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某人喝醉

第545章 某人喝醉

這一日陸世康回來的頗晚,不緊緊因為今日是寧牧大婚之日,還因為有個老友從遠方趕來也參加了這場婚禮,以至於婚禮後幾個兄弟把酒言歡,一直到夜深時放散。

吳山聽到院門響起的聲音時,立刻跑出去看看是不是三公子回來了,同時跑出來的還有周大周三。

吳山見齊方扶著自己三公子,問齊方:「三公子醉了?」

齊方道:「喝多了點酒,自然醉了。」

「怎麼又喝多了?」周大道。

「別提了,他們幾個啊,邊猜酒令邊飲酒,各個都喝得稀醉......」齊方回道。

「我本來想著三公子要是清醒的,就和他說件事的。」吳山道。

「什麼事?」齊方問。

「四姑娘今天上午過來說,孔大夫今日心情看起來不佳,還說什麼孔大夫一提我三公子就神情黯然銷魂的樣子?她還和人說什麼她和他沒什麼關係……」

齊方道:「有這事?」

吳山道:「四姑娘過來說的。」

就在這時,齊方突然聽到三公子的聲音:「去,讓王呂......備馬。」

齊方沒想到三公子醉成這樣還聽明白了吳山的話,應該是沒完全醉。但現在已經很晚了,他又醉成這樣,去孔大夫那裡總歸是不太妥。

所以他想勸服自己三公子:「三公子,今日就早點休息吧,有什麼事明日再說。」

齊方話音剛落,就聽自己三公子道:「去,備轎。」

齊方沒辦法,只好對吳山道:「吳山,你在這兒扶著三公子,我去找王呂備轎。」

他話音剛落,就看到王呂從放馬的院子那邊走過來了。太是剛剛放了馬回來。

於是他緊走幾步到了王呂面前,低聲道:「去,再備轎。」

王呂吃驚道:「我剛把轎子放好,怎麼又要備轎。」

他不明白這才剛剛回來,三公子又要去哪。

齊方道:「你別問那麼多,趕緊去備。」

王呂道:「怎麼,我問都不能問?」

齊方道:「我只和你說一句,這事和孔大夫有關。」

王呂道:「還真是她,我一聽這麼晚了還要備轎,就隱隱約約猜到了一點。」

齊方道:「快去快去。」

王呂於是又趕緊去備轎了。

他邊走邊自言自語道:「這大晚上的,非得去見孔大夫,就不能忍著到明天見?表姑娘今日剛走,後腳就要見孔大夫,表姑娘知道了得多傷心啊,本來就是那麼傷心回去的,唉!」

剛才吳山和齊方說話時他去放馬了,不知道情況,以為三公子是因為想念孔大夫而要見她。

重新來到馬棚把馬牽出來,把轎子放上,他便趕著馬車到了院門口處。

要不是陸知府規定了只有老太太可以做轎進院,他倒是想把轎子趕到三公子的院門處,因為他今日實在是喝多了。

當他趕著馬車到了院門處時,就見此時齊方已經扶著三公子站在門口了。

齊方扶著三公子上轎后,王呂就把馬往孔家藥房方向趕去。

一路無話。

到了孔家藥房門外時,門已經關上了,王呂便下轎敲門。

小廝馬東就睡在離院門不遠的前院東側屋,聽到敲門聲連忙點了油燈起身,提著油燈來到院門處,見門口站著王呂,問:「王呂,你現在來是陸府有人病了嗎?」

王呂道:「我三公子醉了,醉得太厲害,要找孔大夫醒醒酒。」他才不說三公子是想見孔大夫了專門來的。

馬東道:「什麼,醒酒?喝那麼醉?」馬東也多多少少聽了些關於陸世康和青枝的傳言,心道這個時候陸世康過來,八成是有事。

從來沒聽說過醉了的人專門去大夫那裡醒酒的。除非是喝出狀況來了,但看王呂的神情,可沒有那種焦灼不安的感覺。

但是,他也不點破王呂,只是道:「他人呢?」

「在轎子里坐著。」王呂回道。

馬東看了看門外的轎子,在他手裡提的油燈的微弱的燈光照射下,一輛轎子停在門外幾尺遠的地方。

「我去把孔大夫叫醒,您們在這兒等會。」馬東道。

他到了後院青枝的房間門外,敲了敲門,道:「四公子,哦不,四姑娘,睡了嗎?」

青枝身份剛剛轉變,他一時還改不過來。

青枝本來睡了,但被敲門聲驚醒了,問:「是有病人嗎?」

「不是,是陸家三公子來了,王呂說他是喝醉了,讓你給他醒酒去。」馬東回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5章 某人喝醉

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