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杏花村客棧

第52章 杏花村客棧

這嚴福走過來后,便彎腰對她恭敬說道:「小大夫,我家木容姑娘想讓小大夫過去一趟,不知道小大夫可否賞臉,隨在下過去一趟。我家姑娘說,要當面感謝小大夫一番。」

青枝道:「這麼說來木容姑娘身體已經有所好轉?」

嚴福:「是的,她那日在山上爬了半天,便覺身子有所好轉,這兩日又爬了兩天山,身上已經不再疼痛。所以,我家姑娘想要當面感謝姑娘一番。」

青枝微笑:「也不必當面感謝,木容姑娘好了便好。」

嚴福道:「小大夫若是不去,我回去也不好交差,還望小大夫賞臉,能隨在下過去一趟。」

青枝心道,既然如此,自己還是去吧,畢竟是宮裡的娘娘,自己若是架子大不去,有些不識眼色。

給這眼前的風濕病人交代了要買的藥劑后,她跟隨著嚴福,往人群外走去,出了人群,便見到村口路邊停了一輛楠木轎子,一個馬夫在前面等著。

邊上還有另外一匹馬。

「小大夫請上轎。」

青枝便上了轎。

馬車跟在嚴福後面往西行去,經過望山居北邊的那個腳下的小村莊時,往北拐去,到了北邊一條大道,又往西拐,不久在另一個路口往北拐去。

青枝往轎外看去,發現馬車眼下所到之處似是一個鎮上。

路兩旁有各種店鋪。不同的店鋪門外掛著各種不同的幌子,有的幌子上寫著「茶」,有的寫著「酒」,有的寫著「燒餅」……

來到一家門外掛著「杏花村客棧」的幌子的酒樓處,嚴福下了馬,同時馬夫也將轎子停了。

「小大夫請下轎。」嚴福畢恭畢敬道。

青枝便下了轎。看了一眼面前的酒樓,見酒樓是二層結構,古色古香,十分典雅。酒樓店小二正在門口站著招攬生意。

「客官回來了?樓上請。」小二顯然認出了嚴福是這兒的客人,笑臉相迎道。

嚴福帶著青枝來到酒樓的二樓,上了樓梯后往左拐去,走到了第六個房間門口,嚴福道:「木容姑娘就在這裡面,小大夫請進。」

青枝便走了進來,見房裡架子床前的桌子邊坐著木容姑娘,邊上垂手站著那天見的兩個姑娘,和那天的另外一個男子,秦縱。

木容姑娘正在饒有興緻地把賞著一隻木刻的小物件,看其質地,只是普通的榆木而已,雕刻的手法並不甚精緻,看樣子是在遊玩途中買來過過把玩之癮的游區常賣的那種小物件。

見她進來,木容姑娘便將那木刻物件放在桌上,熱情對青枝道:「小大夫,我家嚴福可算是找到你了。」

青枝道:「怎麼他找了很久嗎?」

木容姑娘道:「他昨日便開始找了,昨日一天都未曾找到,今日才算是找到你了。」

說著,對嚴福道:「去,拿過來。」

那嚴福連忙走到房間的南牆處,從櫃里找出一個手掌大小的紫檀木小箱子,對青枝道:「這是小大夫為我家姑娘看病的報酬,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青枝道:「這就不必了。木容姑娘本身無病,在下也只是幫著把了一番脈而已,並無用藥,這箱里的東西,在下是萬萬不能收的。」

木容姑娘此時轉過臉對嚴福道:「嚴福你看,這民間的大夫,可不都像你那日說的都是只會坑蒙拐騙。還是有有良心的大夫的。」

青枝道:「怎麼木容姑娘這一路遇到庸醫了么?」

嚴福幫著自己主子回道:「前幾日,一山村野夫為我家姑娘把脈,稱她已經病入膏亡,要立刻買他那祖傳的秘藥方可好轉。這不就是訛錢么?所以我那時便一時偏激說了句,民間的大夫只會坑蒙拐騙,若當時遇到的是小大夫這種大夫,我大概會說,這民間的大夫,個個都是這麼品德高尚。」說著話題一轉,「這東西小大夫還是要收下,不然我家姑娘過意不去。」

青枝連忙推卻道:「真的不用。作為大夫,只要病人無病無需用藥,便不可收線。」

木容姑娘道:「嚴福,你暫且放下,讓小大夫幫你把把脈,你昨日不是吃壞了肚子么?看看是不是該買些葯來吃吃。」

嚴福道:「我現在無任何不適,就不用把脈了吧。」

木容姑娘道:「凡事得小心為上。還是讓大夫把把吧。」

那嚴福便將紫檀木小箱子放在面前的桌上,向著青枝伸出胳膊,「那就有勞小大夫了。」

青枝也在桌上放了自己的藥箱,伸出手,給這嚴福把脈。

把上片刻后,她有些疑惑,這嚴福的脈象並不像他自己所說的水土不服所致,反而像是吃了砒霜所致。她前幾日剛給一個江北城的誤食砒霜的老夫把過脈,眼下感知到的這嚴福的脈象,和那老夫如出一轍。

略一思索,便想到,這宮裡的娘娘身邊,大抵少不了各種陰謀,眼下她不能斷定下砒霜的人是這房間里的人,還是外面居心不良的人。

若是下毒之人就在這幾人中,眼下直接說出自己把脈的真實結果,恐怕反而找不到真兇,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是下毒之人,此事,唯有用計策找出真兇方是可行之計。

於是放了嚴福的手腕,道:「大哥確實是水土不服,許是大哥的腸胃不適應此處的食物,吃點藿香正氣丸便可消解癥狀。」

嚴福見自己身體確實無礙,笑道:「看,木容姑娘,我就說是水土不服這個原因吧。等會我便去這鎮上藥店買點藿香正氣丸去。」

木容姑娘笑道:「把了一下,這不是更放心了么?」

嚴福:「謝木容姑娘關懷。」

木容姑娘道:「你們幾個先下去吧。我和我這救命恩人小大夫說會感激的話,咱們便前往下一個鎮子。」

那兩個姑娘,嚴福和秦縱便退了下去。

等他們全部離開后,木容姑娘道:「小大夫,你姓甚名誰?家住何處?」

青枝道:「我姓孔,住在江北城。」

木容姑娘:「江北城?我過幾日可能會前去那邊游上一番,玩過了江北城,我便回京城了。」

最想玩的,總要留到最後,她要看看,讓詩人劉何年詩中所說的「人倚望江樓,腸斷黃昏后」的那望江樓,要看看詩人宋智詩中所說的「江北歸來數十載,夜夜夢入荷花堤」的那荷花堤,還要看看詩人穆遠詩中的那十里長街。

在她嚮往著時,青枝面孔凝重道:「木容姑娘,昨日那嚴福,吃的東西都有哪些?」

木容姑娘見這孔大夫一臉凝重,驚訝問道:「怎麼,他不是水土不服?」

青枝:「他是有人在飯菜中下毒才拉肚子。」

木容姑娘驚呼:「下毒?」

青枝點頭道:「對,下的是砒霜,所以我才問,昨日他吃了什麼食物。」

木容姑娘回憶道:「昨日在這客棧,我們在樓下吃了幾樣菜,我記得有燒鴨,鮫魚翅……」她邊說邊回憶著什麼。

青枝道:「我的意思是,除了客棧之外的食物。」

如果是有人在客棧的食物中下毒,那肯定每個人都有中毒癥狀。但只有他有中毒癥狀,那必然是在外面其它地方所買的食物所致。

「其它處買的食物?」木容姑娘抬頭思索著,「昨日傍晚,我說我想吃桂花粥,但這客棧里沒有,我便命兩個姑娘一起去鎮上其它客棧幫我買了,她們買回來后,我看那桂花粥里竟然放了我最不愛吃的糙米,便命嚴福幫我喝了,莫非,是那碗桂花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章 杏花村客棧

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