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孔大夫請你正視自己的內心

第61章 孔大夫請你正視自己的內心

陸世康和齊方以及付周往望山居趕去的時候,在距離望山居還有一里路的地方時,遠遠便看到一個身穿白色長衫,手提藥箱的背影纖細的人影在路邊走著。

齊方道:「咦,那不是孔大夫嗎?」

除了孔大夫,誰會手上提著藥箱出門?

他看了眼自己三公子。

就見他三公子也在看著那個背影,「嗯,確是孔大夫。你們先回去吧。」

「三公子你是要和孔大夫一起回嗎?」

沒聽到他三公子回話,轉眼馬匹已經到了距離孔大夫幾丈遠的地方,他道:「那三公子,我們先回了。」

在齊方和付周兩人離開后,陸世康下了馬。牽馬跟在青枝背後。

也不說話,只是跟她後面走著,等著她發現自己。

青枝本來聽到後面有一陣馬匹的聲音,接著看到兩匹馬走遠了,看背影一個卻是齊方的,另一個不熟悉,也不知道是誰的背影。

正疑惑齊方和誰去哪兒因何不是和陸世康同行的時候,突然聽到自己身後似有走路的聲音,聽著還不像是只一個人。

應該是一個人和一匹馬。

她吃驚地往後看了一眼,見是陸世康在背後跟著,於是又迴轉身,面對前方沒好氣道:「你跟著何事?」

「無事,只是想下馬欣賞一下今日的晚霞。」

青枝扭頭往身子右邊的西側看了一眼,見晚霞滿天,照映得山谷和山谷間的一小片平原如夢似幻。

山上高低錯落的樹木在晚霞的映射下,泛著淡淡的黃,山谷之間自己正走著的路邊的這塊平地上,種著的晚稻也到了該收的季節,一片金色的海洋,不遠處有一隻牛在吃草,陽光將牛的影子投影在它邊上的一小汪池塘里。

如此景色,確是一副絕美的畫面。

但,如此景色也無法讓她有心情欣賞。

因為自己身後跟著一個不想面對的人。

「你欣賞晚霞,跟我後面欣賞什麼?」

「因為只有孔大夫也在這畫面中時,如此景色才有了靈魂。」

晚風吹拂著她的秀髮,揚起在風中,衣袂飄飄,在晚霞的映照之下,有如仙子的背影。

但是,卻是一個氣呼呼的仙子。

「你能不能先走!」她也不回頭,背對著他喊著。

「不能。」

「你不覺得你這樣……很……」

「很什麼?」

「很無聊么?」

「不無聊。」

「你在江北城的時候,這樣跟過多少女子了?」

「你可以去打聽。」雖然一個也沒有,但他懶得解釋。一旦解釋,談話未免太一本正經,那不是他的風格。

「誰愛打聽你那些破事似的。」

「孔大夫又有多少破事?」

「我哪有什麼破事?你以為是你?」

「這麼說,我是孔大夫唯一的破事了?」

「誰說你是我的破事了?」

「這麼說來,我是孔大夫的好事?」

青枝無語。

「我和你沒事兒。」

「我們之間發生了這麼多,孔大夫覺得這都不是事么?還是孔大夫覺得,同床共枕也不算事兒?」

「你能不能不提那事?」她氣惱說道。這次是連背影都動怒了。

「我發現了一個規律,孔大夫在我睡著的時候才是熱的,可以為我把心脈,可以在我還在睡夢裡時抱緊我,其他時候都是冷的。」

「你這人真是極討厭。」不想再理他,她提著藥箱打算跑遠。

還沒跑幾步,便被他疾步上前牽住了手。「孔大夫不必動怒,陸某知道自己討厭,不過,陸某這麼討厭,孔大夫還一再輕薄於陸某,說明孔大夫便是口非而心是。」

青枝想要甩脫他的手,卻被他緊緊攥在手裡。

「你為什麼要牽著我!」

「因為陸某知道,孔大夫想讓本公子牽著。」

「誰想要你牽了!」

「孔大夫,請你正視自己的內心。」

「我……我內心便是我口中所說的。」

「但你的眼睛告訴我,你說的全是謊言。」

「你……!」

他側臉低頭看了一眼她氣呼呼話也說不出的模樣,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轉過頭看著前方的小路說道:「孔大夫,你便承認了吧,你想和本公子這樣一直走下去,一直走到地老天荒。」

被他說中了心事,青枝更惱了,「誰想和你一起這樣走到地老天荒了?」

「孔大夫。」

他的手透著一絲微涼,緊緊攥著她的手,和她並排往前這樣走去,周邊的風景又是這般動人,她再一次發現自己的理智轟然坍塌,情感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她就知道,越和他接近,自己就越是無法保持理性。

她來望山居之前就隱隱約約擔心自己會如此,沒想到才沒幾天,自己內心裡便已經完全棄械投降。

但殘存的一絲理智,讓她突然擺脫了他的手,往前跑了起來。

陸世康上了馬,以和她同等的速度騎行,跟在她身側道:「孔大夫,不上馬么?」

「不上!」

「孔大夫何必非要受累?」

「你管不著!」

「孔大夫你這樣跑著,也如此風姿綽絕。」

「和你無關!」

「不,怎會和本公子無關?本公子是孔大夫傾心愛慕著的人,能被這樣跑起來也如此風姿綽絕的孔大夫愛慕著,本公子甚感榮幸。」

青枝氣結。

自己這般苦苦跑著,他卻在一旁悠哉悠哉地說著風涼話。

她也不想跑啊,跑起來多不雅觀她豈能不知!可是,這個人真是甩都甩不掉,走路他要跟著,現在跑起來他還騎著馬跟著。

自己跑得這般狼狽,他倒好,可以保持優雅儀態,還能說說風涼話!

想到這兒,她停住腳步,對馬上的他道:「你下來!」

「怎麼,想和本公子一起走路了?」

「對!」

陸世康微笑下了馬。

沒想到剛一下馬,青枝便將藥箱放地上,上了馬,對他說了句:「藥箱有請陸公子幫本大夫拿好了。先走一步!」說著便打馬而去。

陸世康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了眼地上的藥箱,提了起來。「這孔大夫,竟將本公子當勞力了!」

這可是他遇到的第一個敢將他陸公子當勞力的人了。

提著她的藥箱,往南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章 孔大夫請你正視自己的內心

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