立,是習俗如此!女子就不該學醫!女子學醫拋頭露面給人看病成何體統!」

「習俗便一定是對的了?錯誤的習俗難道不該糾正?」

這時方遠看出來要想通過言語把孔青之趕出大夫的隊伍怕是行不通了,這裡面沒有一個人是她的對手,於是打算進行另一個計劃,他對范信擺了擺手,道:「范大夫,不要和她多說了!咱們就問問這些江北城的百姓,她是不是犯了錯,是不是該接受懲罰?」

接下來他對著外面的人群道:「你們這些人說說,孔大夫有沒有犯錯?該不該被逐出醫界?你們以後還會讓她給你們治病嗎?」

這時他老早安排好的幾個收買好的混混在人群里率先喊道:「不會!她隱瞞了江北城人這麼多年,而且她還是個女大夫!我們再也不會讓他們給我們醫治了!」

這些人異口同聲說的都是一樣的話,雖然聽著並不整齊,但說的內容大抵類似,青枝一聽就是之前被教過的,於是冷冷說道:「這些被別有用心的人演練過的人發出的聲音不能當作是江北城的百姓真正的聲音。」

方遠道:「誰說他們事先被演練過的?你可有證據!」

青枝道:「誰事先演練過他們誰最清楚。」

方遠道:「那好,你既然不信,那咱們就投票看看江北城人的決定,這樣吧,覺得你無錯可以繼續行醫的站在南邊,覺得你有錯不能繼續行醫的站在北邊。這總算是公平合理了吧?」

青枝道:「我有無錯過,除了衙門,誰也無權給我定罪……」

她猜想所謂的投票必然有詐,看到方遠的胸有成竹的表情,她更加相信是這樣。

說話間,她環顧了一眼四周,只見圍觀的看樣子都是普通百姓,沒有哪個人看起來像是「大人物」,也不知道當時陸世康說的會來的大人物是誰,更加不知道他會不會來。

在她環顧的時候,方遠道:「孔大夫是打算從大家的神情里看出有沒有人支持你嗎?你也不用猜,等會就知道了……」

青枝懶得理他,面對人群說道:「在下作為大夫,這麼多年的為人大家有目共睹......」

方遠打斷她的話道:「你少在這兒扯別的,休想讓大家因為你是個合格的大夫就原諒你的錯誤。哪個大夫不是對病人盡了全力?再說了,你的所做所為還不是為了賺錢?你會不收取費用給大家看病嗎?」

「我們孔家至少不會像某些大夫,病人欠了一點銀子就沒日沒夜地催人還錢,而且更不會像某些大夫一樣因為人家欠費就不再為他醫治。」她暗指的就是方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4章 這個妮子太能說

9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