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休要多問

第69章 休要多問

「我就沒想過這事!」吳山回道。

「你騙誰啊?」陸媛清回道。

「誰都沒騙,四姑娘心裡可有組隊的人?」吳山八卦道。

「沒有!」

「四姑娘騙人,我才不信!」

「要你信了?」

兩人開始逗起嘴來。

就這樣,陸媛清在前面走著,吳山在後面跟著,兩人一直又往前走了半里路,路開始往西彎去,前面再走幾十丈的話就到仙女山了,太陽也已經落了山,暮色已經開始下沉。

陸媛清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從袖口掏出鑰匙,往前一扔,然後對吳山道:「吳山,你看,鑰匙找到了,就在前面!」

吳山剛才一直跟在後面低頭找鑰匙,聽了陸媛清說的,往前一看,在四姑娘前面不遠處的地面上,可不就躺著那把浴房的鑰匙嗎?

他緊走了幾步,超在了陸媛清前面,彎腰撿起了鑰匙,嘴裡喃喃道:「好在找到了,這下三公子不怕一直關在裡面了,我還真擔心這個晚上他都出不來呢!那可就麻煩大了!」

「算他運氣好!」陸媛清回道。

兩人返身往回走去。

走到往望山居拐去的綠籬木道時,就見前面何櫻的背影正在前面走著。

「你去哪了?」陸媛清見何櫻一個人出去的,因此疑惑問道。

「你們一早都出去了,就我一個人在家裡,我只好也一個人出去了。對了,你今日去哪了?」

「我?我陪著孔大夫行醫去了!」

「哦,難怪一早就不見你們的影子了。」

「你怎麼不和我三兄長一塊出去?」陸媛清明知原因,卻故意問道。

「他啊,他說自己要帶著齊方和王呂去爬山,說我走不了遠路,所以不想帶我,不過我也不愛和他們一塊去,都是男的,就我一個女子,多有不便。「

陸媛清見她將自己被拒絕說的好像是自己故意不想去似的,也懶得揭穿她,而是道:「也是,你一個姑娘家跟著幹嘛。」

三人進了院子,陸媛清對吳山道:「吳山,鑰匙拿來,我去開門。」

「什麼?你去?」吳山睜大眼睛問道。

「讓你拿來你就拿來。」

吳山只好將鑰匙給了陸媛清,陸媛清走到門邊,敲了敲門,「你們好了沒有?好了我就開門了啊!」

吳山不解,裡面不是只有三公子嗎?哪來的你們?

裡面陸世康的聲音響起:「快開。」

聽到三兄長的聲音,陸媛清才放心了,這說明他們是穿著衣服的。剛才不讓吳山開門,是怕他直接開門發現什麼不可入目的畫面。

她將鑰匙放進鎖孔,開了門,開門后就離開了門前,在邊上幾尺的地方站著。

不久,她便見到一身濕濕的孔大夫從浴房門口走了出來,她故作驚訝道:「咦,孔大夫,你怎麼穿了濕衣服出來的,你剛才沒沐浴啊?「

青枝道:「沒有。乾衣服沒拿,便被你推下水了。」

「哦,是這樣。我都忘記你沒拿衣服,就把你推下水了,要麼你拿了乾衣服再進去?」

「不用了!」青枝果斷回了一句,便往自己房間走去。

吳山覺得孔大夫神情有些怪異,但也沒往心裡去,他在浴房門口站了站,問自己三公子,「三公子,那你沐浴好了嗎?是不是該出來了?」

「把我衣服拿進來,然後幫我鎖門。」就聽他三公子答非所問道。

「三公子,你沒好啊還?怎麼這麼久還沒好?」

「休要多問。」

「是,我這就把你衣服拿進去。」說著將石欄上的衣服拿進了浴房,剛進浴房,他便發覺有些不太對勁,他當時將鑰匙交給四姑娘以前見到的三公子已經在脫衣服了,但現在,他竟然穿著濕濕的衣服,這是怎麼回事?

「三公子,你怎麼還穿著衣服站水裡?」吳山不解問道。

「休要多問。」

又是這句回答。

吳山疑惑,很疑惑。

這是怎麼回事?

三公子穿著衣服在水裡干站了個把時辰?

不就有個孔大夫嗎?

那孔大夫不是男的嗎?

三公子在男子面前還不好意思沐浴了?

縱然很疑惑,但,三公子不回答,他總不能強迫他回答吧,於是只好將乾淨衣服放在了池邊的長凳上,出了門,並將浴房門從外面鎖上了。

關了門之後他又敲了敲門,對門內道:「三公子,我就在門邊守著,你洗好了從裡面敲敲我就給你開門。」

「嗯。」

就聽裡面回道。

.

青枝回到自己房間后,身上濕濕的難受,只好先擦了擦身子,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又拿出了另一身乾淨的衣服先放在凳子上,打算等夜深人靜時沐浴好了再換。

剛將衣服放好,便聽到了敲門聲,何櫻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孔大夫在嗎?」

聽到何櫻的聲音,讓青枝有些疑惑,她不明白這何櫻來找自己何事,於是開了門,對她道:「何姑娘可有事情?」

「孔大夫,我頭有些痛,要不你幫我把把脈看看。」

「那你進來吧。」

何櫻進來后,便徑直走在了青枝房內的圓桌旁邊的椅子上,將胳膊放在了圓桌上。

青枝也在圓桌旁坐下,伸出手幫她把脈。

把了半天,未覺她的脈博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於是問她:「何姑娘從何時開始頭痛的?」

「今日下午。」何櫻邊說著話,邊盯著青枝看。彷彿在極力展示著自己的美貌。

青枝被她盯得不太舒服。這何姑娘這樣盯著自己看,是幾個意思?

從她的眼光里,她並沒有看出對自己的喜歡,而是,她好像是想讓自己對她感興趣。

但是,她為何會讓自己對她感興趣?

沉思片刻她明白了。這是何櫻的計謀。

此刻,何櫻大約想讓自己成為她的一枚棋子。

她定然是以為自己真的是個男子,所以想誘惑自己,讓自己對她感興趣,這樣,她認為陸世康就會因為突然感到要失去她了,就會對她加以垂青。

好一個欲擒故縱之計。

知道她來找自己把脈的真實目的,青枝故作一無所知,而是裝作被她瞧得不好意思了,低頭說道:「何姑娘,你這樣瞧著本大夫,讓本大夫有些害羞了。」

「孔大夫也會害羞么?」何櫻格格笑了一聲,道。

「被何姑娘這等美人兒這樣瞧著,哪個男子會不害羞?」

「孔大夫真會恭維人。」

「何姑娘,本大夫只是實話實說,本大夫其實嘴可笨了,何姑娘可莫要笑話本大夫,本大夫一見著如何姑娘這般漂亮的姑娘,就……什麼話也不會說了。」

何櫻又格格笑了起來,然後說道:「孔大夫今日和我表妹一起出去行醫了?」

「是啊。她非要跟去,本大夫只好讓她跟著了。」

「那,明日能不能帶我一起去?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何姑娘,我去的地方都是山村野夫,會嚇著何姑娘的。」

「山村野夫又如何,我離他們遠些也就是了。平常在江北城,我也是離進城的村夫們遠遠的,他們啊,還真是不能走得近了,真會污了眼睛,也難為孔大夫你了,天天和這樣的人在一起。」

青枝強忍著因她這番話對她突然生出的不適感,乾笑了一聲:「作為大夫,沒辦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章 休要多問

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