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江月鎮

第70章 江月鎮

江月鎮,是距離仙女山有四十里路的一個小鎮。

此鎮得名於前朝大禮王朝的御史大夫,著名大詩人范衡來此遊玩的一句詩:「江水悠悠東入海,月色皎皎西盈窗。」

他住過的那個客棧,便成了江月鎮的江月樓。

此刻,一位遠遠望去一襲白衣,玉樹臨風的公子站在二樓的窗前向下俯視著,一眼望去,似白玉無瑕。

這便是青枝遇到了兩次的那白玉無瑕的公子。

他身後站著一名臉盤方正黝黑,身材精瘦挺拔,眼睛大而圓的勁裝護衛。

正站立時,就聽身後的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這護衛前去開門。

進來的是另一位勁裝護衛,皮膚比站屋裡的那位白皙,眼睛細長,他進來后關了門,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太子殿下,我找到太子妃娘娘了,就在這鎮上另一家客棧,只不過她不願意過來,說是還沒玩夠,還不想回宮……」

「她連本太子一面也不願見么?」太子蕭苦笑道。

「她……可能還在生您的氣。」回來的這侍衛說道。

「她在哪家客棧?」

「就在鎮的最南邊那家,叫近水樓的。」

近水樓,取名於「近水樓台先得月」,是鎮上唯一一家可以和江月樓叫板的客棧,在樓上,可觀鎮南綿延十里路的波紋粼粼的池塘。

「走,你們隨我同去。」太子蕭說著便下了樓。

三人下樓后,沿著南北向的鎮中心街往南,到了近水樓,上了近水樓二樓后,侍衛走到一門前,對太子蕭道:「蕭公子,正是這間。」

在房內無人的場合,他稱呼太子蕭為太子殿下,在可能有人聽到的場合,便稱他為蕭公子。之所以稱為蕭公子而不稱為胡公子,因為胡姓作為國姓,太過引人注目。

太子蕭也不敲門,便推開了門,徑直走了進去。

房內,木容姑娘正在催促小綠和翠竹收拾行李,「你們快些,等會便來不及……了。」

這句話說到「及」字時門被推開,門前便站著太子蕭的身影。

小綠和翠竹見到太子蕭,連忙屈膝行禮。

「什麼事情來不及了?」太子蕭道。

「你……怎麼這般快?」木容姑娘惱道。

知道他也在這鎮上后她就打算立即逃離這裡,沒想到還是被他逮個正著。

「不快些怎麼能見到你的人?」

「木容姑娘,那……這些行李還收拾嗎?」小綠垂手低眉問。

「你們退下......」太子蕭道。

「是。」小綠和翠竹同時答道,匆匆出了房間。

她們離開后。

太子蕭站在房內,對正氣呼呼的木容姑娘道:「怎麼,這次你又改名叫木容姑娘了?」

「關你何事?」

「你四年前出京,起了個臨時的名字叫木瑩姑娘,兩年前出京,起了個臨時的名字叫木雪姑娘,怎麼這次覺得木容姑娘好聽了?」

「我愛叫什麼,你管不著。」木容姑娘惱道。

「木容姑娘,你可還記得你花木純這個本名?」

「和你無關!」

她每次外出,必起個她認為好聽的名字,來偽裝自己的本名。畢竟,在大隸的國土上,誰人不知花木純這個名字?

衛國公花青最寵愛的唯一的女兒,十六歲時隨衛國公一同參加宮內宴會被太子一眼看上,十七歲入宮,十八歲被封為太子妃。

在大隸,提到花木純這個名字,幾乎人人都能說出這段歷史。

「木純,你的一切,都和我有關。」太子蕭道。

「你回去吧。」花木純道。「還有,在外面,請叫我木容姑娘。」

「怎麼,還在生我氣?」太子蕭走近她。

見他上前,花木純卻突然退了一步,道:「太子殿下說笑了,臣妾怎麼敢生太子殿下的氣?」

「既然不生氣了,那便我和回宮。」

「喬池什麼時候能被調回京城,我便什麼時候回宮。」

「你還是在挂念他?看來,你心裡從來不曾忘記他。」太子蕭面上一暗,說道。

「不,我本來忘記了,但你的所作所為,卻偏偏讓我又想起了他來,我就問你,他一沒犯法,二沒有品行不端,因何被貶至西南邊疆任個小小的行軍司馬?」

「是他自願請求去的。」

「自願請求?沒有你的暗示,他會自願請求去那鳥地方?」

「是他自己擔心本太子給他穿小鞋,於是明哲保身,請求去那兒,怎麼就是我逼迫他去了?況且,他去那兒,並不是被貶,而是平調。」

「哼,平調,誰不知道在邊疆當個哪怕比在京城大些的官,都相當於被貶了呢,去那兒等於官路再無出路。」

「所以,你還是在念著他,所以才為他可惜,是么?」

「我怎麼就不能念著他了?不是你橫刀奪愛,我們孩子都至少兩個了!」

「不是你看到我就臉紅得像桃子,讓我起了橫刀奪愛的念頭,我怎麼會強行拆散你們?」

「誰見了你臉紅得像桃子了?我當天明明是喝醉了酒!」

她還記得那天是太后壽宴,她被允許進宮參加宴會,因從未喝過那麼好喝的玫瑰酒,便多飲了兩杯,起身如廁時回來路上一不小心撞到了迎面走來的太子身上,那時她因醉酒而認錯了人,以為他是喬池,便對他笑道:「我好看嗎?」

太子那時回她道:「好看。」

從此,他的夢裡就多了一個醉眼朦朧問他自己好不好看的女子。

後來打聽到她已經有心上人,正是她姑媽家的二表兄喬池,卻仍然不顧一切招她入了宮,斷了她和喬池的關係。

就因為自己有愧於她,所以,在東宮,他寵得她在自己面前無法無天。

連宮女太監都知道,聽太子殿下的話,不如聽太子妃的話,因為太子殿下會無條件聽從太子妃的。太子妃做的錯事不算錯事,因為太子殿下會無條件原諒太子妃的。

喬池主動請求去西南邊疆一事,是他也沒想到的,到底是他因失去花木純而心灰意冷,想要尋個僻靜之所療傷,還是明哲保身,他就不知道了。

但喬池離開后,花木純便認為是他看不慣喬池在京城礙了他的眼,才故意將他發配到邊疆去的。也因此,她這次出宮,其實是對他的無聲反抗。

「你心裡到現在還是只有他,沒有我?」太子蕭失落問道。

「你得到我的身子,還想多要什麼?」她言不由衷道。

和他在一起的四年,雖早已經傾心於他,也發覺自己對喬池當時的好感只是青澀不成熟的好感而已,談不上什麼愛,但,一想到他竟然將他發配邊疆,她便生他的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章 江月鎮

12.39%