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我說的啥你根本聽不懂

第531章 我說的啥你根本聽不懂

周三一時不知道怎麼回應她。

安慰人他最不會了。

看到一些哭哭啼啼的女子,他恨不得拔腿就跑,能跑多遠跑多遠。

他天生不是安慰人的料。

所以,此時他只想快快離開這兒,於是他往門邊走去,邊走邊道:「婭兒姑娘,你要是想哭的話,就自己在這兒哭一會,我有事先回去了……」

婭兒連忙攔住他的路,道:「這不行,是你害我這樣的,你得負責。你不能當個負心漢!」

婭兒一時情急,沒好好組織語言,一不小心就把「負心漢」這個詞說出來了。

「負......負心漢?」周三瞪大眼睛看著她,一副認為她十分不可理喻的表情。

婭兒只好將錯就錯道:「對,你明明一直喜歡我的,我也感覺到了,要不是你一直對我各種暗示,我也不會多想,現在你說自己不喜歡我了,你不覺得太晚了嗎?」

「婭兒姑娘,你是從哪裡看出來我喜歡你的啊?」周三覺得簡直莫名其妙。

「你還記不記得,有一次我在街上和我家姑娘在逛街,你在街上走路,你看到我的時候就對我笑了一下,你還記得嗎?你不喜歡我你笑什麼?」

周三想起她說的那事了,那是兩年前的夏天的一個中午,他去街上給三公子買酒,回去路上就看到了何櫻帶著婭兒在逛街買東西。他不敢對何櫻笑,只是對何櫻略一躬身表示尊敬,接著對婭兒笑了一下,表示禮貌。

但是,那真真是禮貌的笑容啊!

所以,他用驚訝的語氣對婭兒道:「婭兒,我那時候就是禮貌地笑笑,你不至於因為那個笑就產生什麼想法吧?難道我要像個獃子一樣路過你們?那不是顯得我不太禮貌?」

婭兒道:「不管怎麼說你笑了,笑了就是喜歡我。」

周三道:「你的意思是我以後遇到人還不能笑了?笑了就是喜歡對著笑的人?你這樣說話也太嚇人了吧?」

婭兒道:「可是你看著我笑的時候,就是別有深意!」

周三無奈道:「婭兒,你好好一個姑娘,怎麼原來竟然是一個這麼愛胡思亂想的人呢!」

婭兒心裡悲催,她有什麼辦法!

她沒有退路,與自己的面子相比,自家姑娘的事情最大!

面子該丟就丟吧。

自己做的這事到底是對是錯,她也不想多加思索。

雖然今日在六里長汀,她見識了孔大夫的臨危不亂,鎮定自若,口才傲人,還經她的提醒想到她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大夫,品性那是一個好。那時她內心裡覺得孔大夫確實比自家姑娘高了一頭。她甚至還認為陸世康就該喜歡孔大夫,他們兩人才是天生一對,但是,自己也只能向著自己姑娘啊!

這實在是身不由已。自己吃的是何家的飯,當然得為何家的任何一個主子做事,畢竟,全家人的伙食,全靠著自己在何家為奴呢!

何況何櫻還暗示了,自己要是搞不定這事,就回不了何家了。

所以,聽到周三把自己說得如此不堪,她只是難堪了片刻,便繼續死皮賴臉道:「周三,你怎麼能怪我愛胡思亂想呢!是你惹得我胡思亂想的!這可怪不得我。你要是不喜歡我,我只能一輩子以淚洗面!」

周三嚇著了,他連連勸說道:「婭兒姑娘,你可別嚇我。你該知道,強扭的瓜不甜,不只不甜,還苦。這苦的瓜吃著有什麼意思?我和你說,咱們兩個不可能。」

他也知道按相貌來說,自己是萬萬配不上婭兒姑娘的,但是,在他看來,女子的長相可不是個事。反正不管好看的還是難看的他都沒什麼感覺。

婭兒靈機一動,道:「那就這樣吧,你不同意便不同意吧,你現在欠我的情了,得幫我做個事。」

「什麼事?」周三問。

婭兒道:「我有個小弟,也到了該說親的年紀了,你能不能幫我拿一件你們三公子的不穿了的衣服?穿個得體點的衣服,親事容易成。」

周三本來就覺得自己對不住她,此時道:「這是小事。」

三公子前兩天剛剛在寫信的時候把一件衣服弄上綠豆大小的墨點了,對於三公子這種貴公子來說,這衣服當然就不會再穿了。別說是綠豆大小的墨點,就是芝麻大小的墨點,他也不會再穿。

那件衣服是他當時幫三公子換的,換了以後,便拿到自己房間去了,他還指望著過年的那天穿著它走親戚去呢!

現在既然婭兒說要借件三公子的衣服,他便想起了那件衣服。

「回去我拿給你。」他又道。

婭兒道:「那能不能再幫忙拿個你們三公子束頭髮的錦帶呢?只衣服穿的好也不行啊!」

周三道:「我們三公子不用了的錦帶多的是,我幫你拿一個就是了。不過,這事你可別傳出去。」

婭兒道:「你放心就是。」

她還巴不得他別傳出去呢。

「你就在這兒等我,我去把衣服和錦帶拿過來。」

周三便打開門,去拿衣服和錦帶去了。

不多時他返回了這間雜物間,手裡提著個帶子。

他把帶子拿給婭兒,道:「衣服和錦帶都在這兒了,我先走了,你等會再走,免得別人看到我們一起進出。」q

婭兒道:「你放心,我等會再走。今日之事,你可不要到處亂說啊,要是陸府里的人都知道我自作多情一廂情願地喜歡你,那我可太沒面子了!」

周三道:「這個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說著便出了門。

周三回到三公子的院子,進了自己的屋子,坐在床上,一想起這事,就覺得又可怕又可笑。

可怕的是,他差點被一個女子給強迫著喜歡她了。

可笑的是,自己這樣的相貌,竟然也能有人喜歡,還是一個長相端正清秀的女子。

他坐了一會兒以後,就見自己大哥進來了。

「小三,你在這兒干坐著幹嘛?」周大剛才有事找周三,找了半天沒找到,現在見他一個人不聲不響在床上坐著,嘴角還有古怪的笑容,甚是困惑。

周三不答他,而是問道:「大哥,我臉上有光芒嗎?」

「光芒?」周大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道,他是不是腦子不正常了?

「你就告訴我,我臉上有光芒嗎?」

周大道:「你為什麼問這種話?誰和你說什麼了?」

周三道:「沒什麼人和我說什麼,我就是問問。對了,我和你說,光芒的意思就是說一個人臉上亮堂,看起來開開心心的。」

周大道:「光芒沒看到,就看到傻了!以前只是呆,不傻,問了這話你就變傻了。」

周三道:「不和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懂。你又不是文人,我說的啥你根本聽不懂。」

周大道:「你再不好好說話,信不信我打你?」

他擔心自己兄弟遇到什麼怪事了。

周三連忙起身,道:「信信信,我再也不胡說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1章 我說的啥你根本聽不懂

9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