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本公子的名字不叫別處

第67章 本公子的名字不叫別處

她站在門邊,面對著門,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

這個陸媛清,在搞什麼名堂?

剛才她說什麼讓她和陸世康兩個男子共浴,意思是她等會也要沐浴,她是因為想要省時間便推自己下水?

聽她意思是這樣,而自己也只能這樣理解她。

因為她實在想不出她這樣做的其他理由。

但就算自己真是男子,和另一個男子共同沐浴,不也是不太妥當么?

或許在陸媛清那兒,這都不算事?

不想再猜下去,因為猜不出所以然。

才站了片刻,就感到身上一陣寒冷襲來。

此時已經是初秋,剛才在池裡走了半天,身上衣服已經完全濕透,所以,不用太久,身子便已經冷得打顫。

「下來吧。上面冷。」

身後他低沉的聲音傳來。

「不。」

打死她她也不下去。

雖然在上面站著冷得讓她不可忍受,但下面更是她不能跳進的深淵。

冷得打抖,也只好面對門站著,不久,她拍了拍門,對著外面喊道:「有人嗎?陸媛清?你在哪兒?快來開門!」

喊了半天無人應聲。

此時她已經凍得雙腿打顫了。

就在拍著門時,突然感覺自己被人抱了起來。

不用猜,是他。

「你要幹嘛?」

「讓你不至於凍死在此處。」他抱起她,隨後下了池,將她放進池裡。

「我寧願凍死。」她道。

然而站在池裡,突如其來的溫泉之水的溫暖讓她感覺自己這話其實是在口是心非。

「凍死你我便少了件私有物品了。」就聽他回道。

「我不是你的私有物品!你當人人都是你的玩物?」

「玩物?」他微微一笑,「如果說是玩物,你甚至不如我的畫眉鳥能使我開心。」說著,他伸手將池邊自己的上衣拿在手裡,穿了上去。

聽到他說自己還不如一隻鳥,她閉著眼道:「那你還天天拿我尋開心?」

正閉著眼睛感受著池水的溫暖,便聽到一陣水聲接著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接著便聽他在說:「我已經穿了衣服,孔大夫可以睜開眼睛了。」

「我不信。」她道。

他伸出手,將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現在信了么?」

摸到他濕濕貼在身上的衣服,她這才睜開眼睛。見他就在自己面前站著,一臉的水跡,反使他顯得更為英俊,別有一番清新的氣質。

只看了他一眼,便別過目光,不再說話。

「怎麼,和本公子在一起,讓孔大夫不自在了?」

「你能不能正經些說話?」她惱道。

「能。」

她不再理他。而是站得離他遠了些,和他隔開幾尺,背靠池岸站著。

他也不過來,而是說道:「那現在我們便正正經經地聊聊我們之間的事情。」

「我們之間沒事情。」

他不理會她這話,繼續說道:「本公子現在正經問你一句,孔大夫,你打算什麼時候嫁給本公子?」

明明說是要聊正經話的,這話算正經?

「你看,就知道你不會有什麼正經話。」

「我真的是在說正經的話。孔大夫因何不信?」

聽慣了他是如何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她才不信他這話便是從心底里認真說的。但也懶得反駁他,對他這人,你越反駁,對話便越是糟糕。

見她不說話,他便又道:「既然孔大夫不想聽本公子說正經的話,那麼,不如我們便做些正經的事。」

「什麼事?」

「孔大夫想讓本公子做的正經事。」說著,他突然伸出胳膊,將站在他幾尺之外的她攬進了自己的懷抱。

然後,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迅速地低下頭,吻了她一下。

這,就是他說的要做的正經事?

正經這個詞在他那兒感情就是不正經的意思?

和他之間,只隔了一層濕濕的單薄的衣服。

這一剎那,她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每一部分都成為了自己的叛兵。

一顆怦怦直跳的心彷彿要跳出胸膛一般。

她用盡全力推開他,道:「你最好離我遠些!」

然後逃也似的遊走到了離他很遠的池中角落裡。

看她突然逃離得那麼遠,他也不靠近她,輕輕一笑,道:「孔大夫,本公子要沐浴了......」

「不要!」

她怕他當真在她面前沐浴。那自己要怎麼呆這兒呢?一直捂著眼睛?

「孔大夫一個男子,難道還怕看到另一個男子沐浴不成?」

「你明明知道原因!」

「什麼原因?本公子當真不知道,孔大夫說給本公子聽聽?」

她自然不會親口向他承認自己便是女子,雖然她知道他心知肚明。

當下也不回他,只懊惱門被關上出不去。

正在懊惱時,聽到外面吳山的聲音:「三公子,你還在裡面嗎?你的衣服怎麼齊方沒給你送進去嗎?」

剛才他聽了陸媛清的話后回去了,不一會兒他出門看到三公子的衣服還在廊邊沿上的石欄上掛著,有些疑惑,又看到浴房的門從外面鎖著,所以便靠近門口,問問他三公子還在不在裡面。

就聽他三公子回道:「吳山,你去找找媛清,讓她將鑰匙拿來。」

「好的三公子,我這就去。」

青枝本來還怕陸世康會趁機對自己做些自己無法阻擋的無賴事情,現在見他回吳山的話是讓他去找陸媛清拿鑰匙,當下心理疑惑道:「這人也還不是個無賴?」

若他是無賴,必然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可以玩弄女子身體的機會。尤其還是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與她想像中的他有很大的不同。

她縮在角落,就是怕他對自己做什麼。

現在見他也不過來,只是站在之前自己逃離他的地方,又想起他明明有好幾次機會對自己做些什麼,但都沒有做,不覺便對他在心理上有了些許的改觀。

於是偷偷看了他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就發現自己心跳又劇烈起來。

不得不承認,他的身材極其完美。

雕塑一般的身體輪廓,雕塑一般的面孔輪廓。

在氤氳的水汽中,他渾身衣服濕透的樣子,徹底觸動了她內心深處。

「孔大夫,你是在欣賞本公子么?」

他並不往這邊看,卻是也發現了自己在看他。

從他的側面,她看到了他嘴角上揚的弧度。

「誰欣賞你了!」被他發現讓她覺得很沒面子。

「孔大夫。」

「我在看別處!」

「本公子的名字不叫別處,叫陸世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章 本公子的名字不叫別處

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