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誰是下毒者

第53章 誰是下毒者

青枝道:「確有可能。」

木容姑娘道:「那碗桂花粥,本來是買給我喝的,所以,是有人想置我於死地!不行,我要將她們兩個全叫過來,嚴刑逼供!」

青枝:「木容姑娘這樣做,怕不但不會找出幕後真正兇手,反而會讓另一個人遭受不白之冤。」

「你的意思是,不能逼供?」

青枝道:「她們兩人一同去的,誰都咬定不是自己做的,是對方做的,沒做的那個會百口莫辯。且這兩個姑娘一直和木容姑娘您一同出行,同行之路上您一直沒發現任何破綻,說明此人很會隱藏自己的真情實感,如此便更不容易分辨誰在說謊。」

「那孔大夫可有方法?」

青枝道:「有一法,我說於木容姑娘,你看是否可行。」

木容姑娘道:「快說。」

青枝道:「既然有人想要置姑娘於死地,一次不成之後,必然想要再來一次。姑娘何不趁著出此鎮之前,聲稱自己仍然想喝一次桂花粥,只不過,要換個別的口味,不放糙米,繼續讓她們去買。等她們回來,便說自己仍是不喜歡買來的那種口味,讓她們兩個一人分一半喝了,誰神色猶豫不敢喝下去,便是真正的下毒之人。若她們同時有猶豫之色,說明她們兩個是一夥的,都想加害於姑娘。」

木容姑娘道:「此計可行!就依此計行事!」

木容姑娘說著,出了房門,來到隔壁的那兩個姑娘房內。

那兩個姑娘看她過來,本來正坐在床沿上相互之間嬉笑著說話,在她進房后立刻站了起來,垂手道:「木容姑娘可有吩咐?」

木容姑娘道:「翠竹,小綠,咱們還有片刻便啟程了,我和那小大夫說了半天話,現在有些口乾舌燥,想要喝些桂花粥潤潤嗓子,你們兩個再去昨日那兒幫我買上一碗過來,記得,此次不能放糙米!我最不喜糙米!」

被她稱為翠竹和小綠的這兩個姑娘連忙彎腰道:「是,木容姑娘,我們這就去!」

那兩個姑娘出門后,木容姑娘返回了自己房間,和青枝坐在一起說話。

「小大夫,你是自小便女扮男裝了么?」

「是。」青枝回道。

「一個女孩子,穿不了女裝,可有鬱悶過?」木容姑娘看著青枝,覺著她穿女裝一定會顛倒眾生,心裡非常為她可惜。

「倒也不是沒有鬱悶過。」青枝說道。

「那,你可還有成親的機會?若你成親,是打算娶個女子呢?還是嫁個男子?」

青枝不知如何作答,便道:「大約即不娶,也不嫁,孤身終老吧。」

木容姑娘倒也不問自己女扮男裝的緣由,讓青枝覺得,這木容姑娘是個很會為他人著想的姑娘,如果她問了,自己不答顯得不太禮貌,但若如實回答,又會引起尷尬。

「孤身終老?」木容姑娘臉上閃過一絲可惜的神色。「我若是個男子多好,便娶了你了。我也不管別人會說我什麼。」

青枝笑道:「可惜木容姑娘不是男子。」

木容姑娘拿起來先前放在桌上的那個榆木小物件,邊把玩邊問:「你去過京城么?」

「不曾去過。」

「京城也有不少好玩之處,若小大夫有朝一日去京城,我便陪同小大夫逛遍京城。說起來,小大夫算是救了我兩次了。這份恩情,本姑娘不知可時才能報答。」

青枝莞爾一笑,道:「若是姑娘想報答,便嫁於本大夫了。在外人眼中,我可是個男子。」

「我覺得可行。」木容姑娘也笑。

不知不覺,兩人漸聊漸多,越聊便越覺得彼此性情相近,甚有惺惺相惜之感。

兩人正聊得興起時,翠竹和小綠便回來了,其中小綠手上端著一碗桂花粥,走著到了木容姑娘面前,「木容姑娘,此次的桂花粥里未放糙米。姑娘嘗嘗合不合口味?」

說著,將桂花粥小心翼翼放在木容姑娘面前的桌上。

木容姑娘拿起裡面放著的湯匙,攪了攪,皺著眉頭說道:「怎麼,裡面竟有紅棗?」

翠竹道:「姑娘以前不是愛吃紅棗么?」

木容姑娘皺眉道:「今日本來就嗓子乾燥,再吃了這些個紅棗,不是更幹了么?小大夫,要不你來喝下去?」

青枝道:「我在行醫時也說了半天的話,怕是喝了會更加地唇乾舌燥。」

木容姑娘道:「來,你們兩個,分著給我喝了!」

翠竹忙擺手道:「我一點也不渴,小綠你便喝了吧。」

小綠聽翠竹說她不渴,要自己喝下去,此時眼裡放光,她可喜歡桂花粥了,於是從木容姑娘邊上的桌上將桂花粥端了起來,正打算喝下去,就聽木容姑娘道:「小綠,誰要你一個人喝的?你怎麼如此不識好歹?不知道翠竹其實也想喝,只是假意推辭一下么?什麼東西你可以獨享一份了?」

小綠連忙停了下來,自責道:「姑娘休罵,我錯了就是,請姑娘責罰!」

木容姑娘道:「你既然搶著要喝,你便沒有份了,翠竹,本姑娘念你時刻顧及他人,這碗桂花粥,便賞你一個人了!」

翠竹連連擺手道:「木容姑娘,我是真不想喝,小綠想喝,你便讓她喝罷,我這人對桂花粥,向來也是不怎麼喜歡的。」

木容姑娘怒呵道:「本姑娘賞賜你的東西,你敢說不喜歡?不喜歡也要喝了!本姑娘念你生性善良,才全部賞賜給你,你休要不識好歹!」

「木容姑娘,我……我……」翠竹站在原地,喃喃說道。

木容姑娘對小綠說:「小綠,她不好意思喝,你便喂她,一口一口地喂,把碗里的粥,一滴都不剩地喂到她口裡。」

小綠一臉委屈地端著碗走到翠竹面前,道:「你張口吧。」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何木容姑娘僅僅因為翠竹不想喝自己想喝便如此對待自己。一滴都不讓自己喝,還讓自己親自喂翠竹,木容姑娘這是存心讓自己受饞?

翠竹跪了下來,道:「木容姑娘,翠竹真心不想喝東西現在,今日早上吃的有些多,眼下還尚未消化。請姑娘不再強迫翠竹了……」說著,頭往地上磕去。

「也罷,既然你不想喝,本姑娘也不強迫你,小綠,將這粥倒了!」

眼下試出翠竹是下毒之人,木容姑娘還不想立刻把她辦了,畢竟,她還要裝著一無所知,好從翠竹這兒找出幕後想要置自己於死地的主謀。今日將翠竹辦了,這個線索便斷了。

「翠竹,你起來吧。」木容姑娘和顏悅色說道,「你看,你不愛喝就不喝么,你不想喝的東西,本姑娘還能強迫你不成?」

說到這兒,眼睛瞥見小綠目光盯著那碗桂花粥,饞得什麼似的,「小綠,還不去倒掉?翠竹不想喝的東西,你也休要喝下去,誰要你只知道自己,不為別人考慮?若讓本姑娘知道你去倒的途中偷偷自己喝了,本姑娘會怎麼責罰你,不用本姑娘多說吧!」

小綠也連忙跪下,道:「木容姑娘放心,我一定不會偷喝的!我一口都不喝!」說著,連忙起身,去外面倒那碗桂花粥去了。

客棧一樓的一個角落的房間里,有放剩飯剩菜的木桶,她將桂花粥倒在木桶里,將碗還給店家,便上樓去了。

今日小綠第一次覺得,木容姑娘對自己過於嚴苛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章 誰是下毒者

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