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惡夢之後的黎明

第56章 惡夢之後的黎明

這《江北野史》書本頗厚,看其厚度至少有六百多頁,書本有些泛黃,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還是繁體的。

青枝最近讀了不少醫書,對繁體字也比以前認識了不少,醫書上的繁體字,多是各種草藥名,看多了就不難辨認了。

而這本野史上的繁體字,卻是字量繁多,且裡面有各種生僻字,以及各種生僻組詞,讓本來古文水平就一般的她,頭疼不已。

看了兩頁密密麻麻的小字,她便只好又企求陸世康道:「陸公子,既然你已經看到了關於青銅牌的那件事情,能不能再給我講一遍?免得我多花時間看了。」

「孔大夫,這書除了青銅牌,還有更好看的其他之處,怎麼孔大夫就當真不想好好了解了解么?」

看來他是打定主意不給自己講了。

她總不能強迫他吧!

而且,關於青銅牌,她又不便多說。

於是只好苦笑應他道:「這書當真有這麼多好看之處?那我便看看。」

說著,又翻起書來。

她不想看那些和青銅牌無關的故事,而是專門從書中翻找「青銅牌」三個字。

若是看故事能看得進去,倒也不會覺得枯燥無聊,若是從一堆字裡面機械地尋找某些字時,便是相當枯燥無聊的事情了。

因為枯燥無聊,所以越看越迷糊。

但又不甘心放棄,於是每每清醒片刻時,又繼續翻找。

後來,她再也抬不起眼皮,不知不覺趴在桌上睡著了。

「喂,孔大夫?」

見青枝竟趴在桌上睡著了,陸世康站了起來。

「喂,小山賊?」

他俯身,在她耳邊叫她。

她是一枚青銅牌的主人,她不是山賊的後代又是誰?叫她小山賊倒也沒錯。

見她還是不醒,他苦笑了一句,「當真是個愛睡的。喝四杯而睡,在棋室等一會便睡,在這兒看了一會書,便又睡了。」

「喂,小山賊?」

又叫了一遍,她還是不醒。頭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一頭烏黑的秀髮散在桌面上。

看樣子,又只能將她抱回她房間了。

他站在她身側,彎腰張開雙臂,將她從椅上抱起,往門邊走去。

才走兩步,便覺受箭傷之處突然之間一陣劇痛。

看來,三日前曾裂開的傷口,再一次因用力而裂開。

他只好迅速返回,將她放到自己床上,因為放桌邊椅子上的話,他沒法讓她好好坐著而不倒下去。

將她放床上之後,他脫了自己右邊的衣袖,掀開受傷之處,見纏繞在傷口處的白色紗布上有個綠豆大小的新鮮的紅點。

他坐在床邊,用手捂在自己傷口之處,讓流血之處自己止住。

捂了半刻鐘,覺得此刻血應是止住了,他才上了床。

上床之前,他將她輕輕地用左邊未受傷的胳膊往床的里側移了過去,如此一來,自己才有空餘的位置,好能躺得下。

為她蓋好被子,也為自己蓋好被子。

入睡之前,他掏出懷裡的青銅牌,自言自語道:「青銅牌啊青銅牌,你的主人,當真是個山賊?山賊的後代,也能這般白嫩么?」

說著,側臉看了看身邊躺著的孔大夫,見她膚白如瓷,鼻樑翹挺,一張小臉精緻無比。

想到這張臉明日醒來后必會萬般動怒,對自己各種興師問罪,他的嘴角勾起一絲若有似無的笑容。

他吹熄了床邊的蠟燭,和她並排躺著。

.

這天晚上,青枝又一次做了那個類似的夢境。

她騎在馬上狂奔著,往黑乎乎的林間衝去。

馬匹因極速前進而不穩,她便在馬上搖搖欲墜。

在夢境的最後一瞬,她讓自己緊緊抱住馬匹的脖子,好讓自己不掉下來,嘴裡在喃喃喊著:「救命!救命!」

陸世康半夜便是被青枝緊緊抱住脖子醒來的,他在沉睡中,突然感到有人抱住了自己的脖子,醒來后,他便聽到青枝呼喊的「救命」的聲音。

被她的胳膊緊緊抱住,她的身子也緊貼著他,而她像個驚弓之鳥那樣,蜷縮在自己懷裡。

他不知道是怎樣的夢境,使得她如此驚慌。

一動不動地任她抱著,片刻后,他伸出手憐愛地撫摸著她的髮絲,彷彿如此的動作能使她在夢中不至於過於驚慌失措。

放青銅牌處的那方寸之地的心跳,沒來由的一陣悸動。

很久,她才安靜下來。

但她抱著他的姿勢卻沒有改變。

被她抱著,想要好好入睡是如此困難,於是他想要將她的胳膊拿開,沒想到剛放下,便又被她再次抱住,嘴裡還喃喃說著:「乖啊,馬兒。」

他苦笑搖了搖頭:「原來在你的夢裡,我是一匹馬。」

既然無法讓她鬆開胳膊,也只能就這樣入睡,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剛剛陷入睡眠之際,突然她的聲音又響起:

「陸公子,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討人厭?」

他以為她已經醒來,於是正打算回她,發現她並未有下一句,而是繼續睡了,方才知道她在說夢話。

這次她夢裡的人,是他。

「知道。」他回答她。

雖然知道她聽不到,但,也不知為何,仍是這麼回了一句。

.

一直以來,青枝都對黎明非常期待。

尤其是做了惡夢之後的黎明。

因為黎明會證明晚上的惡夢只是惡夢而已。

所以,每個做過惡夢的黎明,總是她格外慶幸的時候。

她從來沒想到,有的時候,黎明比惡夢還讓人驚慌。

比如今天的這個黎明,她睜開眼,發現自己的胳膊在緊緊抱著陸世康,發現自己的身子在緊緊貼著他的身子。

還有什麼樣的黎明,會比今天的黎明更讓她驚慌失措的?

沒有了。

腦子在一剎那間飛快地運轉著,她是如何在這兒睡了一晚的?

是了,他故意不告訴她青銅牌的故事,讓她在這兒看書,於是她便睡著了,然後,他又將自己抱上了他的床,然後,他肯定也做了別的!

看眼下兩人的睡姿,說兩人之間沒發生什麼,她都不信!

她突然鬆開胳膊,將胳膊突的抽離他的頸處,對著還緊閉雙目的他,大聲道:「說,你昨晚做了什麼!」

她看到陸世康在她的喊聲下睜開眼睛,似是剛剛醒來,不等他回話,便繼續大聲問道:「說,你昨晚對我做了什麼!」

「孔大夫,明明是你昨晚對本公子做了什麼,怎麼孔大夫會認為本公子對你做了什麼?」他低沉磁性的聲音里似是沒有一絲波瀾。

「你休要胡說八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章 惡夢之後的黎明

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