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孔大夫也是屬石頭的

第58章 孔大夫也是屬石頭的

青枝回到自己房間后,就焦灼不安地徘徊在房間里。

從東到西,又從西到東。

突然之間她又停了下來。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

還是昨日那身,衣服帶子也系得好好的。

她看了看帶子上的結,是自己經常打的那種結。

繫結處所在的部位也是自己習慣的那個位置。

若是昨晚自己真被陸世康給糟蹋了身子的話,難道他還會在完事以後給自己穿好衣服打好衣帶的結?

而且衣帶還能按自己的習慣來系?

這樣推測的話,似乎自己和陸世康並沒有發生什麼關鍵性的一步。

她這才鬆了口氣。

他還算是個君子。

隨即又想起,不管如何,自己剛才還是被他給強吻了。

這是她兩輩子第一次的吻。

想到剛才他突然低下頭的那一吻,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她悲哀的感覺到,自己在回想他低頭的那一吻時,一剎那間心裡竟有一絲的悸動。

「我完了,完了。」她往身後的床邊一躺,四腳朝天地仰卧著。

「我真的完了......我竟然覺得......」她伸出手,用十指蓋住自己的面孔。

她感覺自己心又在怦怦跳著。

有的時候就是這麼無助,你越想控制心不跳它就越跳。

正在床上瞎想時,就聽到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便是齊方焦急的聲音在門口響起:「孔大夫,你快去看看我家三公子的傷,怎麼又裂開了?」

青枝一聽,也覺不解,傷口無緣無故怎麼會又裂開?雖然眼下極其不想見他,但,箭傷這事也馬虎不得,所以連忙起了身,提了藥箱走去陸世康房間。

到了他的房間后,便見到齊方在房裡站著,吳山也因直不起腰而彎腰駝背站著。

陸世康坐在圓桌前,一身白衣勝雪。見她進門,他向她看來,目光里有一絲剎那的光芒。

只看了他一眼,青枝便別過臉去。彷彿他是一束強光會刺痛她的眼睛。

「給你家公子脫衣服。」她對齊方道。

齊方連忙將他三公子右邊的袖子脫了。

「三公子,你昨晚做什麼了?怎麼傷口就又裂開了?」吳山在邊上擔憂說道。

「昨晚......我抱一塊大石頭抱得傷口裂開了……」他聲音低啞回道。

「啥?三公子,你無緣無故抱一塊大石頭幹嘛?」吳山瞪著眼睛看著他三公子,心裡的疑惑就別提了!

齊方也疑惑地看著自己三公子,一臉震驚的模樣。

「那石頭有點冷,我想把它放在被子里捂熱......」

青枝知道他這話一語雙關,沉默不語地為他解開沾了血的紗布。

「那,捂熱了嗎?」吳山問。

「這個,你得問石頭自己,是吧孔大夫?」陸世康悠悠道。

青枝紅了臉:「和我有何關係?」

「因為孔大夫也是屬石頭的,一會寒冷一會熱的,所以,孔大夫必然知道。」

「我什麼時候冷了?又什麼時候熱了?」她可沒心思和他瞎掰。

「孔大夫自己必定知道。」

吳山看了看他三公子,又看了看孔大夫,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那,那個石頭呢?」

他看來看去,房間里也沒有石頭啊。

「剛才石頭自己長了腿跑了......」就聽他三公子回他道,說的好像真有其事似的。

「啥?三公子你在說笑吧?石頭還能自己長腿跑,成精了嗎?」

「何止成精,還試圖打人呢……」

「啥?還試圖打人?」吳山覺得太扯了。

「石頭氣急了也會打人的,是吧孔大夫?」

青枝懶得理他,低頭為他換藥,要不是吳山和齊方在場,她肯定會對他傷口做些別的,讓他胡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章 孔大夫也是屬石頭的

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