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興師問罪

第528章 興師問罪

此時的江北城裡,有一個女子氣呼呼地站在窗前,一句話也不想多說。

這個女子便是何櫻。

她也和婭兒一起喬裝成男子的樣子去了六里長汀。

一想到孔青之以後可以以女子身份繼續在江北城行醫,而這一切還得歸功於自己寫的那封信,她就鬱悶到了要抓狂的境地。

她無論如何也不想相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這種事,在自己身上上演。

因為計策是婭兒提的,所以婭兒別提多怕她了。

從六里長汀回來的一路上,婭兒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就怕她找自己算賬。

所以,回來以後,她戰戰兢兢地回自己屋了。

然而她還是沒能逃過一劫,她剛剛到了自己房間不久,便聽到何櫻帶著怒氣的聲音:「婭兒,你過來!」

婭兒嚇得一激靈,慢吞吞來到了何櫻房間。

何櫻用不甚客氣的語氣對她道:「你該知道你犯了什麼錯!」

婭兒鼓起勇氣為自己辯解道:「姑娘,奴婢也沒想到這事會是這樣的結果。誰能想到她的事情會驚動了太子殿下呢!要是太子殿下沒路過六里長汀的話,她肯定會被趕出江北城的,您也看到了,當時大家站隊時,大多數人都是站在反對她的那邊的。」

何櫻白了她一眼道:「那又如何呢?最後還不是她可以繼續留下來,而且,你這個計策,還把她的後顧之憂都解決了,她以後再也不怕別人猜測她的身份了,再也不怕身份暴光會帶來不好的影響了。」

婭兒手捏著自己的衣角,道:「姑娘,就算她能留在江北城呢,那您也可以想辦法讓她遠離陸世康啊!咱使使離間計,讓她和陸世康不相往來,那不就行了嘛!」

何櫻道:「說的容易!使離間計!那你說說,你可有什麼計策?」

她本來自己想到了一個計策,但現在想聽聽婭兒有沒有什麼妙計。

婭兒也想將功補過,想了半天後,小心翼翼道:「姑娘,我倒有個想法。」

何櫻問:「什麼想法?」

婭兒道:「每年年後初二的時候夫人不是都會帶著您來江北城看望您外祖母嗎?到時候您直接纏著夫人,讓她對您舅舅舅母施加壓力,這事會不會比較容易成呢?」

何櫻皺眉道:「這並不是什麼好辦法。」她可不想讓自己母親為了自己去求人,到時候親事不成,損失的不僅僅是自己的臉面,還有母親的臉面。

婭兒道:「奴婢腦子笨,實在想不起什麼計策,姑娘您再想想,這離間計嘛,無非是在一個面前使勁說另一個的壞話,可是,現在沒什麼人幫咱們說啊,我們自己去說,又一下便會被識破。」

何櫻道:「我有一個計策,你聽聽可不可行。」

婭兒問:「姑娘您說來聽聽。」

何櫻道:「此事需要湯公子幫忙。我去求他穿上我表哥的衣服,假扮我表哥和我在一個僻靜的地方約會,然後找人去把孔青之也叫去,當然,得讓她離得遠點,不要看到湯公子的臉。然後我再找個機會私下裡見她,說些離間她和我表哥的話,你對這個計策有什麼看法?」

婭兒低頭想了一會兒道:「既然姑娘問奴婢的看法,那奴婢就直言了,找湯公子怕是不太妥當。」

何櫻問:「怎麼不妥當?」

婭兒道:「萬一這計成不了,您離開江北城回了阽城以後,怎麼知道湯公子會不會把這事當笑話講給旁人聽?再說了,湯公子是陸世康的從小玩到大的兄弟,他們之間常常見面,他要是哪次喝醉了把這事告訴陸世康呢?」

婭兒說到這兒清了清嗓子,又道:「您還得考慮另外一個情況,那就是,您要湯公子幫忙扮成陸世康和您約會,就得由著他親近您,要是離得遠了,也起不到氣到孔青之的效果。但要是您真和他親近了,有什麼親熱的舉動,那您就損失大了。您一個大姑娘家,為了離間陸世康和孔青之,搭上自己一輩子的清白,到底合不合算?」

何櫻便沉默了下來。

這個計策是她昨日便想好的,如今被婭兒這樣一說,她也覺得不甚妥當。然而,似乎除了湯方,整個江北城自己無人可以求助了。

過了半天後婭兒又道:「姑娘,我突然想起一個人來。」

何櫻道:「你快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8章 興師問罪

9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