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池中

第66章 池中

陸媛清說著將青枝往房內一推,青枝便被她推到了池邊上,正打算扭頭往回走時,卻沒想到後背又被推了一下。

「你們兩個大男人一起洗洗吧,省得耽誤別人的時間,等會我還要洗呢!」

將孔大夫推下水,她便跑開了,將門鎖在外面鎖上。

陸媛清到了外面,一想到池裡有兩個美男同浴的場景,便忍不住笑起來。

浴房內。

青枝剛才被陸媛清一不留神推下池中后,便立即閉上了眼睛。

而陸世康則趕緊走到池邊上,將岸邊放著的褲子穿上了。

穿好褲子后,他裸.著英武修長完美的上半身,看青枝在水裡閉著眼睛走著。

顯然,她是想上岸。

但她走的方向,卻是向著池中間去的。

「孔大夫,你走的方向反了。」

「不用你提醒!」

於是她又折回。

閉著眼睛在水裡瞎走著。溫泉上冒著的水霧使她濕漉漉的背影更添了一份楚楚動人。

陸世康抱著雙臂看著她在水裡閉眼亂走。

青枝此時臉紅得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想到剛才剛進門的第一眼便一不小心看到了某人的全身,就恨不得立刻離開此處。

水剛剛沒過她的腰部,水的浮力讓她感覺自己的步子有些輕飄飄的。

邊向前走,她的手邊向前伸著,有點兒類似瞎子那樣手向前伸,以免不小心碰到什麼東西。

正閉眼伸手走時,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觸碰到一個光滑的物體表面,從觸感來看,她意識到自己觸碰到了他的皮膚。

也不知道是他皮膚的哪一處,連忙受到驚嚇般將手縮起,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陸世康苦笑,這孔大夫又走向池中心去了。

「孔大夫,你又走錯了方向了。如果你想走到岸上,我建議你睜開眼睛。」

「誰要睜開眼睛?」想到他此時是那個……樣子的,她怎麼能睜開眼睛?

「如果我們以後成親了,你也要閉著眼睛和我恩愛?」

「誰要和你成親了?」

「我已經決定非你不娶了。」

「那是你自己的決定,和我無關。」

「我的身子都被你抱過了,怎麼,難道孔大夫不知道在大隸,男女之間牽個手就要成親?」

「那你牽過那麼多人的手,怎麼還不和別人成親?」

「除了你,我沒牽過任何人的手。」

「你覺得我會信?」

傻子才會信。

一個紈絝,也敢這般一本正經說他沒和別的姑娘牽過手?

「沒要你相信。本公子只是在說一個事實。」

「你說的還能有事實?」

她可是見證過他是如何面不改色一本正經說謊的,還不止一次。

十句話里,能有一半是真的嗎?

說著說著,感覺自己手摸到了堅硬的物體表面,知道自己到了岸邊,於是打算閉著眼睛上岸。

「孔大夫,那邊的岸離門口遠著呢。」

就聽他在遙遠的某處提醒道。

她微微眯了眯眼,看到的是牆,也不知道是哪邊的牆,於是只好在水裡再次返回。畢竟如果閉著眼睛在岸上走的話,她擔心自己會不知何時失足跌到水裡。

所以,只能在近門處上岸。

陸世康便看著她在水裡瞎晃悠,從一處到另一處。

他懷疑她根本不知道她自己置身何處,因為她一直在閉著眼睛,根本不知道門口是在哪個方向。

就見她在水裡轉來轉去,沒個頭緒。

她在池裡轉來轉去,也不知道轉了幾時,走到一處岸邊,又微眯了眼睛,看見眼前又是後窗,只好又返回。

正像瞎子一樣亂走時,突然感覺手上又摸到了一個光滑的東西。

該死,又碰到他的身體了。

於是手像被燙了一般,連忙縮回,再換個方向走。

就聽他的聲音在自己背後響起:「孔大夫這是又借故輕薄本公子么?」

「你在胡說什麼!」她惱道。

「如若不是,因何兩次毫無差錯地摸到本公子?」

「不是故意的!」

「所以這便是孔大夫閉眼在水裡瞎走的理由?也是,若你睜開眼睛輕薄本公子,未免顯得太光明正大了,而閉上眼睛,就有了不是故意的這個借口。」

青枝氣結。

就聽他又在背後說道:「其實孔大夫不必如此,孔大夫要知道,現在本公子是孔大夫的私有物品,所以身子也是孔大夫的,所以孔大夫不必如此偷偷摸摸,孔大夫完全可以睜開眼睛光明正大地輕薄本公子,當個光明磊落的漢子。」

「你不是我的什麼人!也永遠不會是!還有,我真不是故意的!」

在水裡瞎走卻找不到門口所在之處,讓她有些惱火。

「然而本公子已經將孔大夫當成本公子的私有物品了。」他看著她的背影,悠悠說道。

青枝不想回他,繼續向前走著。

突然感到一隻手捉住了自己在水裡瞎擺的手,她知道那是陸世康的手,突然之間嚇了一跳:「你想幹嘛?」

「帶你出去。」他道。「你不是想出去嗎?你這樣閉著眼睛是找不到路的,那便只有我能給你帶路了。」

「你別碰我。」她伸出另一隻手,想要把他的手鬆開。

「怎麼,不想本公子給你帶路?你是想和本公子共同沐浴?」

「誰說了!」

「既然不想,那便只有讓本公子牽著你了。」

她咬了咬牙,一聲不吭。

但似乎只有讓他牽著自己,才能找到真正的門口。於是,不再試圖鬆開他的手,讓他在水裡帶著自己往前走去。

他的手濕濕的,涼涼的。

與環繞著自己的腰部以下的溫泉之水的溫熱對比極其明顯。

往前走了沒多久,他道:「到了。」說著退後了一步,「我在你背後,你可以睜開眼睛看看。「

他的聲音確實是自己身後發出的,於是她放心眯了眯眼睛,見自己的眼睛正對著浴房的緊閉的門,而自己所站之處,距離岸僅一步之遙。

什麼也未說,她便上了岸。

到了門口,想要把門打開,卻發現無論如何打不開。

開了半天的門,門紋絲不動。

就聽他在後面說:「你不必枉費心思了,門被鎖上了。」

「是你命人鎖的,對不對?」

「你剛才看到我命令誰鎖門了么?」

「那門為什麼會被鎖上?」

片刻后,就聽到背後他恍然大悟的聲音,「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了?」

「你今日是不是和我四妹一同行醫去的?」

「是,又如何?」

「難道不是你讓她鎖了門,好趁機和本公子共浴一室么?」

「胡說!」

「那她為什麼鎖門?」

「她是你妹妹,你不該問她么?」

「她和你在一起一天後就這樣了,當然要問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章 池中

1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